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几天了,我都为小姑子郑珂的事犯愁。五一是她的婚礼,可我妈却在4月20号住院,她洗澡时,不慎滑倒,肋骨断了。都说伤筋动骨得百天。可是,就算一个月能好,我也等不及呀。

我是独生女,我妈住院,连个给我搭手的都没有。堂姐,表妹都各有各的家庭,况且她们家的孩子都小,我也不好意思叨扰人家。为这事,我嘴角都上火起泡。

思来想去,身边关系最好又没家庭负担的,也只有我的闺蜜了。可是,又感觉张不了口。因为疫情时她被困在我家一个月,我妈那是上等亲戚般款待。如果说让人家过来帮我妈端屎擦尿,那不是明摆着让人家报恩吗。

我在床上烙了一夜的饼,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拨通了闺蜜的电话。她爽快地答应了,可是挂完电话半个小时,我脸上还火辣辣地烫。

我妈的事总算安排好了。

老公郑军窝在沙发上,打着游戏,轻描淡写地说:“婚礼你可以不去的,又不是你结婚。”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妹结婚我能不回去吗?再说,我费了这么大劲,才刚刚安排好,你竟然在这说风凉话。”

刚怼过郑军,就看到郑珂的信息,我心里咯噔一下,公公竟然也说不让我回去参加婚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2

难道是因为上个月,给郑珂买车的事?

郑珂学历一般,可她仗着有几分姿色,眼光高,挑来捡去。为给她介绍对象,我没少请亲戚同事吃饭。

扒拉了三四年,她总算和肖鹏看对了眼。肖鹏家条件很好,住的两层别墅,只是比郑珂大了六岁。

我和公公商量,肖鹏家条件好,咱也不能太寒酸。把郑珂的彩礼都用上,不行咱们再添点,给她陪嫁一套红木家具,放在那别墅里也气派。

我以为我想得很周到,做的也够情分。

“那还用说,彩礼谁家不是做陪嫁带回去的。”公公说着拍拍他屁股下的实木沙发。

实木沙发是有故事的,那是郑军前妻的嫁妆。据说,人家娘家彩礼加倒贴陪嫁了这套家具,这在前几年可是稀罕得很。不过,听说离婚时,她前妻是净身出户,别说嫁妆了,就连女儿的抚养权都没争。

公公这话,不会是嫌我没把彩礼陪嫁过来吧?我心里犯嘀咕。

“要不咱们给郑珂买辆车,那20万在银行存着也没几个利息。”不曾想郑军开口了。

郑珂和公公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我,我恨不得一脚踢了郑军,还不是让我骑虎难下么。

答应吧,我那20万是准备留给郑军女儿上私立高中的;不答应吧,这一下把郑珂和公公都得罪了。

03

四年了,一家人能建立现如今这么融洽的关系不容易。

我和郑军都是二婚,郑军的女儿和我儿子同岁,我是带着儿子嫁到郑家。

彩礼的事,我没有含糊,和头婚姑娘出嫁一样,要了20万。毕竟是二婚,和郑军没有感情基础,双方还都有孩子,我感觉把钱攥到自己手里,比抓着个男人都有安全感。

郑军妈是我们结婚前两年乳腺癌去世的,临终前她再三嘱咐郑军爸,尽快帮郑军再找个媳妇,不然等郑珂结婚时,连个送她上车的人都没有。

所以,我和郑军的婚事很顺利。彩礼,郑军家也没有讨价还价,婚礼,也算办得风光。

既然这家人这么对我,我也是和郑军奔着一辈子去的,所以,婚后,我主动担起了各种角色。

都说世上最难做的莫过后妈,我是亲身体验了一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4

我刚来这个家时,郑军女儿上五年级,她不但排斥我,还会挑事。

那次,公司有急事,老板让我给客户抓紧回个电话。正好手机没电了,我刚拿起充电器,郑军女儿就冲了过来。

她瞪着眼睛,狠狠地盯着我,说她也要充。我赶紧解释,说阿姨急用,就先借我充10格电,够打个电话就成。

她还是不依不饶,来我手里夺,不知是我抓得太紧,还是她用力太猛,她的手指被划破了。

正好郑军开门,她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指着我,说是我用充电器抽她了。本来这关系,我感觉用十张嘴巴来解释,都难说清楚。

