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都说钱是人性的试金石,任何感情都是有价码的。今天故事里的试金石则是女主妈妈从垃圾桶里,捡来的一幅名画……

1

0

2021年元旦,天黑夜冷。我拖着行李箱,打车赶到泉州一家星级酒店。大堂LED屏显示,二楼正在举办一场小孩周岁宴。

走进大厅,宴席正进入敬酒环节,我一眼就看到了周小江。他正和一个剪着波波头的年轻女人有说有笑,神情亲密。

又冷又饿的我,冲上去就给了他一耳光。“周小江,我在车站等了你两小时!西北风都喝饱了!你倒好,居然在这撩妹!”

众目睽睽之下,周小江赶紧把我推到了外面,这才低声下气地说:“霖霖,我妈非要今天给我介绍对象,我走不开!”

我含泪质问他:“你说要在你侄儿的周岁宴上,把我介绍给你家人。结果你人不见电话也不接,你知道我多伤心吗?”

一个声音响起:“他放你鸽子,就是不想见你!你还跑来干什么?”

一个五十出头、打扮得体的女人走到跟前,上下打量我,脸上带着讥笑:“你就是林霖吧?实话告诉你,不让小江去接你,是我的主意!都说婚姻要门当户对,我觉得你们不合适。请你也不要再来找我儿子了,否则我会看不起你!”

一番话让我如五雷轰顶,我看向周小江,他手足无措地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我推了他一把,质问道:“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周小江半天才憋出一句:“霖霖,你先走,我回头再找你。”

“男子汉大丈夫,当断则断!拖拖拉拉干什么?”周小江妈妈强势地喝止了儿子,又冷冷地对我说:“我儿子已经和你分手了,你不要再死缠着他了,你走吧。”

看着半天没反应的周小江,我失望至极,扭头就走,一口气冲出了酒店。半道上才想起把行李箱给忘了。我返回酒店,看到行李箱被扔在酒店路边的绿化带上,不由一阵难过,抱着行李箱低声啜泣起来。

我叫林霖,22岁,福建漳州人,高职毕业后,在一家生鲜超市做品控员。父亲早逝,妈妈靠做保姆把我拉扯大。

周小江是我初恋男友,我们是典型的校园爱情。因为一份送错的外卖,我认识了这个温柔体贴的大男孩。他的周到细致,让从小缺乏父爱的我迅速沦陷。

毕业后在父母安排下,小江回老家泉州做了公务员。我也听从妈妈的话,回了漳州。我们开始了异地恋,好在两地不远,还能时常见面。

2021年元旦前夕,小江让我来泉州,说要在他侄儿的周岁宴上,把我介绍给亲戚朋友。可没想到,等待我的,却是一顿羞辱和被分手

我忍着难过,赶末班动车回了家。听说我被分手,妈妈又生气又心疼,她安慰我说:“分了就分了,不就是个小公务员吗,有啥了不起!咱家就要发财了!我捡来的那幅画,能卖100万!”

几年前,妈妈从垃圾堆里,捡回了一幅画。画上是一根藤吊着两只丝瓜,还有落款和印章。木质画框又脏又旧,玻璃压板上还沾了一团胶水。

妈妈把它当成了宝。她把画清理干净,挂在房里,越看越喜欢,老念叨这画肯定很值钱。这事我还当成笑话,和周小江说过好几次。

前阵子,妈妈换了个东家,是个退休的美院教授。教授建议她把画拍照,放到一个专门进行藏品交易的app上,让行家估个价。

没想到,照片一放上去,好多人私信妈妈要视频看画。看完以后,有开价30万、50万的。就在我进门前不久,甚至有个自称是字画拍卖行的人,开了100万!

“100万?”我简直不敢相信,这钱在漳州都够买套小两房了。

妈妈说这款app是个正规平台,专业人士都在这交易,买家卖家都有资质和身份认证,绝对假不了。

她拿出手机点开app给我看。那幅画下面有好几个开价记录,确实如妈妈说的,最低也有30万。还有私信提出要上门看实物的,也有建议把画寄过去做鉴定的。

我一阵狂喜,激动地搂住妈妈,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妈!你简直是火眼金睛啊!垃圾堆里都能捡到宝贝!太牛了!”

妈妈呵呵笑着说:“我早说什么了?这画肯定很值钱!这下信了吧!”

她又说:“这卖画的钱,就留给你做嫁妆!看谁还敢欺负我女儿!”

