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向日葵,之所以给我自己取这样的名字,是因为我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也能向阳生长,我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在老师同学眼里一直是乖乖巧巧的女孩子,但是我的众多老师都觉得我性格内向,我想,大概是因为生长环境吧,我们家以前条件不好,生活并不富裕,从小我妈妈经常在我面前叹气诉苦,我爸爸脾气很不好,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就学会了察言观色,每次说错话都会很害怕,很紧张很小心翼翼,小时候犯错第一时间就是想着怎么撒谎。

读小学时,有一天放学我误以为我自己放学回家晚了,不敢回家,在柴房里砍伤了自己的膝盖假装在放学路上摔了一跤,想借此免除一顿骂,事实上我当时并没有晚回家,因为实在害怕被骂被打,所以小时候没少撒谎。我的爷爷很早就过世了,而我的奶奶深受封建思想的影响,她重男轻女,恰恰我们家又是我和我姐两个女儿,所以从小到大,我们没少涉及家庭纠纷,每次大人吵架我们小孩子也很手足无措。

这样的成长环境让我养成了胆小内向忧郁的性子,所以在我六岁时,我遭到了校园暴力,当时刚读一年级,有一天早上我去学校的时候,我的同班男同学在楼梯间,我走过去,他突然就骂我,骂的不堪入耳,那些话是我至今都无法说出口的话语,我害怕,不敢还嘴,后来他每天早上都会把我堵在楼梯口骂我,等他骂完了我才敢回教室,再后来开始变本加厉,他开始喊其他人一起辱骂我,我并没有招惹他,可能就是因为觉得我看起来好欺负吧,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回家哭着告诉我妈妈,说我不想读书了,可是我还是依稀记得,在我还没有步入学堂时,我每天早上都起的很早,我看着其他哥哥姐姐们去上学,我真的很向往很向往,有好几次我都跟着去上学的哥哥姐姐走了半路,最后还是被追回来了,可是我后来在学校真的很不开心很不开心,我妈妈每次都说让我坚持一下,但是从没问过我原因,我也不敢说,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帮我,就算我说出来,我爸也只会骂我自己不争气是我自己没用,有好几次我也试图告诉我爸妈我在学校的事情,可是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也就放弃了说出来,后来的成长也印证了我当时的选择是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一次,有个姐姐突然说我把一个更小的小女孩推倒了还摔伤了头,我说我没有,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我姐听到了立马就告诉我爸妈,我爸妈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骂的狗血淋头,我说我不认识那个人,我爸妈我姐说那别人为什么说是你,后来第二天那个姐姐说她听错了,不是我,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给我道歉,这样的事情很多,多的怎么数都数不清,所以我从小就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我受到了校园暴力我连话都不敢说,只能假装什么都不在意,因为我不想再经受二次伤害和打击。

后来在一次数学课上,那个校园暴力我的同学因为作业写不好被老师骂了,老师说只有我的还算样子,他坐在我旁边,哭着说,让我教一下他,我还是教了,当时他问我的时候我也并没有觉得说他骂过我,我就不帮忙,后来偶尔也会被他们嘲笑,但是比刚开始好多了,再后来我转学了,刚开始还不错,直到我的同桌换成了一个关系户,他经常有意无意打压我,在背后说我坏话,我和同学谈话间偶尔笑一下,他会用很下流的形容来形容我的笑声,动不动就扯我的头发,当然,他也不止对我一个人这样,还有一部分在班级里并不活跃的也是他的目标,但最容易遭殃的还是和他靠的近的人有一次我在教室桌子中间的走廊上不小心轻轻撞到了他,真的很轻很轻,他突然打了我一巴掌,当时我真的真的好委屈好委屈,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个小学。

