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儿子两岁生日之后,我总觉得陈强有时候鬼鬼祟祟的。跟他说话,经常是答非所问,不知道他整天都在忙些什么。

他的工作是倒班制,最近调休,他总是跟我的休息时间错开。

以前,我们为了能一起带孩子出去玩,都会赶到一天休息。

陈强给我的解释,是跟他一起倒班的同事最近家里事情特别多。谁都有为难的时候,自己迁就一下同事,让我体谅一下。

这天,我下班回家,上楼时自己一个劲儿地揉着脖子。好长一段时间总是加班,在电脑前一坐一整天,我颈椎病又有点犯了,脖子僵得不行。我边揉,边琢磨晚上给他们爷俩儿做什么吃的。

我推开家门,一大屋子的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跌进了我眼睛里。

得亏陈强坐在显眼的地方,要不然我以为自己开的是别人家的房门。

陈强赶忙站起来,“我跟我爱人再商量一下,尽快给你们答复。”这群人在我疑惑的表情中先后走了出去。

一大屋子的陌生人,就这么来了,又走了。

搞得我有点莫名其妙,陈强当时明显躲闪的眼神,还有僵在脸上的笑容,都让我觉得,他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在瞒着我。

人都走之后,我坐在沙发上,等着听陈强解释。

陈强给我端过来一杯水,满脸堆着不自然的笑容,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他小心翼翼地开了口,“他们是来看咱们家房子的,之前已经看过一次了。这次就是带着家人过来看看,顺便定下来。房子已经看好了,就差核实房产证了。”

我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水,差点没呛死我。

我把水杯放到茶几上,重新靠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他。陈强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身子向前探着,说话的时候来来回回地搓着两只手。

他跟我说,“咱们一家三口,住136平米,实在太大了,每天收拾屋子得花好长时间。我看了一套90平米的两居室,咱们仨住着正合适。置换之后能匀出来一笔钱来,刚好能给我姐凑个首付出来。”

我怔怔地看了陈强半晌,他的表情,在我的视线里,变得越来越不自然。我问了一句,“房产证核实了吗?”他尴尬地说自己没找到。

我往上扯了扯嘴角,“是不是你要是找到了,我等到的就是搬家通知了。”

陈强顿了一下赶紧说,“怎么会呢?我是打算等事情有个眉目,再跟你商量,你看你最近工作那么忙,我怕你心烦。”

他在等我的答复,而我在沉默,时间仿佛一下子冻在了那里。

半晌,我缓缓地站起来,跟陈强说,“我今天特别累,你自己弄点吃的吧,我没胃口就不吃了。还有,一会你去把儿子接回来,今晚你陪他睡吧,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陈强还要说话,看我起来径自往卧室里走去,也就悻悻地闭了嘴。

我心里实在太乱了,那短短的几分钟里,我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在四处乱窜。

我得用尽洪荒之力,才能让自己稳住。

陈强为了帮他姐买房,竟然背着我,偷偷去卖我们家的房子,我小看他了,应了那句老话,“老实人办大事。”

我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我必须得好好想一想。

绝对不能在愤怒和冲动中,做任何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陈强家里姐弟两人,姐姐嫁人了,婚后在家做全职太太。他的父母守着微薄的收入过日子。

我和陈强在一起,是父母极力撮合的。

陈强人长得一般,但是特别会来事儿。只要是放假就往我们家跑,也不管我爱不爱理他,帮着我爸妈忙这干那,不怕脏不嫌累。所以我爸妈都喜欢他,说他勤快本分,一起过日子踏实。

在我父母看来,陈强家庭条件差,父母收入微薄,没有能力给他置办婚房都不是问题。

反正,我们家有房,而且两套房子还在一个小区。

我知道爸妈的那点私心。姐姐出国了,十天半个月,才跟他们视频一次。这让他们觉得,就剩下我一个女儿,一定得抓牢了,最好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如果我跟陈强结婚,我爸妈名义上是嫁女儿,实际上是捡回来一个儿子。

陈强对我爸妈可以说是鞍前马后,有求必应。

我也不小了,再不是把爱情当成一切的年纪,反复掂量着,找个对我好的容易,难得陈强对我爸妈也这么好。

慢慢地,我也就接受了。

结婚之后,我爸妈更是逢人便夸自己家姑爷好。

儿子多多出生后,这个家就更圆满了。

陈强爸妈身体不好,孩子都是我爸妈在带。老两口虽然受累,却也乐在其中。

3

多多一岁半时,陈强的姐姐离婚了。我跟他姐姐,平时来往不多,偶尔见次面,看着她浮夸的言行举止,我打心底里不喜欢她,每次都是硬着头皮相处。

没想到,她会被陈强姐夫扫地出门,还带着个六岁的儿子。除了每个月孩子的抚养费,他姐姐什么都没剩下。

娘俩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回公婆那儿,离孩子上学的地方太远。于是,陈强就跟我商量,让他们母子在我们家住些日子。

