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初夏,一片新落成的住宅区里,密码锁在黄伟龙的指间发出低沉的声音,门应声而开。他绅士地转身,让于小洁进去。

进门就是鞋柜,两双老年皮鞋并排摆在地上。一双新的粉色塑料凉鞋放在一边,显然是为她准备的。

小洁微皱了皱眉,在心里吐槽这中规中矩、老掉牙的装修风格。刚换上拖鞋,黄伟龙父母已经闻声而来。

黄伟龙妈妈笑着说:“小洁,你来了,先来看看吧!”

于小洁往里走,转过鞋柜,印入眼帘的是满屋的灯,左手边是餐厅,右手是客厅。餐桌和茶几上空均有一花枝招展的灯,招摇地挂在天花板上,吊顶搞得很花,沿着墙边还有一圈凹槽,五彩的灯带把屋子照得像马戏团舞台。

家具家电全都搞好了,连墙上的装饰画都配好了。“家和万事兴”几个字在画框里十分抢眼,小洁看着画布出神。可惜了这方方正正的大客厅。

要是由她来作主的话,她会在客厅搞一个大书桌,可以在上面泡茶、喝咖啡、看书,乱七八遭的灯统统去掉,电视也不要,换成投影仪。

这就是未来的家了吗?于小洁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同事们都羡慕她能拎包入住,可是她更羡慕同事们。

虽然说装修的过程像是扒掉一层皮,但是从墙面的颜色到不起眼的角角落落的一块地板,都是自己选择的,从装修风格到小玩意儿都是自己喜欢的,经由那样的繁琐与漫长、折磨和期待并存,才能一点点建立与一个家的情感链接。

这对别人还说可能还不是那么重要,可是对于于小洁来说却是十分重要的!

她父母在她高二那年就去世了,从此后她再也没有了家,所以她对家的渴望比任何人都更甚。

可是偏偏黄伟龙的父母是包办型的。一点也不让她插手,何止不让,简直是防着她似的,从买房到装修像贼似地悄悄进行。

买下这套房子到现在装好,于小洁才来过两三次,房子就变戏法一样搞好了,她在这过程中完与没有参与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于小洁还在对着画发呆,黄伟龙妈妈过来拉她去看卧室。黄伟龙和他爸在阳台上抽烟,对着夕阳西下的城区指指点点,像伟人指点江山般充满了优越感。

和于小洁想象的一样,三个房间都是差不多的风格。同色的实木衣柜,暗红色的木地板,大红的实木床,衣柜与床之间放一个同色系床头柜。

唯一显得她将是这套房子女主人的是,主卧留给了他们。主卧里有一个厕所,挨着的是一个步入式衣帽间。于小洁在心里叹息,如果这个家里有一个角落可以布置成她喜欢的样子,她也不会如此失落。

她不喜欢房间里有厕所,厕所有一面小窗户,采光和透气都不错。如果她来安排,她会把这里布置成一个小书房,一个温馨的小角落。

这时黄伟龙妈妈拉了于小洁一把,把她的思绪拉回来,黄妈妈说:“你和小龙也谈了三年多了,现在房子也给你们装好了,早点去把手续办了吧!办酒席的酒店我和你叔叔都看好了,也不用你操心什么!”

这,这算是提亲,还是求婚?不对,提亲应该向她父母提,虽然她没有父母,但还有长辈。如果是求婚应该黄伟龙自己求吧,这算什么呢?

于小洁含糊地说,我回去和我小姨商量下吧!

黄伟龙妈妈说,你们都是新时代的人,年轻人的事都自己作主。小姨毕竟不是你亲妈,你自己作主就好!

于小洁心里很不舒服,结婚算大事还是小事?他们十万火急地买房装房,赶工期一样赶在结婚前,一点也不让她参与,明显是防着她提要求。

现在他们又抢人一样催婚。她父母不在了不等于就没人管没人要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恨不得明天就办成。

于小洁感觉,非常不好,婆家人就是抢占婚前财产,防贼似的防着她!

