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植物所张姓副教授上周在实验室内上吊自杀,消息直到日前才传出,留下遗书表示主要是因为升等压力大,虽然占据新闻版面不大,但却在学界引发讨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生科学界并发文给台大要求重视张姓老师自杀一事, 「教授不是用来发顶尖期刊论文的机器,更不该因未达标而成为被凌虐的对象」 ,有的老师更直言,近年虽然教育界有关注到大学教授研究升等问题,而有「多元升等」的新路径,但实际上研究仍然是主要成绩,多元只是为派系开方便之门,一般老师很难受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台湾大学位列2022QS世界大学排名第68位,中国台湾第1位,2021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第97位,2022CWUR世界大学排名第90名 ,2020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声誉排名第40位

台大植物所桃李满天下,目前台湾省内生命科学界研究植物者,很多都是台大植物所毕业,张姓副教授的死虽然学校对外未多谈,但仍引发学界的讨论,深究其背后的原因。据张副教授的同学与学弟妹表示,张的个性比较内向,但做研究相当认真,升任副教授多年,一直没有办法升教授,近年论文发表又不顺利,加上最近身体出状况,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悉,50岁的张姓副教授单身未婚,与家人同住,上周三之后就没有回家,但家人以为是在实验室里忙,一直到周六学生找他,才发现出了意外。而学校之前就获悉这名老师有状况,列为辅导对象,但仍未能避免憾事发生。

省内学界多名老师表示,大学老师升等主要是以发表论文的多寡分数来评定,教学与服务都只是配角,近年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认为论文只是锁在高阁里,对社会根本没有贡献,而有必须调整的声音出来,让喜欢研究的老师继续研究,但应同时重视教学、产学合作及大学社会责任等,因此才有多元升等的变通办法,也就是不光以研究论文做为升等的主要依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台大一名副教授因升等壓力而自殺,在網路社群裡引發許多大學老師的討論。圖/摘自網络 图源:台湾联合报

不过台大强调,包含遗书内容与学校情况等皆非事实。

但是各校各系所仍有不同的做法,特别是像台大等顶级高校对老师研究论文的要求仍然相当高,有老师透露,甚至多元升等成为派系运用的资源,例如学校里哪个大佬想要保送自己人升等,即使研究做的不好,也可以用多元升等为借口,让自己人顺利过关,「多元变成失去标准」

老师表示,过去有所谓的「6年条款」,很多学校会在老师的聘书内载明,助理教授如果6年内无法升等为副教授就必须离职,让年轻老师压力非常大,照理说老师如果拿到副教授,就等于教职有保障,但过去学校里有不少「万年副教授」,不愿意做研究,也不想升教授,只想轻松过日,又让许多学校订有内规,要求副教授也必须尽快升等为教授,如果长期未升等,就会在系所内被冷嘲热讽、甚至是「集体霸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台大一名副教授因升等壓力而自殺,在網路社群裡引發許多大學老師的討論。圖/摘自網络 图源:台湾联合报

台湾省南部教授发文给台大要求重视此一问题,表示大学老师要同时做好研究、教学与社会服务等事,根本就是蜡烛两头烧,很多老师都学会要交际应酬,才能有好的研究资源,或是在大树底下好乘凉,如果个性内向,不喜交际,要拿到资源就更困难,而教学的部分又因为有学生评鉴,必须讨好学生,近年更因为「文凭无用论」盛行、加上少子化,学校欠缺研究生,老师甚至必须自己操作实验,更让老师忙上加忙,即使大学老师的职称看起来光鲜亮丽,身上的压力外人难以想象。

残酷的非升即走

无独有偶,高校教师因为非升即走而酿成惨剧的事上述绝不是个例。

2021年,复旦一位教师姜某自述因工作关系对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行凶,网上更多消息披露具体原因为王某某宣布凶手姜某科研任务不达标被解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网上流传截图

2020,云南昭通学院物理与信息工程学院主持行政工作的副院长吴某兰在前往学校上班的途中,被付某柏(男,53岁,系昭通学院副教授)残忍杀害,因公殉职,享年56岁。

据受害者儿子秦某描述,付某柏与其母亲的过节,很有可能和评级一事有关。

越来越多的类似事件值得我们去反思成为导火索的各项制度是否有不合规的地方。

就像上文所述,大学老师要同时做好研究、教学与社会服务等事,根本就是蜡烛两头烧,再加上沉重的科研指标,是很容易让心理出现问题的。

希望在未来,这种现状能得到一定的改善。

—版权声明—

来源:台湾联合报(修瑞莹)、募格学术等,编辑:nhyilin

仅用于学术分享,版权属于原作者。

若有侵权,请联系微信号:Eternalhui或nhyilin删除或修改!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