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温网女单决赛中,莱巴金娜以3-6,6-2,6-2逆转贾巴尔,夺得个人首个大满贯冠军。贾巴尔技术全面,手法丰富,很有观赏性,但拿下首盘后似乎开始变得想法太多,不仅战术意图模糊,还在情绪上展现出了某种焦躁的状态,这从她后两盘毫无章法地挥霍鹰眼挑战机会就能看得出。

另一边的莱巴金娜则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她全场都处于一种宠辱不惊的状态,并没有出现太大的起伏,进攻打得有条不紊又坚决果敢。最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是,哪怕拿下了比赛的最后一分,她也没有什么激动的情绪,只是平静地走到网前同贾巴尔握手,仿佛这只是赢得了一场表演赛的胜利。

话说回来,今年的温网没有积分只有奖金,确实被大家调侃成表演赛。不过虽然莱巴金娜从头至尾都像个冰山美人一样从容淡定,但在这个决赛前后,她所经历的、承受的远比一场普通的大满贯决赛压力更大。

莱巴金娜原籍俄罗斯,18年因为经济紧张、俄罗斯女球员人才过剩等原因转籍哈萨克斯坦,但现在的主要居住地还是莫斯科。由于本届温网禁止俄罗斯、白俄罗斯选手参赛,莱巴金娜的身份就变得特别敏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有许多欧美记者在赛前赛后都问了莱巴金娜关于俄罗斯和普金的问题,醉翁之意其实都是想听到她对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有个表态。

微博上则流传了一个莱巴金娜的赛前采访: “我的家人将在周六参加决赛,是的,他们是俄罗斯人,但如果他们不被允许,我也不会参加。我已经向温网委员会表明了我的信念,是我的家人把我带到了现在的位置,而不是温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经过考证,发现这只是中文互联网上有人杜撰的一个假新闻。尽管什么都没有发生,但人们却期望发生些什么,进而来证明自己的立场、观点是正确的,如果没有发生,那我就编造点什么。从这点上说,莱巴金娜只不过是很多人眼中的工具和棋子。

支持俄罗斯的人认为莱巴金娜的俄罗斯血统站在温网决赛场上就已经打了英国人的脸;支持乌克兰的一方则可以把莱巴金娜的成功解读为:一位脱离了俄罗斯国籍的选手,才得以大放异彩、施展才华,这是最好的反俄宣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样的一件事,每个人都觉得应该尴尬的是对方,这才是最大的尴尬。这个疯狂的、割裂的世界,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看到的,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坚持的是真理,每个人都以为自己胜利了,谁又能真的能说服谁呢?

既然谁也说服不了谁,就说明这些议题太大了,太复杂了,并不是我们普通的个人能辩得清的。莱巴金娜对待这些问题的态度就一如她在球场上一样冷静而简单。她只是淡淡地说,我不能决定我出生在哪儿,但我现在代表哈萨克斯坦出战。她并不想被赋予什么特殊的意义,也不想陷入不必要的舆论漩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真正让莱巴金娜动情的,是谈到了自己的父母。当记者问到她的父母看到自己夺冠会有什么反应的时候,莱巴金娜说,或许他们会为我骄傲,眼泪随即充盈了眼眶。这是莱巴金娜昨天唯一一次被目睹到的情绪,她把这美丽的涟漪留给了自己最亲的人。

果然,这世界上最美的事情还应该是,谁在爱着我,我在爱着谁。

此外,14号种子伊布登/普赛尔以7-6,6-7,4-6,6-4,7-6五盘艰难击败2号种子帕维奇/麦克蒂奇夺得男双冠军。今天,温网将产生最后的男单冠军。

男单决赛

北京时间7月10日21:00

[1]德约科维奇 VS 克耶高斯

随后 女双决赛

[1]张帅/梅尔滕斯 VS 克莱奇科娃/西尼亚科娃[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