后来读初一了,刚开始还不错,初一下册的时候我身边的朋友造谣我,她和别人随意说我是我们班班草喜欢的人,说什么我是班草的夫人等等一系列谣言,但是我和班草只是座位比较近,连话都很少说,他们那时候很喜欢乱说,一开始我不在意,后来班草的好朋友说他发了一条关于我的说说,说班草喜欢我,我觉得是开玩笑的,就没在意,结果因为班草有很多人喜欢,她们其中一个人曾经多次被班草拒绝过表白,因为听到班草好朋友说班草其实喜欢我就一直造谣我,到处说我坏话,经常和班草去说关于我的一些莫须有的谣言,拉帮结派,说要打我,还网络暴力,连我的好朋友都因为和我玩被她们骂了,那段时间我又开始消沉了,那个一开始造谣我的人,原来因为小时候经常偷钱偷东西还栽赃给别人,所以没有人愿意和她玩,她就每次都一直跟着我,我的朋友们很不想和她玩,但是我又不会拒绝,也说不出太重的话,但是她好像不恨别人就恨我,后来还没少撒谎诬陷我,她和那些骂我的帮派说我喜欢我们班班草,但是因为班草喜欢那个校园暴力我和我朋友的帮派头所以我经常对她发火,但是因为我还是有证人,所以她还是被揭穿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突然有一天,因为学校和家里的双重压力下,我实在绷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哭,旁边同学看见班草路过,喊了一下他,他只是很不耐烦的撇了我一眼,我很迷茫也很难过,我不知道到底是哪里错了,我平时也没有和男孩子有过多的接触,因为这件事,我后来一直被她们的帮派扣帽子,说我装,心机重,我没有帮她们的忙,她们说我就故意仗着自己是班干部得老师关注就摆脸色给她们看,明里暗里没少排挤我,索性老师并没有为难我,也还有几个同学陪着我。

后来我转学了,我天真的以为我能开始新的生活,然而现实还是很骨感,作为转校生,我成了校园暴力的首要目标,在开学第一天,我的同桌是个很让人讨厌的男孩子,他第一天就给我取了很下流带有很大侮辱性的外号,我记得有一天我扫完地以后再去吃饭,然后没有饭了,我泡了泡面,刚要吃的时候他把粉笔扔在我的碗里,我让他赔我一份新的,他特别无所谓笑的很开心的说我自己都没吃的我还给你买,你想多了,我真的很讨厌很讨厌,因为自己没有吃的,就要毁了我的吃的,有一次,我去打水,我刚走到饮水机旁,他突然冲过来把我撞开,特别大声的说了声滚,当时班上同学都在,我真的很委屈很委屈,明明我没有招惹别人。

后来有一次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一,那是我在新学校的第一次考试,有老师在教师办公室说那个新来的同学是个好苗子,被其他同学听到了,他们开始有意无意的孤立我,有时甚至会在全班同学面前骂我,实在忍不住了我也会辩解几句,我也想过告诉老师,可是那些骂我的人也是老师平时很喜欢的同学,我一个新来的,老师凭什么无条件相信我而不是她最喜欢最看重的同学,最多就是安慰一下,说都是同学之间,别计较。可我还是很压抑很压抑,下雨天的时候,我在扫地,同班的同学突然冲过来把下水沟里的脏水泼在我身上,我想哭,但我哭不出来了,我好像麻木了,和从前一样,没有人能帮我,也没有人会帮我,在学校难过,在家也不好过,我姐姐每次什么事情都不干,都让我去,还百般挑刺,每次说她在路边看到了什么东西,让我去买,我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她就对我破口大骂,说我是废物骂我没用,说没有就不知道买点别的,如果我买一个相似的她又会说我是废物垃圾,没有不知道别买,还浪费钱。

