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家好,我是无相君。

央媒批判,纪委下场,全民关注。

近日,江西周劼的朋友圈,又曝光出了一批让人羡慕嫉妒的截图。

他,毫不掩饰地承认了自己的家族优越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一举揭露了同为二代的基友,是如何隐藏自己的套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揭露了公安朋友贩卖靓号的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带我们领略了机关大院的伙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每天都感觉像过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亲自科普哪些单位是好单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不遗余力地宣传江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不知不觉又完成了一个小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时刻不忘学习,时刻不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看破了红尘,且道出了世俗的真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依旧在感恩,充满了感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还对那些不懂得感恩的人,费心上了一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就是他,一个被无数网友称赞的单纯、诚实的好孩子——江西周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讲道理,像周劼这样的实诚孩子真的不多了。

他从不伪装,从不掩饰,就是要将赤裸裸的现实扒出来给你看。

可敬,可爱。

他的朋友圈是不是真的呢?

7月27日,江西国控通报称,周劼目前已经停职,正在配合调查。

此外,通报还公布了周父、周母、大伯、二伯、三伯的身份职业,确实是当地交通系统内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不过有出入的是,公告称周父职级晋升符合有关规定,周劼本人及父母名下共计住房只有6套,商铺两个。

也不存在“某省领导给他递香烟”、“喝20万一斤的茶叶”等情况,纯属吹牛。

不过,让我感到纳闷的是,周劼所在单位在江西国控属于国企,一个国企是怎么能调查周劼亲属情况,核实周父的晋升过程,且知道他家有多少本房产证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不是纪委、监委,房管局,才能了解的吗?

此外,周劼在朋友圈晒到的房、车、表、酒、衣服、相关人士的信息,为何避而不谈呢?

买房的资金来源,晋升的过程有没有大伯三伯的助力,爷爷给书记写的信……后面还会不会有调查呢?

江西国控集团又凭什么断定,“胡副省长”没有给周劼递过烟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显然,这份调查情况,不过是江西国控听信了周劼的一面之词,是缺少调查的。

至少,江西国控集团根本没有权力深入调查周劼家的资产情况。

所以,周劼家的人脉关系背景,还有家族中的资产情况,以及各方有没有利用职权,以权谋私,都要等待进一步的纪委调查。

希望当地的纪委,能够秉公执法,还周劼家一个“清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天,“周劼”和“二舅”同时登上了热搜。

本质上反映了我们当前的一种社会焦虑,尤其是年轻人的社会焦虑。

首先,是房子的焦虑。

就目前公开信息,就已经证实周劼本人及父母名下共计住房6套、总面积705㎡。

3口人,每人平均235平方的住房面积。

倘若有一天,周劼的父母离他而去,周劼一个人就有6套房。

住得过来吗?

结合现在人口下降的现实,可以断定,未来的房地产市场一定严重过剩。

马云预言未来的房价如葱,并非没有道理。

只是对现在的很多年轻人而言,自己还需要熬,同时也要忍受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的现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边是官宦青年,躺着收租,上班只为体验生活。

一边是打工青年,努力还贷,上班只能忍气吞声。

其次,江西国控的公告,也实实在在地交代了周劼的家族网络。

一个周家,伯伯妈妈全部扎根在交通部门。

可以说,部分地方已经存在着家族网络的情况。

他们虽然都已经退休了,但人走茶温,周劼对大伯三伯的感谢溢于言表。

这让我想到了《中县干部》。

2008年,北大社会学系博士生冯军旗为撰写博士论文,在中部某县挂职两年。

挂职期间,他深入研究记录了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

调查发现,“政治家族”在县城地域相当普遍,且占据了各部门的重要职位,令人触目惊心。

“中县共有副科级以上干部1013人,其中副科680人,正科280人,副处40人,正处5人。在这个副科以上干部刚过一千的农业县,具有血缘和婚姻关系的政治家族就有161家,其中,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以上的大家族21家,5个以下2人以上的小家族140家,这就意味着每十个干部中至少有一个背后有家族势力,有20%的干部属于官二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什么小城市读书好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回去?

为什么年轻人宁愿忍受大城市的高房价,都不愿意回到老家?

这种人际关系网络,正是撵走他们的原因之一。

外面再苦,至少还有光,还有希望。

但老家县城的关系基础,直接劝退了有志之士。

正如周劼残忍的比喻——我爹是严嵩,我是严世蕃,这块地盘,我们周家说了算!

曾经毕业名校且看不起他的学霸同学,现在还不是要求他办事?

“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

江西的这片天,有周家的一片天。

南昌周公子的出现,打醒了小镇做题家们,告诉他们自己真正的对手是谁?阶层流动的障碍又是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

“你的二舅负重前行,我的大伯岁月静好。”

周劼的背后,我们看到了阶层的多样性,正在被消融。

感谢周劼,捅破了窗户纸,捅破了脓疮,虽然不能治病,但至少也能排毒吧。

周劼啊,请继续你的表演,我们支持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