妈妈的话让我找回了一点底气,想起今天受的羞辱,我鬼使神差地把那幅画拍了张照,发到了朋友圈,还配了两句话:这货居然有人开价100万?本小姐的嫁妆就靠它了!

2

0

天降的好运,让我和妈妈高兴得几个晚上都睡不着。

这导致我上班没精打采,忘了清理超市生鲜区的过期海鲜。客人买了变质鱼,上门投诉,我被主管一顿狠批,一时冲动,当场辞了职。

妈妈心疼地说:“不想干就别干了,休息一阵再说!咱家有钱了,不用受那闲气!”

她怕我想不开,帮我安排了几场相亲。可那些男的不是品味太差,就是大男子主义,和周小江根本没法比。我忍不住开始怀念起他来,可再一想到他的妈宝,我就心里就来气。

哪知,2021年3月,周小江竟然出现在我面前。

一见面,他就给我赔礼认错,说自己当时猪油蒙了心,才会听了他妈妈的挑唆。现在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爱的依然是我,所以认真跟他妈谈了,发誓这辈子非我不娶。

我冷冷道:“那你不怕你妈上吊?”

周小江却豪迈地告诉我,“我妈就我一个儿子,真要把我逼急了,我就不回去了。你放心,我妈已经被我降服了,同意咱俩结婚。她说,只要我去泉州,就给咱俩买房子。”

看着他殷切的眼神,我几乎不敢置信。可一想到他的无情和背叛,我的心又硬了。我一把推开他,狠狠发泄心里的恶气。周小江低着头,任我打骂。我骂累了,打累了,他才对我说,他绝不放弃,一定要把我追回来。

接下来的日子,周小江天天早安玫瑰,晚安微信。每到周末,他就准点出现在我家楼下,还拎着我最爱吃的车厘子、芝士蛋糕和芋圆奶茶。

我把他送来的东西全丢进垃圾桶。可渐渐地,看到他每天给我发各种求饶表情包,我心软了。

我想,小江温柔体贴,不管我怎么作,他都甘之如饴。我大概找不到比他更包容我的人了。

我甚至想,那天如果不是我冒冒失失跑到他侄子周岁宴会上闹腾,他妈妈应该也不会逼着我们分手吧。

一天中午,我正宅在家追剧,有人送外卖来了。我纳闷,没叫外卖啊!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黄焖鸡米饭!

这让我想起了初识周小江的情形。那年夏天,我错拿了他点的黄焖鸡米饭,他错拿了我点的红烧牛肉面,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敲门声又响了,我打开门,周小江捧着一碗红烧牛肉面站在我面前,一副贱兮兮的讨饶模样。我的眼泪瞬间决堤了。

周小江紧紧抱住我,变魔术似地掏出一枚戒指,在我耳边低声求婚。我再也抵抗不了他的温柔,彻底原谅了他。

分开两个多月,我们仿佛又找回了热恋的感觉,有说不完的话。我告诉他这俩月我家发生的事,他和我说最近他茶饭不思,只想着我,还说既然我辞职了,干脆和他去泉州。

妈妈不放心,再三劝我考虑清楚,甚至怀疑他别有用心。可失而复得的爱情,早把我冲昏了头脑。我当天就收拾行李,跟着小江回了泉州,住进了他家里。

周妈妈这次对我倒是很热情,她让我和小江住一间房,还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我爱吃的菜。

饭桌上,周妈妈不停给我夹菜,她说这俩月小江吃不下睡不着,她特别心疼,建议我俩尽早结婚。

在闽南地区,谈婚论嫁一般是男方出首付买房,女方陪嫁一部车。可周妈妈说,车子是易耗品,不如房子保值。与其陪嫁车子,不如两家一起出钱多凑点首付,买套大三房。房本就写我和小江。

小江带我去泉州新城区的几个楼盘转了一圈,这里交通便利,一套两百多万的精装修大三房,户型采光通风都没话说。

站在阳台上,视野开阔,能远眺整个新城区。至于房款首付,小江搂着我说:“你家不是有幅名画吗,卖了不就有钱买房了?”

我没吭声。妈妈确实说过卖画的钱留给我做嫁妆,可她也说过小江妈妈太势利,不赞成我和他结婚。我不确定,她会不会答应把卖画的钱给我和小江买房。

看出我的犹豫,周妈妈又通过小江和我做工作,说结婚后,我肯定不放心我妈一个人在外地,迟早是要一起生活,何况以后还会加个孩子,大房子住得开。何必以后再去折腾,一步到位最省心。

这话实实在在地打动了我。我爸过世早,妈妈和我相依为命,我肯定得给她养老。可我毕竟是女儿,在我们这,没有几个婆家愿意把丈母娘接过来住的。

我想,妈妈要是知道周家这么开明,应该不会反对我和小江了吧?