毕竟她还是个孩子,为了做好后妈,最后,我还是咽下委屈,放下尊严,给她道歉,才平息了这场风波。

从此,不但我处处让着她,就连儿子,我也再三告诫,凡是她的东西一律不能碰。她想要的,再不舍得我也要给。

我儿子成绩好,稳稳的能考个四星级高中,而郑军女儿连三星高中也没盼头。

为了亲戚朋友不说闲话,也为了能一碗水端平,我情愿把我当年的彩礼钱拿出来,供她去读私立高中。

郑军明明知道这事,居然还提出让我把钱拿出给郑珂买车。

我只能当着大家的面,把我的打算说了出来。郑珂撸了撸头发说:“不就一辆车吗,稀罕你们送啊。我一句话的事,婆家敢不给我送来,我就把他们房顶掀了。”

“你说话别那么霸气,当心被你婆婆赶回来。”公公吹胡子瞪眼训郑珂一顿。

我没拿出钱,也没有看郑珂和公公不开心,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

帮郑珂订好了家具,我们就返回了城里。我数着天儿算她的婚期,没有婆婆,我这长嫂如母,这担子我得挑。

05

这车票我都订好了,公公为啥又不让我回去了呢?

我正想问问郑军是不是因为买车那事,公公的电话打了进来:“晓梅呢,你妈还在医院里,照顾好你妈比啥都重要。郑珂结婚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就别回来了。”

“就是,你回去,万一妈在医院出个什么事,到时不是让郑珂内疚一辈子。”郑军一骨碌从沙发上挑起来,附和着公公劝我不要回去。

我原本想和公公解释我已经找好人照顾我妈了,没等我开口,公公说家里来客人了,就把电话挂了。

既然一家人都为我考虑,郑珂结婚那天我就没回去。她和肖鹏回门那天,我和郑军带着两个孩子都回去了。

吃饭时,肖鹏搂着郑珂嬉皮笑脸地问我,三胎放开了,要不考虑再生一个,这样到时,也能顺便帮他们带一个。

没想到,公公强烈反对:“别瞎闹了,你嫂子再生都高龄产妇了,咱郑家宁愿不要孙子,也不让你嫂子去冒险。”

“我们已经一儿一女了,凑成一个好字,再生就多余了。”郑军说着夹了个鸡腿放我碗里。

其实,我也有这打算。我儿子毕竟不姓郑,我想为他们郑家再生个孩子,只是我还有顾虑。

公公一句话,感动得我眼泪直打转。顿时,感觉这些年为这个家的付出,在郑军女儿那受的委屈都值了。

晚上,我想着公公那暖心的话,那段不堪的回忆又电影般地闪现出来。

当年,生我儿子大出血,把我妈都吓晕了过去。没曾想,刚出满月,前夫和前婆婆就去弄各种偏方,让我尽快再怀一个。前公公是上门女婿,公婆也就生前夫这一个儿子,他们总说人单势薄会遭人欺负,一定得多生几个儿子来撑门面。

我害怕接着再生,万一把命搭上,我儿子岂不没了妈。因为我坚持不生,前夫和前婆婆越来越看我不顺眼。前婆婆三天两头指桑骂槐,前夫也跟着找茬,还扬言我不生,会有女人给他生。

实在过不下去鸡飞狗跳的日子,我们散伙了。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告诉过郑军和公公,我离婚的真正原因。他们还都这么为我着想,把我当亲人,我怎么能不感动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06

人心换人心,他们越对我好,我越是掏心掏肺地为这个家着想。

既然肖鹏都提到孩子的事,我估计他们也有这打算,毕竟肖鹏也老大不小了。我打电话给乡下的表姑,让她帮忙做些小棉衣,小包被。到时,等郑珂生时,我做为娘家人,这些是必须要带的。

大半年了,没等来郑珂怀孕的好消息,却得到一个坏消息。

公公语无伦次地打电话催我们回去,再三强调我一定得回去。原来肖鹏坚决要和郑珂离婚,郑珂寻死觅活的。

我和郑军连夜赶回了家。得知原因后,我也感觉错在郑珂。

郑珂本来就好吃懒做,又为了保养身材,不肯生孩子。这些,肖鹏都惯着她。可是,她居然没大没小的三番五次训斥肖鹏妈,肖鹏妈实在忍不住,说她两句。

她仗着肖鹏宠她,竟然把肖鹏妈打了,还把婆家的锅给砸了,逼着要肖鹏在她和他妈间二选一。

这事闹得左邻右舍的都看笑话,说他们肖家娶了个活阎王。

再爱,人也是有底线的,肖鹏提出了离婚。

07

郑珂躲在房间里哭哭啼啼,公公闷着头,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晚上,郑军招来家族人去前院商量郑珂的事。

