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好,我是无相君。

时代真的变了。

炫富的主体已经从富二代完成了向官二代的转变。

过去两周,出现了一系列的二代们炫富秀权的行为,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二舅”。

这种对比让很多人感到不适,引发了大众内心的不满,这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们越来越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存空间正在被挤压。

就江西周劼而言,大伯、三伯都是江西高速集团的副总,老爸是江西省交通系统的干部,再加上他自己,一家人整整齐齐、盘根错节吸附在江西交通系统里面。

这种情况普遍吗?可以说非常普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多地方,很多领域,都是如此。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的不满和委屈。

也正是周劼们吸取了普通人的资源,普通人才感到无路可走,负重前行。

至少,这些显摆的孩子们还算是单纯的,能让我们看到危机感。

怕就怕这一系列曝光之后,他们就不曝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般情况下,对一个中国社会底层家庭来说,经过若干年努力,家族有一个人能吃上国粮就已经很不错了。

像是那位逆天改命的二舅,一整个家族,就算搬进县城,也没有几个族人能从体制中得到什么油水。

所以,普通人有情绪是必然的,因为社会的阶层固化正在加速形成,很多做题家就算是过关斩将考进体制,如果没有一定的背景,想在这样的生态中和周劼们竞争,也是难上加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尽管存在一些现实的不可抗力因素,但这并不意味着普通人看不到希望。

事实上,无论是周劼也好,还是自称爹地是“韩沐恩”的也好。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年轻。

有的是刚进入体制,有的是还没有进入。

比如周劼的集中炫耀时期,就是刚进入体制的初期,后来也就炫耀不动了。

为什么?

因为系统也有系统的弊端。

编制内的人也会面临各种各样的考核和向上的竞争压力。

而且很多时候,周公子在系统内也很难逾越自己的爹。

处级干部的儿子,哪怕凭关系大多也只能混到科级,而科级的儿子,大多只能混到股级。

为什么将军的儿子难当元帅?因为元帅也有儿子。

周公子有爹,别人也有爹,最后的胜出也是要厮杀一番的。

这种厮杀,就是凭真本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这对那些不想进入编制的人,有何启示呢?

周劼有句话已经给出了答案:

“高中同学不少去外省读了好大学的,都回家进了烟草、电网之类的,回家没有着落的,就在北上广深成都。”

没错,就是去大城市、去大地方、去未开发的,不怎么看人情关系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城市并非没有人情,也非绝对公平。

但大城市的好处就在于蛋糕大。

有不少新的行业,新的机会,周劼和他的爹还没反应过来。

就比如互联网行业,虽然马云也是有背景的,但他在互联网取得的成绩,更多的也是个人的拼搏。

此外,也因为城市的资源比较多,所以也不至于一两个周劼就能垄断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有人能在新的风口上,坐上新的火箭。

但小县城,很难有什么风口,大部分都是承袭大城市淘汰的,或者已经开发的模式。

蝇头微利,自我内耗而已。

对于年轻人而言,时间是最宝贵的。

如果有志于突破自己的人生,那么,就应该把年轻当成自己的资本。

去更广阔的天地,给自己一个逆袭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一旦你选择退回,你所竞争的对手,就只是周劼这样的人。

在周劼手上输了,你输得没有面子,不明不白,稀里糊涂,冤!

但在大地方输了,那就是尽人事,知天命,输在一堆精英里,不丢人。

也许,经过一番打拼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所拥有的,可能是周劼们这辈子都炫耀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