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她的事儿不感兴趣,很讨厌她这个人。可是,为什么?我喜欢的两个人,都支持过她——李健认可她的诗歌,俞敏洪推荐过她写的散文。我重新捋了一下我对她产生偏见的过程,一开始“余秀华”这个名字、这个人的画面进入我的视野的时候,她说话非常吃力,我听起来有点喘不过气,感到生理不舒服的。这是第一印象。

后来又反复刷到她的虎狼之词:爱一个人就是要一起睡觉,谁睡谁没区别,不过是两具肉体的碰撞……这种话真让人反胃。我看她写的《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感觉这个人是不是荷尔蒙分泌失调?这是第二印象。后来又刷到她说,如果她有女儿,她宁愿女儿是个女土匪,也不希望她是个良家妇女。这是第三印象。然后就是最近,她小老公家暴她,小老公在她最不堪的时候直播给网友看。我本来之前没有觉得小杨是看上她钱了,先不谈拿了她多少钱,她能有多少钱?咱暂且不说小杨十几万粉丝带来的经济收益。于是我得出结论:这两个人很般配但是,这件事我才知道小杨为了和余秀华在一起,专门和老婆离婚,连女儿都没要。从小杨的行为来看,他确实不是个好人。印证了网友的猜测。但是这个时候在刷到这个信息,我就已经有了很强的“确认偏误”,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整个事件的全貌,迅速搜集到余秀华不对(或者说“活该”)的地方:第一,她骂人家小杨的女儿长大了要成婊子。第二,她随口就是CNMB的,口无遮拦。第三,她喝酒后爱尿裤子,即便如此,她还嗜酒成性。她说小杨不爱他,爱从来都是等价交换,尿裤子麻烦别人,还不知控制自己。也不见得她有多爱小杨吧。我持有了天然的偏见以后,很难再改变我的看法,什么网友说“你是文艺女,他是现实男”,这种话我都看不得,别玷污文艺女。余秀华后来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如果我死了,我希望打我的、侮辱我的人要付出代价”我认为她只是在威胁某人,才不会真正地去死。

我知道,这个毛病叫做“确认偏误”(confirmationbias)因为我不是先看到她的诗歌才知道她,也不是先看到她写的散文而认识她。她最好的一面,我全然没看见,最不堪的一面就铺天盖地的展示在我眼前,导致我对她持有强烈的偏见。因为我觉得正常人都应该保持的友好的、正面的形象,残疾人更应该有,因为她本身就处于劣势,不能再扣分。她和我头脑中预设好的路径背道而驰,她令我不适,我讨厌她。然而这件事怪我吗?我上网又不是为了挑战自己的人性,又不是为了修行。我为什么要让自己找不舒服?于是我又持有了一个更新版本的偏见:“豺狼母狗”都不是好东西——在一起为民除害,般配。“回音室效应”发泄完了之后,我又觉得,如果人人都只接受符合自己观点的信息,只跟自己类似的人做朋友。那不就是“回音室效应”(echochambereffect)了吗?那会导致我的观念越来越极端。我理想中的自己不是应该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的吗?这不是我想要的自己。不经意间选中了一个立场,我就要为它摇旗呐喊,就要捍卫它的存在,它如果在辩论中别打倒了,“我”就死了吗?我不要进入这种循环,关于余秀华这个人,等我看看她的作品后再说。所以,了解到这个“确认偏误”效应后。如果生活中,或者网上你发布的作品下面,有一些骂我们弱智的人,我们也并不是真的弱智,并不是真的很差,只是没有满足他们的期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