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记者 吴娟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总经理、基金经理徐荔蓉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总经理、基金经理徐荔蓉说,他不喜欢给自己贴标签,如价值型或成长型、新能源或科技赛道选手,他不希望自己的投资囿于任何风格或赛道。徐荔蓉坦承,在流动性驱动的行情下,有可能会短期跑输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对于热门赛道参与不多,但数据表明,凭借扎实的选股能力,三年、五年期产品仍然取得了不错的风险调整后收益。

这正是徐荔蓉所追求的。他的目标是为投资者打造可以“安心睡好觉”的底仓型产品。

徐荔蓉最近一次接受媒体采访,一谈就是三个半小时。谈起投资,他似乎停不下来。担任公司总经理之后,他希望继续管理产品,跑在一线,保持对投资的敏感。

这位拥有25年从业经验的金融老将说,中国基金行业正迈向一个甜蜜的拐点,在这个拐点上,市场和投资者都将奖励优质研究,奖励忠实、尽责的信义精神。

不给自己贴标签

徐荔蓉不追求极致。

他说:“大概10多年前,当时有几家大的机构投资者建议我们要有明确的风格标签,要么就是价值型,要么就成长型。他们认为我们既不是纯粹的价值也不是纯粹成长,对他们来说,比较难做配置。几家大机构不谋而合。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后来,我想明白了:机构投资者需要的是工具。

“他们去选基金的时候,希望知道自己投的是什么风格,是成长还是价值。但对我来说,我没有把自己‘标签化’。我希望投资人把钱交给我时,我能在一个合理的周期里,提供合理的风险调整后收益率。并且可以持续战胜基准,组合实现较好的收益风险比,成为投资者放心的底仓。

“正常情况下,在熊市和平衡市我们大概率是跑赢市场的;基本面驱动的市场行情下,我们大概率也是跑赢的;但是,流动性驱动的牛市我们大概率是跑输的。综合下来,长期来看,我们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也还不错,相关产品三年期、五年期的收益率排在行业前列。如果投资者的投资期限是相对长期的,我们希望为他实现这部分收益。”

不贴标签,表面看来没有辨识度,但是,在标签琳琅满目的中国公募基金行业,没有标签的徐荔蓉反而独树一帜。长期来看,他为投资者带来了不错的风险调整后收益。

以他管理时间最长的基金“国富中国收益混合”为例,截至上半年末,三年期、五年期的收益率均排名晨星标准混合型基金前20%(14/89、8/64),基金的重仓股涉及文具、银行、非银金融、化工、光伏、射频芯片、高端设备制造等行业领域。

“盯住”管理层

由于A股市场散户多,市场风格常趋向极致。这种情况下,徐荔蓉的打法看似并不讨巧。

中国的公募基金竞争是“白热化”的,没有明确风格标签的基金经理,很难卖出大爆款。一方面,规模难上量,而规模与基金公司的收入直接挂钩。另一方面,不贴标签,基金经理就要更倚重自己对个股的把控力。这要求基金经理拥有非常扎实的选股能力,这样他才能在一众“赛道”型选手中生存,并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范围内获得不错的相对收益。

好在徐荔蓉最擅长的就是研究公司。谈起公司研究,他兴致勃勃。

他喜欢拜访公司,喜欢去公司和管理层、员工见面。

徐荔蓉以他曾投资的一家化工类企业为例说明。这家企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徐荔蓉买的时候是股价历史新高的位置,股价创了新高之后,为什么还敢买入?

徐荔蓉介绍道,这家公司主营的化工产品需要从美国进口天然气,用船将天然气运到码头,然后通过管道输送到产业园,加工成为所需的产品。他判断这家公司的内生成长路线非常明确,产品线不断扩充。因此,营收的增量是非常明确的。但是,徐荔蓉并不确定新产品能不能赚钱,是不是可持续。

他说:“我们买入之前,相关项目设施已经盖到一半,银行贷款已经敲定,我觉得公司内生成长的想法、规划是非常确定的。不过,也有两点我不太确定。第一是产品的价格,价格好,盈利才能好。后来经过研究发现,当时国内上市公司提供这类产品的只有这一家。而且这是一个很成熟的产业链,若参照海外,它的盈利也是相对稳定的。”

也就是说,只要产品出来,盈利看来也是没有太大问题的。那么核心问题就落在了第二个不确定因素——气源上,因为要可持续地产出,必须有稳定的气源。

它到底能不能获得稳定的气源?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徐荔蓉决定去厂家看看。

在实地调研中,徐荔蓉详细了解了公司是如何历经艰辛,从十几家竞争机构中胜出锁定气源,跨海船运的船只怎样克服重重困难,天然气运到了码头又如何解决长距离低温运输的种种困难。

“码头距离产业园有10公里。运输天然气需要低温,但如果太低温,运输管道容易裂,如果温度高了,气传不过去,到不了产业园。所以温度维持在多低,传输的速度怎么样,这些地方的处理非常讲究。”

关键时候,董事长自己住在了工地,监督管道建设,过了大概半个月,最后“搞定”了。

一路“打怪”,克服困难。

徐荔蓉实地走访这家公司后,对股票的信心进一步增强。

他还提到了拜访这家公司的一个小细节:“我们当时也在他们食堂吃了饭。我一般去调研企业,有可能的话,我都会在企业食堂吃饭,去员工食堂感受一下,和员工交流。我发现这家公司的食堂超预期,当时他们董秘吃完了还打包了一份菜回去。”他说,“在当时,这么注重员工饮食的化工类公司是不多见的。”