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平时我姐喝口水都是让我送到她面前的,只要我拒绝,她就会破口大骂,说我花着家里的钱就应该做力所能及的事,可是家里的家务本来就是我做的,我姐从来都十指不沾阳春水,她比我大了好几岁,小时候就是我做家务,我问我爸妈,为什么不是我姐,我爸妈说我姐不愿意做家务,所以从小到大家务活脏活累活都是我干,还时常被骂被挑剔,小时候我在家砍柴,我姐在外面玩,我不小心砍伤了手指,我也没有哭,自己拿一点纸敷一下,我姐和她的小伙伴来家里玩,她的伙伴发现了我说我手指的肉都只粘着一点点了,伤口都肿成青紫色了,我觉得没事,因为平时的事情比这难过多了,我爸爸一直什么都知道他也没说过一句话,可能是因为我是女孩子吧,我小的时候听说我还没出生前所有人都以为我是男孩,结果还是女孩,本来是打算扔掉或者送人的,不知道怎么了后来还是没扔,也可能因为我还在读书,花着家里的钱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一次我姐买了一块榴莲,她吃了一些吃不完了再让我吃,我说我从来不吃榴莲,我也不吃你吃剩的,她突然打了我一耳光,后来她还和我爸告状,说我装模作样矫情,我爸也一同说,我就是矫情,每次她去医院都逼着我和她一起去,每次大夏天我顶着烈日大太阳跑上跑下给她买水,我自己一口水都没喝,她还各种挑剔,唯独陪我去过一次医院她还站在医院的走廊上骂我是害人精,我也只是生病了去一次医院,我又做错了什么呢,她生病了,让我熬药,药是我熬的,我给她盛好了放在桌上,她说药太烫了,说我耽误她睡觉了,她恶狠狠的说信不信我把这碗药泼在你身上,滚烫滚烫的药,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要怎么样,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多的我一个星期不吃饭不睡觉也说不完,我姐打我我还不能还手,我一还手她就会和我爸妈告状,我爸就会直接打我,我妈也只会不断指责我不懂事,我不知道我还要怎么办。

有一次我忘了拿钥匙,我敲门,我爸直接在家里对着吼,骂我要死了,那时候下了晚自习回来都快十点了,外面很黑很黑我也很怕很怕,后来我爸让我姐给我开门,我姐很不情愿的给我开门,开门的时候还摆出了很难看很难看看我像杀人凶手一样的脸色,明明她每次没带钥匙,我都给她开了门,这次我忘了,我怎么就十恶不赦了,每次她只要想不拿钥匙就不拿钥匙,心情不好也可以骂我出气,想怎么骂就怎么骂,可是我不能,我每天都会小心翼翼的把钥匙放在口袋里,我一定不能忘记拿钥匙,因为没有钥匙我就没有家,停电的时候也永远让我一个人出去打电闸,即使我真的很怕很怕,也没有人会心疼我,在这个家,谁不高兴都可以骂我几句,我活的连一条狗都不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中的时候,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走的很慢很慢,因为我真的很不想回家,我每天晚上都半夜才睡着,早上很早就睁开眼睛了,我吃饭也没有一点胃口,我也不想和别人说话,我很怕别人会看见我,我很怕别人会和我说话,后来我经常肚子疼,一吃饭就疼,我每天都忍着,每次都告诉我自己,没关系忍一忍就过去了,我也不敢说要去看医生,因为医院不一定能去,但一定会被骂矫情,害人精,赔钱货,我浑浑噩噩熬了很久,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梦见别人追着我,我拼命的跑,梦见无数个危险的场景,到后来我都害怕睡觉了,因为我一睡觉就会做噩梦,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一身冷汗,在学校我也干什么都没力气,整个人都晕晕的,看书也看不进去,一走进教室我就很焦虑。

