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正在上班,突然接到物业电话,并说父母与人在吵架,我震惊了

我今年33岁,在浙江有一辆车和一栋房子,我有60万的存款,我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在邻居们眼中,我算是一个体面的家庭,但我父母却在我背后偷偷捡垃圾,这让我很惊讶。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家的条件不好,我一年不能吃肉几次。长大后,我非常喜欢吃肉。基本上,我的冰箱里的肉一年四季都不会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5年,我在浙江买了一套房子,第二年就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了。说实话,我接父母来浙江的本意是过来享福的,但是我却不知道父母眼里的享福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觉得,有吃有喝不干活,对于父母来说就是享福,事实证明我错了。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了物业人员的电话,物业人员让我赶紧回家,说我父母和别的老人正在吵架。

来不及打电话给父母,我连忙开车就往家里赶去,来到小区后,在垃圾桶附近围满了人。我听到一个哭声:“你们这是欺负外地人,我捡点废品怎么了?”从声音上来判断,我知道那是我母亲妈在哭。车子停稳后,我连忙来到人群边上,看到我母亲正坐在地上哭着,身边还放着一叠纸箱子。而我父亲正在和一个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解释:“我们刚来这边,不知道小区里有这样的规定,我们以后都不捡你的废品了。”

“谁知道你们捡了几天了?我说最近的废品怎么变少了,原来都被你们捡去了。这件事没完,赶紧把你们儿子喊来,我要和你们儿子理论理论。”那个环卫工模样的大妈很强势地说道。“我儿子在上班,就不用联系他了。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把今天捡的废品全部给你,以后我们也不在小区捡废品了,这事就这样算了吧?”我父亲有些卑微地说道。

从那个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的口音来看,她应该是本地人,我也不想得罪她,但是看到我母亲坐在地上哭着,又看到我父亲一米八几的大高个,竟然在向一个环卫工人模样的本地大妈道歉,我有些怒了。我扒拉开人群挤进去,问道:“怎么回事?”我母亲看我过来了,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掉眼泪。我父亲说:“你咋过来了?”

“没什么事,我和你妈闲着没事,就在小区转悠捡了一些废品卖钱,但是没想到的是,小区里的废品被别人承包了,不让我们捡。我都同意把废品还给她了,也承诺以后都不在小区捡废品了,人家还是不愿意,非要把你喊来。”我父亲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说道。我把我母亲从地上扶起来,然后安慰道:“妈,没事没事,你先回家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我父母怕我和本地人起冲突,没有选择回家,而是站在我身边陪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我们小区是拆迁安置房,所以小区里的居民基本上都是本地人,而且她们还都是一个村里的,我虽然确实不想惹事,但是也不能任由她们本地人欺负我父母。“你是他们的儿子吗?”那个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问我。没等我回答,那个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继续说道:“告诉你爹娘,以后不能再捡我的废品了,整个小区都没有人捡我的废品,就你爹娘干出这事。这里可不是你们农村老家。”

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说话很难听,我本来打算给她道个歉,这事就算了,没想到她会如此咄咄逼人。“我父母是从农村过来的,怎么了?吃你家米饭了?我十年前来到这个城市时,你们这里还没有拆迁,你们连块种庄稼的地方都没有,天天靠打零工养活自己。现在拆迁了,你们有钱了,就觉得自己是城里人了?”我怼了她一顿。“你这小伙子,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难听吗?我觉得你有些看不起我农村过来的父母,其实你们城里人也没有好贵到哪里去。如果不是我们千千万万个农村过来的父母给你们建房子,说不定你现在还住在漏雨的破屋里呢!”我又怼了她一顿。“我说不过你,反正你记好了,以后都别让你农村过来的爹娘捡我的废品。不然……”没等这个环卫工人模样的大妈说完,我又忍不住怼了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不要开口闭口就是农村两个字,看你那被晒得黝黑的皮肤,其实拆迁之前,你过得可能还不如我父母呢!就算现在拆迁了,你不是一样在打扫小区里的卫生?你的钱呢?被子女拿走了吧?”“我父母和你不一样,他们虽然是农村过来的,但是他们是来享福的,只不过是闲着没事下楼捡废品,打发时间而已。”

“看你年龄大了,我也不想和你吵架,有本事把你子女喊来,让我们年轻人谈谈这件事?我也是小区的业主,我怎么不知道小区里的废品被你承包了这件事?”我说道。这个环卫工模样的大妈估计没有遇见过我这样能说会道的人,被我几段话呛得说不出话了,然后撂下一句狠话,灰溜溜地走开了。

这时人群里有人给我鼓掌,他们说:“年轻人,说得好。”我知道那几个给我鼓掌的人,也都是来城里享福的农村父母。我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给鼓掌的那几个叔叔伯伯们,每人递上一根香烟,然后领着父母回家了。回家后,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安慰父母,没想到我母亲先说话了,我母亲说:“我们让你丢人了。”刚说完这一句话,我母亲就又哭了。

我父亲还说:我们再也不会捡垃圾了。爸妈,我不认为你们为捡垃圾感到羞耻。我只是爱你们,我带你进城只是为了好玩。如果你真的很无聊,就继续捡垃圾。改天我会给你买一辆三轮车,让你更容易捡垃圾,在附近走走逛逛。“第二天,我把三轮车推到了社区。我的父母很高兴看到它。他们说:“我终于可以做点什么了。”如果我继续这样闲着,我可能会出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