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4月15日,在一个晴朗的午后,中国人民银行沈阳中华路营业部的柜员小沈准备办完手上剩余的工作好赶紧回家做饭。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身材枯瘦的妇女瑟瑟缩缩地走进了银行。

她自称在街道托儿所工作,负责看护孩子,今天是专门抽出时间,想来银行办点业务。

小沈想着这个大婶工资不高,看起来也十分朴素,估计就是存些小钱,很快就能处理完。

于是她随意地拿过表单,抬头问道:“大婶,你要办什么业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没想到妇女警惕地望了望周边,发现没人注意她之后才从随身的布袋里掏出了一大块黄金。

她小心翼翼地把黄金递进柜台,回答到:“这里是三斤的黄金,我想把它换成钱。”

以“斤”做单位来计量黄金,在物质丰富的现在都很少见,更不用说在生活才刚刚开始有些起色的80年代初期了。

小沈在惊讶之余接过了黄金,在一番核验之后竟然发现这就是实打实的三斤纯金。

经过核算,这些黄金价值23000元,在当时那个万元户都被称作富豪的年代,这实在不是一笔小数目。

小沈心下觉得奇怪,一边把钱兑换给大婶,一边跟周围的领导递眼色暗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这样的金额,领导也不敢怠慢,选择报警处理。

没想到这样一来,竟牵扯出了一桩19年来悬而未决的大案。

保密工厂中的黄金失窃案

在日本进驻东北地区期间,他们在这片资源丰富,广袤辽阔的黑土地上建立了发达的交通运输网。

并且大力发展东北的煤炭、钢铁、石油等重工业行业,一时间,东北的工业实力在全国范围内无人能及。

但日本人不可能无私地为中国奉献,在他们露出锋利的爪牙后,全国人民奋起反抗,将他们赶出了中国。

在此之后,基于党正确的领导和人民不懈的努力,真正的东北工业基地诞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国家自然就把挑起重工业重担的任务交给了东北,几乎所有的金属冶炼工厂都建在东北,沈阳造币厂就是其中之一。

和其他新建的工厂不同,它已经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

从清朝到新中国,它一直承担着造币这一重要工作,百年来从未出过差错。

基于此,在1961年国家对沈阳造币厂委以重任,让他们接手国家从民间各处搜集来的黄金白银,把它们重新熔铸成形。

一直以来,制造钱币、熔铸金银都是国家大事。

特别是在1961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当时自然灾害已经持续了两年,国家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次费尽心力地收集黄金白银,是为了能够快些购买粮食救济国民,同时也好尽快还清外债,不受制于他国。

沈阳造币厂当然知道这些黄金白银的重要性。

为了提升安全性,他们为黄金和白银编写了相应的代号,同时也提升了仓库的保卫级别。

不仅给仓库的护卫员配枪,更是安排了多人巡岗,以求万无一失。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的工作人员渐渐放松了警惕。

他们认为当时厂里对黄金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到位,只有相关的同事知道黄金存在何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这些同事们都是经历过战争、见证过开国、接受过党的教育的工人。

大家又在一起工作了多年,心思都非常纯净,互相也知根知底,不会有人起坏心思,也没人敢动国家的救命钱。

所以在保管金银时,工人们就显得比较随意。

他们把金块堆放在木箱里,连正经的盖子也没有配,简单把木板搭在上面了事。

1961年3月18日,包装组组长郭家惠完成了当天的工作。

作为最后一个离开仓库的人,他看向了当天包装好的产品:很好,一个也没有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即他抽验了最顶层的木箱,看到里面的黄金码放整齐,包装也密封严实。

于是他给箱子盖上木板,并用铁线打了一个十字花,之后便放心地走了。

3月20日,经过周日的休息,大家又精神百倍地回到工厂中开始新一周的工作。

但一声惊叫打破了大家有说有笑的氛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原来是进厂不久的高兴贵在大叫。

高兴贵站在仓库门口,声音颤抖地说:“箱子……装金子的箱子被人撬开了!”

大家连忙跑过去,手忙脚乱地合计了一番,这才发现800两黄金不翼而飞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整整800两黄金啊,工人们七嘴八舌地问着惊魂未定的高兴贵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兴贵说自己刚到单位,就想着厂里昨天没人,于是来看看仓库里的情况。

但他刚刚走到仓库门口就发现不对劲,藏金重地竟然没有上锁,门也没有关严。

他心下顿感不妙,立即推开大门,快步跑到藏金箱子前。

果然,眼前的一幕印证了他心里最坏的设想,箱子被撬开了,大量黄金被法外狂徒盗走了!

