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承蒙大会信任,将光荣而重要的总结任务交给我。会后一些朋友问我讲了什么?现追记如下。

蒙山高、沂水长,我们终于来到了泉城济南。经过一年的努力,全国区域创新学术研讨会终于召开了。到会的专家60余位,线上参加交流的,据动态统计,会议结束前,已达1400人,盛况空前。全国科学学研究会穆荣平理事长和老、中、青学者通过主旨报告、学术沙龙、论文交流和咨询座谈会进行交流,有许多亮点。

全国科学学研究会成立不久,一些学者就从梯度理论涉及到区域经济发展问题。成立于2016年的全国科学学研究会区域创新专委会,积极开展学术交流,卓有成效。区域发展是研究生产资源在一定空间(区域)优化配置和组合,以获得最大产出的学说。代表作有杜能的《孤国论》、韦伯的《工业区域论》等,至少有200多年的历史。

区域经济要研究的问题很多,它包括地理环境、地缘政治、体制创新、技术政策等等方面。我们不可能包打天下,技术政策和营造区域创新生态系统优化应该是我们研究的重点。

区域经济也是市场经济、合作经济,更是特色经济。正如刚刚在线上交流时孙海鹰教授说的,要争取在特色发展上突破。我也同意,当前区域发展的最大危机是“同质同构”现象。像现在各地不讲条件、不论证可行性,争着上芯片,可能会造成严重的资源浪费和损失。

我们科学学工作者是要研究科学发展规律,要研究科学的反思。既要研究可行性,也要研究不可行性。如果现在有人能研究一下“同质同构”现状及其危害,将是功德无量的贡献。

我们要分清三个不同的角色,一个是宣传鼓动的“讲好故事”;一个是了解实际情况的调研;一个是扎实搞学问的“田野研究”。像北京彭树堂、于维栋、李国光三位老科学学学者,研究民营科技企业30年,特别对中关村民营科技企业进行地毯式调查,为领导部门提供了参考,难能可贵。现在我们都在谈智库,为的是为领导提供决策方案,决策实际上是将信息(情报)变成行动方案的过程。智库要提供真实信息及其选择以及历史信息。人云亦云的信息毫无意义。

例如我们这次会议要座谈黄河流域治理问题。我30年前在武汉科委工作时,一位资深流域专家曾对我说,全世界的河流,绝大多数都没治理好,只有田纳西河用系统治理,非常成功。出于对我的信任,他将自己珍藏的一本田纳西河原版书送我,我因为没有学过英文,转送给长江流域综合治理办公室领导。我们今天要谈河流治理,是不是要了解一下田纳西河成功治理的历史信息呢。

过去在科学学全国研究会工作时,常做总结。但是我已不是当年的我,不敢在会上口若悬河。我已“80”后了,处在“读书写字种草花,听雨观云品酒茶”状态。学习不够,不当或错误之处,宽大为怀。谢谢。

张碧晖,1940年生于江西樟树,国家首批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创院院长、教授。亲身经历参与我国科技体制改革,是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的重要发起人和奠基人之一,曾任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是我国最早提出创建科技园区者之一,也是我国首次参加国际科学园区会议的代表。曾任华中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武汉市科委主任和中共武汉市委委员。

长期从事科学学、科学社会学与科技政策等领域研究,承担多项省、部级课题,笔耕不辍,著述颇丰,代表作有《科学教育与科技进步》《科学社会学》《高技术与软科学》《科学学在中国》《笔底春秋——亲历中国科教改革》等,被聘为《科学学研究》《科学学与科技管理》《国际系统研究》(Research of International Systems)等杂志编委。2015年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全国优秀科学工作者称号,2018年获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第二届终身成就奖,2020~2021全球华人教育家大会楷模人物奖(中国侨联、凤凰教育发)。

文章观点不代表主办机构立场。

编辑邮箱:sciencepie@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