我在后院厨房里炒菜,突然,灯泡不亮了,我跑到前院想找郑军过来换个灯泡。

“这事还得让晓梅带几个堂嫂多去闹几趟,撕破脸皮也得闹,不然真离婚了,郑珂不就变成二婚了吗?”刚走到门口,我就听到公公的声音。

即使公公不说,我也打算明天一早就去肖鹏家。不管多大的事,做为郑珂的嫂子,我都得罩着她。

屋里烟雾缭绕,我也看不清郑军在哪里坐着。

“你这么做不地道,晓梅去了不得让人家戳脊梁骨,自己闺女作成啥样你心里没数?再说,结婚时,你嫌弃人家晓梅是二婚,怕给郑珂带来霉运,不让晓梅参加婚礼。这丢人现眼的事,你想到人家了?

你们坚持不让晓梅再生,担心人家再生一个,长大了,她生的两个孩子一心,都和郑军女儿不亲,还有可能把你家财产都分了,这样就便宜了她带来的儿子。说实话,你们做的这些,我早就看不惯。

难怪郑军第一个媳妇留不住,你们再这样自私,晓梅也得跑。” 三堂叔的粗嗓门,砸得我心突突地疼。

三堂叔话音刚落,好多人都跟着起哄数落公公。

“我找你们来是商量郑珂的事,不是让你们来讨伐我的!”屋里桌子被拍的噼里啪啦。

我脑袋嗡嗡直响,只感觉脊背阵阵发凉,两腿发软。

我怎么也没想到,公公口口声声让我照顾我妈,不让我回来参加婚礼,原来是因为我是二婚。他哪里是为了我考虑,他一直都是在为他自己的女儿考虑。

不让我再生,根本不是担心我是高龄产妇,而是藏有私心。

我也没心思再炒菜了,去镇上超市买了几个凉菜凑合一下。

08

等家族人都散了,公公夹着烟,指手画脚,滔滔不绝地给我支招,让我带哪些人去 ,到了肖鹏家先礼后兵……

我实在听不进去了,扭头对郑军说,我明天一早就要回去,我妈打电话说她心脏不舒服。

“你妈那么大人了还能有多大点事,你不能拍拍屁股走人。”公公把烟头摔在地上,用那焦黄的手指着我。

“你还拿这里当家吗?家人有困难时,你就撂挑子。”郑军鼓着腮帮子朝我吼。

郑珂气冲冲地数落郑军:“还指望她,当时爸让你把那20万要过来给我买车,你还心存幻想。她咋可能把钱花你女儿身上,那钱一准是留给她带来的那拖油瓶的。”

我嘴唇直打颤,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胸口被一块巨石堵着,气都喘不过来。

狗急了乱咬,这句话真不假,他们一个个真实嘴脸就这样暴露在我面前。

此刻,我也不想再和他们吵,转身回了屋,悄悄给肖鹏发了消息。他和郑珂的事,我不会插手,如果他不想过,那就态度坚决点。

想想这些年,我傻瓜般地讨好他们,委屈着自己。我尽力做一个好儿媳,好嫂子,好妻子,好后妈,而独独没有做过自己。

我付出这么多,他们、包括郑军,竟然没有一个人把我、把我儿子当家人。

经历过这些,我终于看清了他们,既然真心换不来真心,我倒不如多爱自己几分。

晚上,我把听到的复述给郑军听,他说我肯定是听错了,还说我瞎想。

我说,到底事实还是我瞎想,你比谁都清楚。既然你们都这么防着我,日子也没法过,我心里也膈应,咱们早点离婚。

这时候郑军怕了,赶紧给我道歉,只是我心凉了。

最近我一直住在娘家,郑军每天给我发信息哄我回家,可是我还是想离婚。因为信任一旦瓦解,就很难建立起来了。

今天,请各位读者给我出出主意,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