3

于小洁说头痛,饭也没留下来吃,也没让黄伟龙送,自己下去乘地铁。

她犹豫了一下,这里离小姨家和自己上班租住的地方都不近,不过去小姨家不用转车,一趟就到,回出租屋还得转两趟车。

她选择去小姨家,关于结婚的事,她还是得和小姨说一声。

小姨对她来说可谓恩重如山。小时候她爸常年在外跑长途,全家就靠他的收入维持生活。她妈妈是个全职主妇,一直在家照顾她,直到上高中后她住校了。

她妈妈一个人在家无聊,也担心他爸爸一个人跑车太辛苦,便也跟着他跑,吃住都在车上,好方便照顾她爸爸。没曾想出了车祸,爸妈都在那次事故中去世。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还没成年的于小洁完全没有应对的能力,悲痛让她的世界坍塌了。

是小姨像山一样立在她前面,为她遮风挡雨。她出面操持她父母的葬礼、安慰双方老人、四处奔走讨要赔偿金。

前前后后跑了大半年,赔偿金下来面临着分配问题,那时于小洁家还背着几十万的房贷。小洁爸爸是独子,小洁奶奶过世了,他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精神几乎崩溃。

小姨和小洁商量后把赔偿款还了房贷,让她不必背债好安心上学,剩下的钱全给了爷爷,作为他住养老院的费用。

于小洁至此成了身无分文的孤儿,原则上她可以卖掉房子用那笔钱来继续上学。小姨想了很久,最终决定不卖房子,把房子租出去,租金够她上学用了。

可是于小洁舍不得,那里有太多一家人开心的回忆,那是小洁与父母最后的链接,她舍不得破坏。

小姨最终支持了于小洁的决定,她每个月给她800元生活费。于小洁对小姨的感激难以言表。自从妈妈过世后,外公外婆都成了小姨一个人的责任,她为此承担了太多。

小洁暗暗发誓,等工作后一定要把这些年来欠小姨的钱还上,要加倍还上。其实她加倍也还不上,这些恩情太厚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到小姨家,于小洁草草吃完饭,和小姨相对而坐。她说了黄伟龙妈妈催婚的事情。

小姨说,这是好事啊。你要是结婚了,我也算是对你妈妈有个交待了!

于小洁苦笑了一下,没说话。

小姨问,这也是好事情,你为什么不高兴呢?

于小洁叹了口气,不知从何说起。要说黄伟龙的条件其实也是不错的。他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过得去。

黄伟龙还有一个哥哥,两年前结婚了,当时也是全款给买的房子,现在轮到他们是相同的待遇。婚房全款,不需要他们还房贷,房子装修家具家电于小洁一分钱也没掏过。

她的不满好像找不到合理的解释,她不满意什么呢,不满意他们没让她掏钱吗?正常的程序应该是两人一起掏钱,然后房产证上要写上她的名字。

可是,于小洁觉得自己在乎的并不是这个。她在乎的是他们的态度。

小姨宽慰于小洁,你想多了,你又不是没房子。当初那么难,我们都没有卖掉你爸妈留的那套房,就是为了给你留一份保障。结婚后就是一家人了,只要没有原则性的问题,该妥协的还是要妥协。婚姻就是相互妥协,相互包容。

于小洁觉得小姨说得对,自己太矫情了。婆家全款买房,自己拎包入住,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她和小姨简单商量了下,定下了两家家长吃饭的时间。小姨和姨夫代表于小洁父母到场。

于小洁这边的要求都是常规性的:彩礼10万元,酒席男方办,礼金男方收,女方宾客数量也预估了一个名单附在后面。

黄伟龙妈妈当即脸色有点沉。于小洁晚上接到黄伟龙的电话,他说他爸妈没料到她要彩礼。他们正因为知道她父母双亡,所以把彩礼那部分钱都投入房子装修上去了,一分钱也没让她出。

现在他们为了买房和装修,也掏空了积蓄,还要办婚礼,实在没有彩礼钱了。

5

于小洁觉得这说不过去,两年前黄伟龙哥哥结婚时嫂嫂也有彩礼。如果一视同仁的话,他们不可能没有这份计划,再说这都是当地风俗,她并没有提过分的要求。

黄伟龙过来找于小洁,在他看来于小洁要彩礼这事很荒唐。彩礼是给女方孝敬父母的,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于小洁爸妈都不在了,这笔彩礼给她就等于左手给右手,不过是个形式,有什么必要呢?

于小洁说,我没父母了也要彩礼,钱我自己放着自己花,这不是我们的共同财产!

黄伟龙说,于小洁你过分了啊,好处你都占尽了,买房装修没让你出一分钱,还不满足!