拿定了主意,我就给妈妈打电话,跟她要钱。我说:“只要出了一半房钱,以后您跟我过就名正言顺!”

可我好说歹说,妈妈就是不松口,说他们家前倨后恭,肯定没安好心,还说婚姻大事不能草率,劝我早点回家,别再住周小江家了,说出去会被人笑话。

我却很生气,觉得自己一心为以后打算,她却只在乎自己的脸面,气急之下,撂下一句话:“不给我钱买房,我就再也不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妈妈的不通情理,让我特别恼火。倒是周妈妈看出了端倪,主动提出要找个时间上我家提亲。

哪知,2021年4月3日,我接到电话,妈妈住院了。原来,她半个月前就开始尿血,硬撑着没说。今早干活时腹痛难忍,东家赶紧送她去了医院。

周妈妈一听,特别着急,让小江赶紧陪我回漳州。

赶到医院,听医生说有可能是肾癌时,我双脚一软,差点晕过去。还好有小江在,一切全靠他张罗。

检查结果出来后,是肾结石,手术摘除就行。我这才松了口气。

小江请了一个礼拜的假,陪我照顾妈妈。他的细心,我自愧不如。妈妈术后要卧床插尿管,尿袋满了,都是他及时发现,拿到卫生间倒掉。

他心疼我,主动提出晚上他来陪床。熬了两晚,胡子拉碴,黑眼圈都出来了,看上去比妈妈还憔悴。护士对他赞不绝口。妈妈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出院那天,妈妈悄悄对我说:“小江还是不错的,挺会照顾人的,你要是真喜欢他,就让周家上门提亲吧。”我一阵激动,知道妈妈同意我们的婚事了。

妈妈又说:“这几天,我躺在医院也想通了,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还能活着看到你嫁人,就该知足了。那幅画啊,很快就能出手了。别担心钱,妈都会帮你安排好。”

我眼眶一湿,把头靠在了妈妈肩上。

一个礼拜后,周家父母拿出十足的诚意,和小江一起带着礼物登门了。周妈妈把两家一起出钱买房的建议又说了一遍,还当着大家的面,扒拉下手上的翡翠镯子,套在我手上,再三保证绝不会委屈了我。

面对周妈妈的殷勤,妈妈的态度谈不上热情,但还是同意了一起出钱买房的建议。两家商量决定,周家出82万,我家出68万,先把房子订了,再筹备婚礼。

2021年5月,我怀孕了。周妈妈让我在泉州养胎,每天好吃好喝照顾着我。

可一个多月过去了,妈妈的钱还没见着。周妈妈旁敲侧击问了我好几次,脸色越来越不好看,饭菜也怠慢了。就连小江,语气中也多了些不耐烦。

我打电话给妈妈,可她要么不接,好容易接了,也总说忙,敷衍几句就挂了。

周妈妈不乐意了,不知在电话里和谁说:“我也是有女儿的,我就不懂了!女儿未婚先孕,当妈的也不急!还好碰上我们家!要是碰上没良心的,翻脸不认账,吃亏的还不是女的?”

小江也说:“回去催催你妈,早点筹钱,早点结婚。你也不想大着肚子穿婚纱吧,多不好看啊!”

我又羞又恼,一肚子火没处去,全撒在妈妈头上,决定马上回家,死也要让妈妈把钱拿出来!

3

0

第二天,我回了漳州。一进家门,就追着妈妈要钱。

妈妈支支吾吾,先是说觉得我和小江不合适,劝我再想想,在我逼问下,才说了实话:“那画,卖不了那么多钱。”

大概是孕期情绪波动大,听了这话,我浑身如坠冰窟,眼泪都下来了:“我都怀孕了,现在和我说没钱,叫我怎么和小江说?我和孩子怎么办?”

妈妈看我这样,心疼得不行,忙不迭地说:“没那么严重!是不值那么多钱,不是不值钱!”