我只好一口回绝,让他赶紧跟房屋中介联系,给他姐姐租套房子。

两个孩子作息习惯不一样,都是听不懂话的时候,深说浅说都没用。我儿子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要是打乱了,再重新培养又需要好长时间。

陈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我看得出来,他不高兴了。

他们姐弟俩看了一整天房子,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不是位置不合适,就是价钱不合适,只能暂时住在我们家。

我跟陈强说,“你请几天假,把姐姐租房子这事,给弄妥了,再踏踏实实去上班。”

陈强脸色一下就变了,“她是我亲姐,在这儿住几天怎么了?”

这是。我们结婚以来他第一次跟我发脾气。我话都到嘴边了,还是忍了回去。想想夫妻间,还是和气最重要。

他姐姐在我们家住了差不多半个月,陈强在家附近,给他姐姐租了一套一居室。总算把他们母子安顿好了,我也松了一口气。

姐姐家儿子正是淘气的时候,我们家多多又小,两个小孩在一起,我总是提心吊胆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可能是因为住得近,他姐姐隔三岔五就来一趟。每次来没聊多一会儿,就哭天抹泪的,说自己命不好什么的,时间久了,说实话, 我心里越来越烦她。

陈强跟我说,“姐姐现在困难,多迁就她一下,能帮就帮帮她。”

我说,“你看着办吧,姐姐缺什么少什么的,你就给添点。可是她老在家呆着也不是个事儿啊,现在房租要供,孩子要养,这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两个月后,陈强姐姐在超市,找了个理货员的工作,得空还是会去我们家。

这次她又有了新的抱怨内容,说自己一天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我耐着性子劝她,谁的工作都不清闲,钱就是不好赚。我们上班也累得要命。

这天,大姑姐又把陈强叫去了,说是下水道堵了。陈强帮着忙活完,赶上房东说,要去看看自己家的房子。

因为上一家房客不爱惜她的房子,直接就往墙上钉钉子,在屋里抽烟,厨房更是不收拾,结果等到临走交房时,屋子都造得不像样儿了。

最后没办法,只能重新刷了一遍,还因为押金的事扯皮了好长时间,所以她现在半个来月就会过来看看,省得到时候麻烦。

当晚,大姑姐就来我们家没完没了地念叨,说房东事儿多,每个月那么多房租,要是自己买房,租金都够还房贷的了,最后还能落下房子。

我点头说是,心里却想着:这个账,是个人就会算,关键是首付从哪儿来。

5

这事儿过去没多久,一天晚上,我们俩躺在床上闲聊。陈强跟我说,“你看我们能不能帮我姐买个房子,哪怕是一居室呢,他们母子老这么漂着真不行。”

我真是差点惊掉了下巴,立马把台灯打开,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问他,“这事怎么帮?生活里的小事,你愿意帮就帮,我从来没拦过,因为她是你亲姐。

可买房这样的事,怎么能靠帮忙解决?就算能,也得是自己有八分力,别人再帮着出两分。你姐现在是十分的力,都等着别人出,关键是咱们也没有这份力。

多多还这么小,哪儿都得用钱,咱们俩赚的又都不多。我爸妈明里暗里地帮衬着咱们,所以咱们才会觉得没那么吃力。咱们拿什么帮你姐买房?”

陈强欲言又止,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把灯关了,准备睡觉,他让我先睡,说去阳台抽颗烟。

多多两岁生日时,我们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个饭。席间,公婆和姐姐来回说,还得靠我们家多帮忙什么的,我明白他们的意思,肯定他们全家人已经合计过了。

但我爸妈不知道,以为他们在说客套话,还热情地回应:都是一家人应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我觉得,这个事他们家人合计合计,想想也就完了。