大家得知情况,慌忙跑到办公室找到包装组组长郭家惠:“组长!黄金被偷了!丢了800两黄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郭家惠被吓得双腿发软,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缓过神来,他立刻随着一行人赶往案发现场,同时又差人赶紧报警。

法外狂徒魔高一尺,19年来警方极限追凶

警察来到现场,首先就把怀疑的目光落在了高兴贵和郭家惠两人的身上。

但对两人进行一番盘问后,案情却毫无进展。

无奈之下,警方只好请示上级,沈阳政府一听涉案的黄金重达800两,立刻将此案上报给了中央。

周总理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怒,下令一定要抓出窃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公安紧急成立了办案专项小组,对厂里的每个工人进行一一排查。

公安干警按照一般办案流程,先让工人们交代19号当天的全天行程,又让他们之间相互揭发。

那段时间,厂里闹得人心惶惶,谣言四起,大家都在怀疑身边的同事朋友就是窃贼,又担心自己被列为怀疑的对象。

眼见这样下来得到的情报真假参半,警察便把保卫科的人员列为了重要证人,但他们几人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警察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犯罪嫌疑人的反侦察能力,也低估了这起案件的办案难度。

后续,警察又用专业的设备来分析作案痕迹,明确了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工具是羊角锤,在作案时穿的是手工棉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警察连夜没收了厂里所有的棉鞋和羊角锤。

又牵来警犬,试图用警犬灵敏的嗅觉来识别案发现场和收缴上来的物品有哪些相似之处。

但这场声势浩大的搜查却没有得出任何有用的结果。

眼看案件侦察进入了瓶颈期,警员只好再次从嫌疑最大的高兴贵和郭家惠二人入手。

警察把二人分别关押审问了三个月,日日让他们写报告回忆案情。

但二人的证词都丝毫没有破绽,警察无奈也只能将他们无罪释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是苦了郭家惠,经此风波后名誉受损,当场被撤销了职位,后半生的希望也毁于一旦。

和郭家惠一样蒙受冤屈后还要被毁掉人生的人还有十几个。

他们有的在厂里身居高位,却因为无端的怀疑被下放干苦力。

有的只是平凡岗位中的一员,只是因为平时人际关系不好而被推出去成了怀疑对象,在社会上受尽了他人的羞辱。

但案情并不会因为乌合之众引起的骚乱而得到解决。

相反,这样的情况就像一根在池塘里搅动的木棍,把案情这潭池水搅成了泥浆,使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这样,经历了漫长的一年后,案件仍然没有被侦破。

警方在往后的日子里也没有放弃追凶,却都无功而返,于是这起“黄金失窃案”就成了社会上著名的悬案。

十九年来的罪与罚,真凶意外浮出水面

1980年,街道托儿所的中年职工黄素珍来到银行,想要将三斤纯度极高的黄金兑换成现金。

这一反常的举动立刻引起了营业员的怀疑。

她先是佯装轻松地帮黄素珍办理了业务,而后她又与其上司一起将情况告知了公安局。

公安人员一听,立刻联想到了19年前悬而未决的黄金失窃案,随即将嫌疑人黄素珍抓到了警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开始黄素珍还试图掩盖真相,但面对警官严谨的审问,她的证词变得漏洞百出。

终于,顶不住压力的她向警方交代了这个被掩藏了19年的真相。

黄素珍年轻的时候曾是沈阳造币厂的职工,在电解车间工作的她负责分离金属元素,提纯黄金白银。

在人们普遍淳朴老实的年代,黄素珍算得上是心思活络之人。

她常常用自己所学的化学知识,趁着职务之便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她把车间里零碎的黄金都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并偷偷把它们换成钱,让自己一家在那个贫苦的年代过上了温饱无忧的日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黄素珍的丈夫名叫关庆昌,解放后被分配到厂里工作。

他表面做出一幅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模样。

私下里又用自己强大的社交能力拓展人脉关系,仅仅过了几年,他就一路升成了生产管理科的副科长。

在尝到妻子偷拿碎金带来的甜头后,关庆昌一直撺掇妻子观察藏金仓库的情况。

等到适时的时候好干一票大的,那样全家人的荣华富贵就都有了保障。

因此,当他知道造币厂里的黄金管控得如此松散时,他便对国家财产动了心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1年3月18日正是周六,当时的单位都只在周天休息,但周六的下午大家就已经处于相当放松的状态中了。

