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带儿子去钓鱼,没想到儿子被淹死,事后丈夫竟频繁去女邻居

我和丈夫结婚十年了,儿子八岁了。我在一家服装店工作,一个月只有两到三天假。我丈夫在一家私人公司工作,他有一个周末,周末他通常带儿子去别的地方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又是周末,儿子也放了暑假。丈夫便带着他去水库钓鱼。我再三叮嘱他,让他照顾好儿子。他也再三保证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这可是我亲儿子。”中午,吃过饭后,我准备趴在桌上小休一下。迷迷糊糊中,听到我的手机响了。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一下就惊醒了。我连忙抓起手机,是丈夫打来的电话。我刚一接通电话,就听到那边传来丈夫惊慌失措的声音。

“你快点来医院,儿子出事了。”没等我说话,那边就挂断了电话。我一下就慌了神,抓起手机就冲了出去。等我连滚带爬地赶到医院时,儿子已经不行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晕过去了。等我悠悠醒转过来,我已经躺在病床上,手上正打着点滴。我正狐疑怎么打上点滴了?昏倒前的那一幕,忽然涌入脑海。

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儿子真的不在了,他永远离开了我。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啊,啊,啊”,我犹如受伤的巨兽,低声嘶吼着。“卢光旭,你在哪?你还我的儿子,还我的儿子。”我情绪激动地撕扯着手上的点滴。

听到我的哭喊声,丈夫赶紧小跑过来,压着我的手,不让我乱动。他一边抱着我不让我动弹,一边哭着对我说:“媳妇,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儿子,你打我骂我吧,你不要伤害你自己”。我双手颓然垂下,像个破布娃娃一样,任他抱着,脸上泪如雨下,心里心如刀割。

儿子去世了

良久良久,我啜泣着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痛苦地说道:“是我没有照顾好他,都是我的错”。

“我今天带他去水库钓鱼,11点多钟的时候太热了,他说想游泳,我就给了他一个救生圈,让他在岸边玩会水。”“没想到,没想到他会游到中间去,等我发现时,已经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对着丈夫又捶又打,哭着让他还我儿子,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我再次晕倒过去。自从儿子去世后,我茶饭不思,天天以泪洗面,沉浸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中。因为我无故旷工,我被服装店开除了。儿子去世一个多月后,对面邻居胡文静提着水果来看我。

胡文静是我们的邻居,住我家楼下。她是单亲妈妈,也有一个儿子,比我儿子小2岁。因为住得近,两个孩子经常一起玩,平时两家走得比较近。胡文静局促地搓着手说:“可可,你要节哀,保重好身体”。顿了顿,她接着说道。

“我知道是因为我们家墨墨,才让童童没命的。我想补偿你,你看赔多少钱比较好,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轰”的一声,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浑身忍不住地发抖。我揪住她的衣服,厉声问她:“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蹊跷

看着我一脸如雷轰顶的表情,胡文静这才意识到,我并不知情。“没,没什么,我先走了。”说完她慌乱地站起来,夺路而逃。我拍打着她家的房门,尖声嘶喊着:“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无论我怎么拍打她的房门,她都不开门。我给丈夫打电话,让丈夫赶紧回家。丈夫一回来,我冲上去对他又踢又打:“你给我说清楚,儿子到底是怎么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还想继续骗我,我厉声打断他:“今天胡文静已经来家里了,她说你是因为救了他儿子,我儿子才会死的。”见事情已经败露,他只好说道:

“那天我去钓鱼墨墨也要跟着去,我就带他们两人一起去了”。“后来,他们说太热了,想要游泳。我就给了他们两个游泳圈,让他们在附近游泳。没想到,两个人都掉下去了。”“我赶紧跳下去救人,情急之下,我把最近的那个抱了上来,抱上来后才发现不是儿子。”“我又跳进水中去救儿子,等我把他抱上来时,已经晚了。”丈夫痛苦地说道。

“啪”的一声,我给丈夫甩了一巴掌。

怀疑

“你还是不是人,你居然不救自己的孩子,而是先救别人的孩子。童童不是你的儿子吗?是你害死了孩子,你才是凶手,害死你儿子的凶手。”我痛苦地捶着他的胸。自从知道真相后,我对胡文静恨之入骨,和她不再来往。

那天,我去楼下丢垃圾,看到丈夫进了胡文静家。以前,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两,以为只是正常的邻里关系。自从儿子去世后,以前的点点滴滴浮现在我眼前。他们两人不干净,我开始留意起这两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把丈夫的手机翻了个遍,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那天,我下楼去市场买菜,迎面刚好碰上胡文静带着儿子买菜回家。墨墨开心地和我打招呼:“可可阿姨,你要出去吗?”。那一瞬间,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我突然发现,墨墨和卢光旭长得有点像。我冷着脸没有理他,径自走了。

真相

我不想再查下去了,我想马上知道真相。一场大雨过后,我去幼儿园提前把墨墨接了出来。带着他去了那个水库。我给卢光旭和胡文静都发了信息,让他们来水库找我。

当他们赶到时,胡文静一脸惊慌失措。她惊恐地说:“可可,求求你放了墨墨,他还小,他什么都不懂”。“凭什么你的儿子还活着,我的儿子却死了。墨墨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吧,告诉我实情,不然的话。”我看了一眼水库湍急的水流。“不要。”胡文静吓得尖叫起来。

“媳妇,你别做傻事,我告诉你实话。墨墨不是我的儿子,是我哥哥的儿子。”“我哥结婚后遇到了胡文静,有了墨墨,他不想被嫂子知道,所以让我照顾她们母子。”

“你还想骗我?我都看到你偷偷去找她了。”我尖声打断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媳妇,你别激动,我说的是真的。我去找她,是为了赔偿的事情,因为赔偿没有谈拢。”“出事那天,胡文静也在。儿子是离我最近的,我本来是要先救他的。是她求我,让我先救墨墨。她说她会给我钱,想到儿子会游泳,我就先救了墨墨。”“我没想到儿子会出事,所以我才找她谈赔偿的事。如果你不信,我把我和我哥哥的聊天记录发给你,你千万不要冲动。”

看完聊天记录后,我放开了墨墨,他是无辜的。

我向卢光旭说了离婚,当我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我突然认出了我面前的那个人。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人太可怕了,我再也不能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