对管理层的要求与对自己的要求一致

徐荔蓉研究公司特别注重管理层。

首先这和他的持股期限有关,他认为自己是“中期投资者”。

“现在人人都在讲长期投资,我自己理解的长期投资是10年以上才能谈得上是长期投资。但持有人往往并不能给基金经理这么长的时间,所以,我的投资周期一般在3到5年。我认为自己是中期投资者。”他说,“在这样的投资周期里面,选股最重要的是看管理层,管理层的重要性更甚于护城河。一家即便有很深护城河的公司,如果遇到比较糟糕的管理层,那么可能业绩和股价的表现都会非常差。”

注重管理层,他还有另一个理由,即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变。

中国经济经历了GDP高速增长、行业发展高波动的浪潮。这样的大浪潮之下,有时企业确实可以靠胆大、博出位胜出。前几年在某些行业中,胆是不是够大、杠杆放得是不是够足,在该下注的时候是不是下得够重,是一些企业成功的重要因素。

“但是,当经济步入比较稳定的阶段,企业竞争的筹码变了。现在要拼内功。比如说光伏行业某个技术方向,一些企业开始更早,但后来可能因为盈利周期过长等原因放弃了,而另一些企业虽然动手晚,但它认定了这个技术方向是可以长期做的,于是选择了这个方向,最终后来者反而居上。”

最后,徐荔蓉认为注重管理层也和他的换手率习惯相关。

“因为我不希望自己换手率太高,不想不断地买一些短期表现不错的公司,涨了50%或者一倍就卖掉,然后再去换一些别的企业股票。我不希望频繁进行这样的操作。”他说,“我希望组合风险调整后的收益比较合理。为达到这一目标,我力争去买三年一倍的公司,而不是买一年三倍、涨了三倍就卖掉的公司。因为卖掉之后我可能不知道再去买什么,再找到一只大牛股的可能性是很低的。如果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在买入股票之后的两年里,把之前一年三倍股票带来的收益又赔了很多回去,最终的收益率可能还不如买三年一倍的股票,并且组合波动巨大。对持有人来说,他在头一年拿了我的产品,感受很好,但后两年可能就像遭遇灾难一样。这不是我希望带给持有人的体验。”

在作为管理层的诸多品质中,徐荔蓉特别看重专注、专业,而这也是他对自己的要求。

追求专业性似乎决定了他的职业路线,而过往的职业经历进一步促进了他对专业、专注的坚持。

作为在中国资本市场耕耘了25年的老将,徐荔蓉的职业生涯始于北京的一家央企,离任时做到了这家公司的金融部副总经理。后来他离开北京去深圳的一家基金公司,又从深圳到上海,加入一家合资基金公司,最后在2008年加入国海富兰克林基金。

徐荔蓉说:“对我自己来说,加入合资基金公司和后来考取CFA,系统研究外资的投资方法,将理论应用到实践,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徐荔蓉相信持续学习、精进,相信“10000小时定律”。他说,他第一份工作的领导对他的职业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在领导的带领下,他一入行就做基于基本面的投资,而当年市场上基于基本面投资的投资者很少,而坚持基于专业研究的基本面投资风格,长远来看也越来越契合时代的要求。

中国资产将迎来系统性重估

徐荔蓉近期在采访中屡次提到“中国股市进入了牛股引领牛市的新阶段”。

“人们习惯了A股市场博弈的思维,现在到了需要跳出博弈思维来看A股的时候。与其关注A股市场会不会有整体性牛市,不如关注A股市场有多少牛股,有多少持续增长的优质上市公司。”他认为,这背后是两大时代趋势。

第一,从全球视野来看,中国资产将会迎来系统性重估。徐荔蓉表示,一方面,今年宏观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美联储加息、中美利率倒挂、日元大幅贬值。为什么A股和港股与欧美股市相比表现比较强劲?很重要一点就是因为中国股市和全球市场相关度比较低,而目前又被全球投资者相对低配。与此同时,优秀的公司正在不断涌出,全球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认知不断加强。外资流入、本土资金从房地产市场向股市转移、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入市等因素,让他认为可以对未来的市场保持足够的乐观。

第二,从上市公司角度来看,徐荔蓉认为,很多行业和公司正在迎来“甜蜜拐点”。

“过去我们的市场体量较小,经济发展到现阶段,越来越多的行业进入到‘甜蜜拐点’。许多高质量的龙头公司凭借良好的品牌号召力与稳定的质量,不用打价格战就可以提高净资产回报率,进入到市占率加速提升的阶段。逐渐让客户对略高一点的产品价格也可以接受,因为他们要的是稳定可靠的质量。参考近些年美国的牛市,重要的一点就是有一批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在不断创新,不断从各领域涌现出来。国内一些企业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超越欧美日同行,并将成为市场的中流砥柱。”徐荔蓉表示。

正是基于这些前提,徐荔蓉说,在目前的投资中,结构重于仓位。“我们在前期市场调整中可以发现,不少基金并未在仓位上做应对,更多的是结构上的调整。结构比仓位更重要已经是行业的共识,但是在放弃仓位的大开大合的同时,对基金经理在结构和组合上的要求更高。面对这样的挑战,基金经理需要以研究取胜、以专业立身。”

而经济上的变局也将带来资产管理行业的变局。徐荔蓉表示,公募基金行业也在迈向一个“甜蜜的拐点”,在这个拐点上,研究功力扎实的机构和基金经理会赢得越来越多投资者的认可,也越来越能够得到市场的奖赏,这也将是国海富兰克林未来继续努力的方向。

编辑:乔伊

版权声明

《中国基金报》对本平台所刊载的原创内容享有著作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授权转载合作联系人:于先生(电话:0755-82468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