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古龙、梁羽生,并称新派武侠小说三大家。

金庸梁羽生二人在香港,古龙在台湾。

三人共同撑起新派武侠小说的大半边天。

梁羽生先生,首开新派武侠小说之风气。

金庸先生,新派武侠小说在其手里得以发扬光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金梁二人惺惺相惜,两人曾共用一个办公室,关系好的是不得了。

不过,同为新派武侠小说宗师的两人,暗地里也有较劲的时候。

这也无可厚非,有了竞争,才会有创新,才会推动新派武侠小说创作的发展,才会有更精彩的作品呈现给世人。

两人之间曾有一场最为著名的论战,堪称经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场论战与金庸先生的代表作之一的《射雕英雄传》有关。

在《射雕英雄传》里,金庸先生塑造了一个“傻小子”郭靖的人物形象,其典型特征就是大智若愚,看起来很傻,跟他接触的人都觉得他很傻,但实际上人家聪明的很。

为了衬托郭靖的傻人有傻福,金庸先生又塑造了一个古灵精怪又颇有才气的大才女黄蓉。

“傻小子”郭靖配机智才女,能给读者以极大的冲击力。

金庸先生为了表现出黄蓉的才华,在《射雕英雄传》里花了不少的篇幅来对其进行专门的描写。

也恰恰就是在这些对黄蓉才华描写的段落中,金庸先生出现了一处错误。

这处错误,很多人都不知。

直到有一篇名为《金庸梁羽生合论》的文章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时候,很多读者才知道了《射雕英雄传》里的这出错误。

《金庸梁羽生合论》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个笔名为佟硕之的人。

在该篇文章中,佟硕之将金庸先生与梁羽生先生两人的武侠小说进行了一番对比与评论。

从写作手法、写作风格、遣词造句等多方面进行了综合点评,文章可谓精彩绝伦。

文中提到,梁羽生先生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深,有古之名士风范。金庸先生则更多的受西方文化影响较深,有当代“洋才子”之风。

文章里还讲到了梁羽生先生和金庸先生各自在小说创作过程中所犯的错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梁羽生先生早期的作品中,由于不知道如何描写武打场面,就去抄袭了一位叫做白羽的旧派武侠小说作家的文字。

而对于金庸先生,文章里也指出了其所犯的错误。

尤其指出了《射雕英雄传》里的一处典型错误。

在《射雕英雄传》中,黄蓉中了裘千仞的铁砂掌,只有一灯大师才能救她。

郭靖就背着黄蓉去找一灯大师,途中要与渔樵耕读这四关。

到了樵夫这一关的时候,樵夫唱了三首曲子,分别如下:

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苦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

天津桥上,凭栏遥望,舂陵王气都凋丧。树苍苍,水茫茫,云台不见中兴将,千古转头归灭亡。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踟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黄蓉是个大才女,听了这三首曲子之后,当即回了樵夫一首曲子,如下:

青山相待,白云相爱。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废谁成败?陋巷箪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

金庸先生的错误也就出现这四首曲子上面,樵夫唱的三首曲子都是元代散曲作家张养浩的作品,原题目分别为《山坡羊·咸阳怀古》、《山坡羊·洛阳怀古》、《山坡羊·潼关怀古》。

黄蓉回的那首曲子则另一位元曲作家宋方壶的作品,原题目为《山坡羊·道情》。

张养浩和宋方壶两人都是元朝人 ,而《射雕英雄传》的人物所处的时代都是南宋。

在《射雕英雄传》的原著中,在樵夫唱完了第一首《山坡羊·咸阳怀古》之后,金庸先生特意写下了一段话,如下:

那“山坡羊”小曲于宋末流传民间,到处皆唱,调子虽一,曲词却随人而作,何止千百?惟语句大都俚俗。

从这段话里,我们看出金庸先生特意说了该曲在当时已经流传开来。

可是,真实情况是金庸先生在这里确实是用错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我们看到的《射雕英雄传》里,金庸先生特意在“黑沼隐女”这一章节的最后,有过一段注释,如下:

注:散曲发源于北宋神宗熙宁、元丰年间,宋金时即已流行民间。惟本回樵子及黄蓉所唱“山坡羊”为元人散曲,系属晚出。

这段注释,是后来金庸先生加上去的,但是原文里的内容,金庸却只字未改。

金庸先生之所不改,给的理由是,自己写武侠小说,只是娱乐而已,不必太过较真。

《射雕英雄传》的错误就说到这里为止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写这篇《金庸梁羽生合论》的作者佟硕之,此人对金庸先生和梁羽生先生两人的作品分析如此到位,其文笔功夫丝毫不逊于金庸先生和梁羽生先生二人,此人也当是一位高人。

那么,这位笔名佟硕之的高人到底是谁呢?

其实,佟硕之就是梁羽生先生。

指出金庸先生错误的高人,正是与其惺惺相惜的梁羽生先生。

金庸先生与梁羽生先生,二人堪称香港新派武侠小说界的“双子星座”,两人都是一代大宗师。

小言嘚吧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