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杏花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

王平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王平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

回了家,找了好几圈,都没见着锄头,只能先借一把。

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他现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

说起他老婆香兰,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皮肤那个白嫩,身材丰满,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而且相貌妩媚,总感觉在勾引男人。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在家带孩子。

王平长得倒是挺清秀的,有点书卷气。

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真叫人想咬几口。

王平总是偷偷的看着,他其实老想找个女人,只可惜家里穷,加上身子没那么壮,干活不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香兰姐,香兰姐,在屋么?”王平在门口叫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就走了进去。

院子挺大的,王平一直朝里走去。

香兰姐正抱着小孩,打着盹,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那翘翘的弧度,又大又软,孩子一口咬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王平,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

王平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心慌意乱的。

之前都是偷偷看,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

“王平,你在这里做什么?”香兰醒来,就见隔壁的王平呆了一样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明白了。

“香,香兰姐...”王平结结巴巴,脸通红,居然被抓了个现行!

香兰瞄了一眼他裤裆,也扯了扯自己衣服:“娃吃奶,我犯困,打了会儿盹,瞧你盯的模样,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

这绝对是挑逗!

“不是的,香兰姐,我,我是来借锄头的。”王平尴尬道。

“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王平转身就跑,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香兰笑起来,但随后叹了声,自己的苦,又有谁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自己一个女人家,夜里的空虚寂寞,没有人知道。

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用手。

王平扛着锄头,这个香兰,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压在他身上,半响都没起来。

来到自家的地,看着愈加阴沉的天,王平挖起来,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

挖了会儿,碰见了个硬东西,几锄头下去,还是没反应,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大石头很多,他抠干劲了周边,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东西,又使了点劲儿,才一把抓住了。

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壶,黄铜有些变色,但那龙纹雕刻栩栩如生。

“这肯定能换不少钱”王平自言自语,这些玩意可以当作古董卖,搞不好还能有个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过点了。

一晃,这里面还有哗哗水声,这可奇怪了,盖子上还封着一层黑黑的东西。

第2章

王平使出吃奶得劲儿才拔开了这壶塞。

“嘭”的一声,然后就酒香四溢,这平常不喝酒的王平都感觉喉咙一动,有点馋了。

按理说,这酒是放不坏的,而且不会变质,也没谁会藏毒酒在这里,这口正好渴了,他就试探的一仰脖子,小来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样,味道极好。

然后咕噜咕噜的,喝完了,把这壶一藏,继续干活儿。

挖着挖着,这身上就有点儿发热了,开始以为是正常反应,但越来越热,皮肤也偏红了,更奇特的是,连自己的下面都把裤子顶得老高了!

随后脑袋一热,整个人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王平感觉到自己摆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了几句什么死了之类的话,就没什么动静了。

香兰有些可怜的看着王平,刚刚洗菜的时候,就见有人抬着王平回来了,说是倒在干活儿的地里,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点心跳,基本上已经死了,所以连村里的诊所都不用去了。

这王平没个三亲六故的,挺可怜的娃,曾经也帮过香兰不少忙,愣头愣脑的,怪有意思,好几次她都故意逗他。

这一死,就跟死了条狗没区别,顶多村里的人会唠叨几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还是叫两个人,帮他埋了,坟头烧点纸,这辈子就没了”香兰自言自语,眼睛却看这个地方。

“死了都还不安宁”她走了过去,王平的那玩意还硬着,一点都没软下去的迹象。

“哎,估计这玩意他生前都没开过荤,早知道他这么命薄,也不介意让他尝尝女人的滋味。”

“水,水...”王平忽然开口了,吓了香兰一跳,随后反应过来,他还活着!

“等会儿!”香兰拿着一大碗水急冲冲的过来了,发现王平已经睁开了眼睛。

“香兰姐...”他虚弱的喊了声,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直接呛了几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香兰问道,脸有点红,刚刚自己自言自语那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刚刚干活的时候,挖到了壶酒,我口渴就喝了,结果这样了。”王平喝了水,感觉恢复了不少,坐起来了,身上全粘着泥巴,不过腿还暂时有些难用力。

“挖到的东西你也敢喝!”香兰又瞅了眼他的裤裆,心猿意马起来。

“我帮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会儿。”香兰说道。

然后香兰忙活起来,拿了大盆,提了水,扶着王平下了桌,然后把门关起来。

“把衣服脱了,别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没见过?”香兰见王平扭扭捏捏,开口说道。

要是以前,王平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现在感觉胆子大了些,直接脱掉了上衣跟长裤,留着根裤衩。

“你这裤衩也得除了...”香兰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抖,好久不见这东西了,心慌。

王平犹豫了一下,女人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干脆一咬牙,脱了个干净。

“还挺男人的。”香兰故作镇静,脚根都有些软了,拿着毛巾,粘着水。

那凶神恶煞的东西,比自己老公的足足大一号!

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

平常还真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本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