没成想,陈强竟然敢偷偷把我们家房子给卖了。

说实话,陈强的这一波操作,可以说把我震得七零八落的。

结婚三年多,我们俩说是有商有量,其实大部分事情都是他在做主。因为我这个人不爱操心,家里也没什么大事,他愿意张罗,我也落得清闲。

甚至,连他的工资,我也从没问过。

一来,他赚得不太多;二来,除了他们家,就是我们娘俩,他是个过日子的人,也不会太离谱。而我们家的现状,也算安稳,没有大的开销等着支出。

陈强称得上是个好老公,家务活他分担多一半;我爸妈那儿,要是有个事儿,他也是随叫随到,是个难得的姑爷;有了多多以后,基本上,他下班就回家陪孩子,也算得上是好爸爸。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琢磨这件事,虽然他做得着实离格,但毕竟没有形成事实。总不能为还没成形的事就闹离婚,更何况,还有孩子。

等到拿定主意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一觉醒来已经九点多了,头实在是疼,索性打电话请假,又接着睡了一会儿,这回醒来已经是十二点了。

我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陈强也在家。饭已经做好了,都在餐桌上摆着呢。

他看了看我的脸色,试探性地问了句,“那房子的事?”

我轻描淡写地说,“房子不能卖,让姐想别的办法吧。”

7

陈强说,“我姐没办法才找我的,我就这么一个姐姐,我们帮帮她不行吗?”

我真的是感觉特别无语,按下一肚子的火气,耐着性说,“帮忙也得量力而行,总不能因为帮别人忙,让我们全家,连带孩子的生活品质,都下降吧。”

陈强说,“三个人住90平米,怎么生活品质就下降了?”

这下我也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我有条件住大的,凭什么要住小的呀。”

陈强火气冲冲地甩过一句,“这房子必须得卖,那个两居室,我交了十万的定金,如果不买,这十万人家肯定不退。”

我看着他那副无赖的嘴脸,顿时觉得,自己昨天整个晚上所做的心理斗争,是那么多余。

为了帮他姐买房,陈强真是够拼的,竟然跟我玩起了先斩后奏的计谋。

卖房子的这么大的事,我竟然只是被通知了一下。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买房子的定金,十万块就这么交了。

可是,陈强没搞清楚重点:这房子是我的,他说了不算。这一次,他真的,是踩到了我的底线。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地说,“那十万块,你还是想办法,要回来一点吧。因为它决定着:你离开这个家时,身上还能剩下多少钱。”

陈强一脸愕然地看着我,他不相信,我会因为这件事跟他离婚。

结婚这几年,我们几乎连脸都没红过。

另外,我又说,“这房子真卖不了,产权证上是我爸的名字。”陈强一下就恼羞成怒了,他气急败坏地冲着我嚷嚷,“你当时不是说这房子是你的吗?”

看着他满脸狰狞的样子,更坚定了我离婚的决心。

我轻声地问他,“所以呢?你是觉得自己被骗了吗?我当时确实是这么说的。即便是现在,我如果有事,需要卖房,我爸妈也不会有一丝含糊。但是,你不行!”

8

公婆知道我们闹到要离婚的程度,大老远巴巴地跑过来,轮番来劝和。公婆说,陈强也没啥别的毛病,就是想帮帮自己的姐姐,这算啥错,哪就至于离婚。

既然主意都打定了,我也就不用拘着面子了。我跟他们说,陈强想帮自己的姐姐,是没错,他可以拿自己的东西帮。

可这房子跟老陈家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凭什么拿来帮他姐姐。

还有陈强的姐姐,自己的日子不自己想办法过,结婚想着靠老公,离婚想着靠弟弟。

这下行了,弟弟也离婚了。他们姐弟俩,可以相依为命地好好过了。再也没有外人去妨碍他们姐弟情深了。

公婆被我一顿抢白之后,悻悻地说,“你们要是离婚了,孩子怎么办?”

我不客气地说,“孩子一直都是我爸妈在带,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愿意来看,你们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就行。”

劝和大军终于离开了,我也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我不是没有前前后后地想过,毕竟儿子才两岁多。

可是闹到这种程度,就算陈强能回到过去,我也回不去了。我刚三十多岁,我不想委曲求全地过余生的日子。

9

陈强到最后,都觉得我小题大做,这可能就是两个人的三观不一样吧。

房子确实没有卖,可房子如果是陈强的名字呢,早就不是现在这样的局面了。我就真等着被通知搬家了。

生活里,如果这样的事都不是大事,那还有什么是大事。

爸妈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只是一个劲地说,是他们不好,那么大岁数了,还看不准人,耽误了我。

我安慰他们说,我当时也觉得人不错才结婚的。

决定是我自己做的,所以他们不需要自责。成年人自己能做决定,就得能承担结果。

当然,没有人能保证,决定永远正确。错了,就要及时止损。

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嵌入错误的栅栏里,不肯拔出来,而将错就错地搭进去自己剩下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