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幸福到万家》在超高的收视和不俗的口碑中收官了,但仓促的结局和诸多逻辑不能自洽的细节,让一路追剧的观众感到很遗憾。

从一开始人们就发现“万善堂”这个角色改编得不彻底,在很多细节上完全不合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到后来何幸福为了保住和王庆来并不合适的婚姻,选择离开律所回乡创业,再到她得知秀玉被冒名顶替后劝说其向万家妥协等,这些细节都遭到了观众的质疑。

按照何幸福的性格,作为一个疾恶如仇、眼里不揉沙子的女性,她在很多事情上的选择,几乎与这个人物的人设背道而驰,这让人很难理解。

最开始为了保护妹妹拿凳子怒砸万传家,因为征地补偿款的问题与万家对簿公堂,这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何幸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果从王庆来“黑化”开始,整部剧的画风突然就变了。

当时笔者在写剧评时就曾提到,这很有可能是《幸福到万家》的团队为了顺利过审,而做出的不得已的妥协。

近日编剧赵冬苓老师写的文章,也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按照赵冬苓原本的剧本,罗晋饰演的“关涛”才应该是《幸福到万家》的“男一”。

赵冬苓用“创作过程中的挣扎与 遗憾”来概括这篇文章,可见她对剧情的最终呈现效果并不满意。

赵冬苓的原话是:“《幸福到万家》一剧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遗憾的作品,原因是剧本在二度创作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的调整,甚至是原则性的调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按照赵冬苓原本的设定,何幸福这个角色是一个逐渐学会为自己而活的女性,而不是活得符合正确期待的女性。

这就会带来一个很大的问题,“它的每一片羽毛都写满了敏感词,处处都是审查的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冬苓主动改过一次剧本,把万善堂从一个“村霸”改成了知错能改的乡镇企业家和有老式作风的好干部。这也是观众一开始就觉得这个人物不太丰满的缘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制片团队为了《幸福到万家》能够顺利播出,又多次对剧本做了修改。

赵冬苓对于制片团队为了作品能顺利播出作出的努力“心怀感激,并表示充分谅解。”

同时她也表示,自己如果能一开始就想明白这些,当初创作的时候就会更收敛一些,少给大家添一些麻烦,或许能让故事更圆,逻辑更自洽,遗憾更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赵冬苓最开始的剧本究竟是怎样的呢?为了打消大家的疑惑,赵冬苓在文中给出了解释。

第一,何幸福是最后一集才回乡的。她一直在关涛的律所工作,因为观念不同,对未来和生活的追求不同,她和王庆来离了婚。

第二,和万家村的水污染官司是在律所工作期间打的,何幸福是因为关心幸福客栈才关心水的质量,而并非多管闲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三,坚决支持秀玉披露冒名顶替真相,帮秀玉拿回了身份,和王家打了幸福客栈的产权纠纷,并拿回了孩子的抚养权。

最后,何幸福在万善堂的建议下回到万家庄竞选村主任,当她和万传家平票时,万善堂把最后一条投给了何幸福。

很明显,原剧本要比改编之后呈现出的剧情逻辑更能自洽,也更符合何幸福这个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为关键的一点是,如果在何幸福被迫进城之后,她和王庆来之间出现感情危机离婚,那她为了追求新的幸福就会和关涛在一起,她后来的种种成就、包括官司都是在关涛的帮助下取得的。

也就是说,原本罗晋饰演的关涛才是这部剧的男一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一改,造成王庆来的人设出现反复不说,关键是让关涛这个人物也变得很尴尬。

唯一让观众感到欣慰的是,剧中人物的演技、角色刻画能力都在线,我想这对于编剧赵冬苓来说,应该也是一丝慰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