于小洁说:我想出钱啊,你们给我机会了吗?我一直说想买房,你们说房价太高,等房价跌了再说。我说去看房,你们又说已经买好了。装修根本不让我去看,也从不征求我意见。

你们不就是怕我出了钱出了力,要来加名字吗!房子买这么偏,你上班倒是很近。我上班要转两趟车,你在买房的时候,考虑过我吗?

黄伟龙脸气得青一阵白一阵,全程不停地喝水。他这是心虚,心里的小算盘全被于小洁看穿了,心虚的时候他就会大量喝水。

眼见说服不了于小洁,黄伟龙又换了口气,说现在他们确实没钱。要不婚后她赚的钱存起来,他来出生活费,存够十万为止。说完他又开始算账,你看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多少,存多久就能存够10万。

于小洁说,我存不了那么多,还要还小姨债,还要帮忙抚养外公外婆,不能全让小姨一个人负担!

黄伟龙又喝了口水,说,叫你那房子租出去你又舍不得。你租出去一个月也有一千多块钱,还你小姨都够了!

于小洁说,我欠的钱我还,不用你的钱还,你管不着!

黄伟龙说,你的不也是我的吗?

于小洁冷笑,我的是你的,你的也全是你的,你这算盘打得精啊!

黄伟龙叹了口气,隔着桌子来拉她的手,说道,小洁,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现在浑身是刺?

一句话问得于小洁喉头哽咽,她回道,以前我就是太好说话,你们才这样欺负我吧!

黄伟龙被气着了,不再理她,沉默着低头刷手机。

于小洁越想心里越伤心,她清楚她在争什么,她其实特别向往一个家。自从爸妈过世后,她的心碎成了碎片,小姨对她再好,也没办法将她的心粘合。

爸妈过世后,于小洁每个月都回家,做清洁,开窗通风,让家保持着爸妈在时的样子。考大学时,她放弃了去更好的城市,就是因为舍不得那个空无一人的家。

她一直在心里梦想着未来的家,只有通过结婚才能重新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那个家将治愈她心里的伤痕。

和黄伟龙相恋后,于小洁一度以为找到了。可现在看来,他对她里需要的部分并不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

黄伟龙突然起身往厕所跑,手机遗落在桌子上。他走的时候衣服挂到手机,手机转了个向,正对着于小洁。手机屏幕上不停地提示有新信息。

于小洁没有犹豫,她知道黄伟龙手机密码。她隐隐觉得这些信息关乎着她的未来。

就在黄伟龙悄悄买房之后,他们的婚姻其实已经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而在这一阶段她实在是太被动了。

隔阂急速在他们之间形成,曾经的亲密不复存在。她一定要搞清楚,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局面。

密码输入后顺利开锁。信息是黄伟龙妈妈发来的:“还要养外公外婆?一直说她是孤儿没什么负担,没想到负担比别的女孩子还要重!”

看来黄伟龙将他们的谈话,现场汇报给他妈了。

“伟龙,不要妥协,我们出钱给你买房装修,又没让她出一分钱,谁出钱谁当家作主!现在不把她给治住,以后有你受的!”

“别看她小姨一口一个没要求,要彩礼就是她出的主意!她又不是小洁妈,凭什么要拿钱孝敬她?”

于小洁不再看了,她锁好屏把手机放回去。仅仅这几条就够了,她清楚地看到了嫁给黄伟龙以后的生活。

他们全家都以控制她为目的,因为他们出钱买了房子,就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掌握了对她的一切话语权。

7

于小洁提出分手,是在黄伟龙的新家里,当着他们全家的面儿。

黄伟龙有点意外,他嘴唇抖动,看不出来是伤心还是激动还是意外。

于小洁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黄伟龙没有追出来。于小洁可以想象,他爸妈按住他,对他说,由她去,以我们的条件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吗!迟早她会后悔的!

于小洁不后悔,她卖掉了爸妈留下的那套房子,只留下了几件家具留作记念。

她用那笔钱,在距公司不远处买下了一套小两室。她每天下班后都往那边跑,一点一点装修。她不急,她要慢慢为自己建一个家,也慢慢修复自己内心的缺失。

只有内心完整强大了才不会向外求,才不会被人一眼看穿、死死拿捏。

她要做一个有能力给自己安全感的人,至于那个拎包入住的家,谁愿意去当那个家的玩偶谁去吧,她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