加上那天下着小雨,一些工作无法开展,工人们就都聚到一起,组织一些室内的棋牌活动消磨时光。

见此情形,关庆昌心想:“机会终于来了。”

他先是走到同事们身边佯装看大家下棋打牌,还适时和身边的人们说一说自己如果在桌上会怎么操作下一步。

接着,他悄悄退到厂里的浴室里,进入水池和其他正在泡澡的同事拉了两句家常。

等同事们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时,他便匆忙起身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的他戴上早就准备好的橡胶手套,拿上工厂里随处可见的羊角锤潜入了藏金的仓库中。

他站在箱子前面,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了。

他定了定神,挥手砸开了眼前的木箱,金灿灿的一片就展露在他的眼前。

来不及多想,他穿上雨衣,随手捡起两个金块,把它们藏在了宽大的雨衣下面,然后神态自若地走出了工厂大门。

回到家后,他赶紧用雨衣包裹着黄金,把它们藏在了床下。

为了制造更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他换了身衣服,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厂里举办的周末工人舞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舞台上,关庆昌卖力地表现着,上蹿下跳,大呼小叫的他吸引了所有工友的目光。

直到九点半舞会结束,关庆昌才回到家里。

轻松下来的他被犯罪后的恐惧笼罩,他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思索着有没有哪里不妥。

突然,他想到自己的棉鞋肯定在布满灰尘的地板上留下了痕迹。

于是他让妻子乘着夜深人静,烧毁了那双棉鞋。

至于羊角锤,他作案时并没有在上面留下指纹,厂里又随处都可以找到,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他把黄金锯成小方块,垫在了靠墙的床下,根本没有人会发现这个隐秘的角落。

至此,关庆昌完成了一场完美的犯罪:在工友们心中他一下午都在和大家一起下棋、打牌、洗澡。

在下班后又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工人舞会上和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因此他根本没有作案时间。

最重要的是,在洗脱嫌疑后,位高权重的关庆昌还成为了案件侦查小组的一员!

就这样,关庆昌成功逃脱了法网整整19年。

但就和《罪与罚》中的情节一样,图一时畅快犯下大错就算不被法律制裁也会被自己制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19年来,关庆昌都没有用这些黄金买过一件自己喜欢的东西。

因为厂里的黄金打了特定的钢印,纯度又非常高,一出手很快就会被人怀疑。

而且,因为当时案件引起的波动太大,关庆昌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生怕自己被揪出来后死无葬身之地。

偶然一次机会,关庆昌的父亲得知了此事,一生正直的老人被气得卧床不起,没多久就丢了性命。

受此打击,加上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关庆昌变得疑神疑鬼。

他担心自己的儿子年纪小不懂事,在外面说话口无遮拦,便直接不许儿子和小伙伴们玩耍,导致其儿子从小性格孤僻怪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基于此,关庆昌的妻子也总是和他争执,认为他的私心害得全家不得安宁。

夫妻二人的感情越来越淡,矛盾越积越多。

可以说,这800两黄金不仅没有改善关家人的生活,反而使得全家都遭受了厄运。

时间来到了八十年代,国家提升了黄金的价格,买卖黄金的方式变得更多元,黄金市场的管控也变得更宽松了。

这时已经年过半百的关庆昌夫妇看到依然藏在床脚的800两黄金,想到自己和家人的一生都葬送于此,心有不甘。

二人觉得时过经年,当年的悬案肯定早就被大家忘得一干二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切下了三斤黄金,准备先去试试水,没成想到,这一试,就试出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隐匿19年,挣扎19年,关庆昌黄素珍夫妇最终难逃法律的制裁,被判处了无期徒刑,往后余生都将在大牢里度过。

后记

人活于世,求的就是一个问心无愧。

若是昧着良心做了坏事,内心一定会备受煎熬,从此以后再无安心快乐可言;

更不用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游走于法律之外的犯罪分子都终会受到相应的制裁。

因此,我们要争做知法、守法、懂法的好公民,为法治社会的建设出一份力。

-完-

作者 | 钟漫琪

编辑 | 阿琰

编辑 | 不误小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