我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赶紧追问妈妈到底卖了多少钱,她犹豫了下,说:“扣掉税和中介费,大概60万。”

我盘算了下,觉得60万也还说得过去,才松了口气。孕期反应让我疲倦不堪,可我还是硬撑着,非要妈妈10天后把60万给我。

可没想到,妈妈又开始推三阻四,一会说时间太短,一会又问我能不能少点。

我气得浑身发抖:“我看出来了,哪里是画不值钱,明明是你不想给钱!不想让我嫁到外地!小江都说了,出钱只是为了公平,以免日后有矛盾,而且你跟我们过也理直气壮些,你还担心什么?”

妈妈说:“要是他们反悔了怎么办?”我冷笑说:“小江是公务员,他妈是护士长,他姐嫁了拆迁户,这样的人家会骗你?”

为了逼妈妈就范,我索性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妈妈一开始好声劝我,后来央求我,再后来只能手足无措地坐在床边抹眼泪。

水米不进了两天,我饿得头重脚轻,起床的时候天旋地转,一头撞到门框上。妈妈吓得浑身发抖,搂着我又哭又嚷。

我狠着心撩下话:“这婚事是你亲口答应的!你现在反悔不给钱,我这婚就结不了,这孩子也不能要了!”妈妈拗不过我,终于还是妥协了。她哭着说:“你这孩子,就是来讨债的!”

10天后,60万转到了我卡里,妈妈说忙,让我和小江先选房子,要交定金的时候,她再过来看。得知钱到账了,小江高兴得搂着我转圈圈,周妈妈也给我炖了只土鸡补身体。我随即就把钱转给了小江,催他赶紧买房。

可看了半个月的房子,小江说这不合适,那不满意,没一套房子入得了他的眼。为此,我们没少吵架。

2021年6月28日傍晚,我出门遛弯,想顺便等小江回家。走到楼梯口,正好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

小江下了车,一个女人从车窗里伸手拽他。他弯下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对方才笑着把车开走了。我看得清楚,这女人就是上次周岁宴上的波波头!

看到我,周小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半推半搡地把我哄了回去。

我一进门就破口大骂。周小江赶紧捂我的嘴,我一把推开他,拿起手边的东西就往他身上砸。周妈妈也被惊动了,她从房里跑出来,和小江一起动手,半天才把我制服了。

我以为周妈妈会帮我说话,可没想到,问清情况的她反倒说我不懂事,不知道给男人留面子。她还说波波头的叔叔,是小江单位领导,他俩之间根本就没啥,叫我别妨碍小江的前途。

可我无论如何咽不下这口气。我要小江下跪发誓,以后再也不和其他女人暧昧,否则就不得好死。

这下周妈妈不干了,说我在她家白吃白住,又没结婚,凭什么要小江发毒誓?就算真结婚了,也轮不到我来管。

我让周小江做决定,要么现在就给波波头打电话做了断,要么马上把60万还我。小江被我逼急了,冲口而出:“那60万早给我姐了!你别指望要回去了!”

原来,周妈妈当初贪图女婿家是拆迁户,死活逼着女儿嫁,还拆散了女儿原本的恋爱。没想女婿是个赌鬼,没两年就把家产挥霍得差不多,债主还隔三差五上门催债,他只能天天打老婆撒气。

起先,女儿还瞒着家里,后来瞒不住了才如实相告。周妈妈心疼女儿,只好拿家里的钱给女婿还债。可高利贷的无底洞哪那么容易填上?到最后还差了大几十万。

周妈妈原本想攀上家里有钱有势的波波头,儿子飞黄腾达以后,也可以帮衬家里一把。可后来才知道,别人只是因为男友不在身边,找小江填补下寂寞而已。

一筹莫展之下,周妈妈从小江那里得知我妈捡了一幅画,可以卖几十万,这才打起了我家的主意,怂恿小江把我追回来。但波波头家里确实有关系,所以就放任了两人的暧昧。

得知真相的我手脚冰凉,我盯着周小江,一字一字地问:“从一开始,你就没打算要用那60万买婚房?”

小江辩解说:“我现在住的就不是房子了?我有房住,何必再买?我也没有对不起你,我还不是想早点升职,多赚钱,让你过上好日子……”

我压根听不进他的解释。“那60万可是我妈的钱!你凭什么拿我妈的钱,去给你的赌鬼姐夫还债!”气疯了的我上去就给了周小江一耳光。

周妈妈看我打她儿子,冲过来推了我一个趔趄,恶狠狠地冲着我嚷:“林霖,是你上赶着要嫁我儿子的!既然要嫁,你人是周家的!钱也是周家的!那60万怎么花,我说了算!”