终于熬到了快毕业,高考前一天看考场,我在等公交的时候,一个老爷爷突然问我几点了,我告诉他,他突然就问我手冷不冷,把手搭在我手腕上,我立马甩开了,那个人也跑了,当天因为胃溃疡我还要去买药,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我真的很委屈很委屈,初中的时候下了晚自习遇见变态,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家,我还怕我是年轻人不小心撞到他,所以我还往路边挤了挤,但是我还是被撞了一下,他撞我的时候手还划过了我的大腿,我以为是我撞的他,结果我旁边的同学说那是一个老变态,经常在路边撞年轻的女学生,我回家和我爸妈我姐说,他们说只是被撞一下,骂我是神经病说我矫情,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有精神洁癖,我很讨厌也很害怕别人靠近我,别人不小心碰到我一下,我要洗很多遍手,我吃饭吃水果都要洗很多很多遍,我也一直都不想让别人碰我。到了学校的时候老师问我有没有好些了,我真的很想说,老师,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说,我真的好压抑好压抑,可是我还是忍住了,我转过头偷偷擦干了眼泪,祈祷没有人会看见我的样子,我装作没有任何烦恼的样子准备高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考成绩出来后,我很难过也觉得事实如此,我高考失利了,父母知道了以后,用尽了从小到大骂的话,我爸扯着我的头发把我拽到墙角撞墙,一直踹我,骂我是婊子,说我是废物我是垃圾中的垃圾,让我立马去死,我妈一直哭诉,说我怎么那么不争气,说他们这些年有多么多么辛苦,我姐和我爸说我这种丢人现眼的婊子就应该去死,我爸打完第一顿,跪在我面前,说他求我去死,他们说我这样的废物已经没用了,不如现在就死了一了百了,他们反反复复又骂又打了我十几遍,我姐和我爸妈说养我这么大我这样丢人现眼,就应该把我的肾卖了把钱还给他们,还有各种语言暴力和恐吓,动不动就说要拿刀砍下我的脑袋,我哭到吐了我爸也只会说要一巴掌扇死我,说早知道我这么不争气,在我刚出生的时候就应该一脚踩死,他们说我被校园暴力都是我自己活该,是我矫情,我庆幸在我经受校园暴力的时候没有告诉他们,不然我只会更绝望,从一年级到初三,九年的校园暴力,我好不容易才撑过来了,直到高中碰到了一个好老师,老师说他坚决打击校园暴力,所以没有人敢欺负别人,这样我才勉勉强强度过了高中三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年的时间和我说过话的男同学不超过十个,我已经很避嫌很小心翼翼了,可是我们家人还是不分青红皂白没有任何证据的说我娼,说我这样的一出门就跟着别人当婊子去了,我这样的废物就不应该出生,我也不想啊,如果时光能穿梭那我一定会亲手杀了刚出生的自己,这样活着实在是太绝望了,每次回想起我自己被打的浑身发抖害怕的连筷子都拿不稳,我就好压抑好压抑,因为他们觉得我不听他们的掌控,就说我有精神分裂,说要把我送去精神病医院,我本来想借机去看看心理医生的,可是我父母全程跟着我,我去和医生交流,他们直接跟着,医生问我话的时候,他们都坐在旁边,门也没有关好,我真的很压抑很压抑,在医院他们全程和医生说我有病,说我有精神分裂,我只好和医生真假混说,最后确诊了有问题,因为我知道医生知道的不是我的真实情况,所以我和医生沟通说我自己出去换一个环境生活,先调节一下状态,抗抑郁的药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医生同意了,可是我父母一直和医生说我有精神分裂,说我总想着跑出去,说我有臆想症,让医生开药,让我吃药,我很无助,也没办法,他们不会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们也永远都不会反省自己我习惯了,也麻木了,这些年怎么过来的,我想都不敢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也想过报警,可是我怕他们和警察叔叔说我有精神分裂,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臆想出来的,我怕警察叔叔也不相信我,我就像黑暗里一根燃烧着微弱火光的蜡烛,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我无数次想过自杀,可是我不敢,哪怕去死,我也不想让任何人靠近我,我不敢死,因为我怕我死了以后就再也保护不了我自己了,其实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算计谁,我只是想好好的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活着,我也希望我能找到自己生命中的那束光,我也想活在阳光下,活泼开朗,自信阳光,我也想成为一个阳光明媚的女孩子,我也想在阳光下健康成长,我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一定要活出自己的样子,再坚持坚持,天很快就亮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