她似乎还不解恨,又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骂:“要不是小江说,你家有幅值钱的画,你一个保姆的女儿,能进得了我家的门?现在你花了60万,我让我儿子娶你,就是给你最大的面子!”

周小江则在一边低声劝我:“霖霖,我是真心爱你的!咱们家有房,不买新房,也能结婚!我妈心脏不好,你就别刺激她了,她也是为了这个家……”

周家母子的话像石头一样,一个字一个字地砸在我身上,砸得我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

我浑身颤抖,几乎站立不住,可还是咬着牙关走回房间,收拾好行李,离开了这个让我恶心的地方。

4

0

我连夜回了漳州。一进门,就看到家里空了,地上堆着大包小包,妈妈正费劲地把微波炉往一个纸箱里放。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妈妈说了实话。她出院后,就联系了报价最高的那家字画拍卖行,想把画出手。对方建议私底下交易,说能省掉平台费用。妈妈一时糊涂,同意了。

可付了近10万的鉴定费和中介费后,对方就再也联系不上了。这10万,几乎掏空了妈妈所有积蓄。

妈妈拿不出钱,骑虎难下。我回家要钱,她本想说实话,可看我怀着孕,怕我受不了刺激,话到嘴边又忍了回去。

我用绝食逼她,她又急又心疼,几个晚上没睡着,心想这婚也订了,孩子也有了,实在没别的退路,只好先把房子卖了,凑60万给我应急。这房子,还是当年用爸爸工伤事故赔偿金买的。

妈妈看我呆站着不说话,安慰我说:“房子卖了不怕,以后我跟你去泉州养老!”听到这话,我一肚子委屈彻底爆发了,抱着妈妈哭诉:“那60万没了!周小江他骗了我!”

听我说完来龙去脉,妈妈又气又急,当场晕倒。我吓得手足无措,又是掐人中,又是打120,手忙脚乱地把妈妈送到了医院。

医生说妈妈是劳累过度加气急攻心,休息一阵子就好了。吸过氧后,妈妈慢慢醒了过来。我放下心来,这才觉得手脚发软,衣服被冷汗浸湿,小腹一阵阵隐隐作痛。

经历了连番折腾和情绪的大幅波动,我流产了。

妈妈打起精神,重新租了个房子,照顾我的小月子,生怕我落下病根。她对我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把身体养好,别的事以后再说。放心,有妈在呢!”

她不让我刷手机,怕伤眼,又担心我闷,就把我的古筝拿了出来,让我没事弹弹古筝,放松心情。

初中的时候,班上的女同学都会点乐器,就我不会。我觉得没面子,就回家吵着妈妈给我报个乐器班。

妈妈说没钱,我就连闹了三天。最终妈妈心软了,吃了两个月的白开水配馒头,才给我买了这古筝,报了培训班。可我学了半年,就丢下了。妈妈却不舍得把这古筝扔了,一直收着。

看到这个古筝,看到妈妈新添的白头发,我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妈妈放声大哭:“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干傻事了!等我身体养好了,我就去找工作,以后我来养你!”

5

0

出了小月子后,我开始上网学习相关法律知识,还通过以前的同事,打听靠谱的律师。我不甘心妈妈的60万,就这样被周家骗走。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借助法律手段,把这笔钱要回来。

当初因为我工作失误,不留情面地把我狠批一顿的主管,听说了我的事,马上把她律师朋友的微信推给了我。

律师告诉我,婚前以出资买房为前提,女方给男方一笔钱,如果男方挪为它用,女方是可以要回来的。

他让我搜集当时的转账记录、微信、语音等一切相关证据,作为备用。他说,如果周家不愿协商解决,就写起诉状告到法院,让法院来做出判决。

事实证明,根本不需要走到诉讼那一步。接到律师电话的那一刻,周家的嚣张气焰就荡然无存。毕竟,周小江是公职人员,根本经不起这种折腾,何况他们本就理亏。在律师的调解下,周家老老实实地分批归还了60万。

妈妈的东家教授,听说妈妈被骗了10万,很过意不去。他四处托人找来专家,对那幅画做了鉴定,是1950年代岭南画家真迹,市价约40万。

教授又帮忙找了个靠谱的买家,最终以45万成交。拿到这两笔钱,我和妈妈重新买了房子,我又找了份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

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的轨道上,而我的内心却有所不同了。经历了这场变故,以前恋爱脑的我长大了,成熟了。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妈妈才是我最坚实的后盾。我也应该加倍努力,好好工作,成为妈妈的后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