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铁还需自身硬,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这是在华为余承东发布问界M7后,长城旗下魏牌CEO李瑞峰在微博上,公开怼道,并配图:“我想不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队长看来,李瑞峰真正想不通的是,华为增程式问界M5在短短三个月内销量就突破一万台,而问界M7刚一发布,4小时就斩获2万订单。在这句“我想不通”中,李瑞峰既有羡慕,也有嫉妒。

当然,这是一种来自友商的善意嫉妒。李瑞峰在此时公开怒怼余承东,其背后目的难免是为了宣传自家的DHT柠檬混动系技术。言外之意就是,“华为增程式”太落后了,不如“长城柠檬混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增程式是不是一种业内公认的落后技术呢?

队长说句公道话,李瑞峰说的是对的。电动车的发展方向一定是纯电驱动,现行的“混动技术”都是一种妥协,一种过渡。宁德时代发布的麒麟电池在快充条件下,10分钟就能充满80%,续航超过1000公里。这样的续航力已经丝毫不亚于燃油车,车主的充电焦虑也能大幅缓解。虽然麒麟电池要到2023年才量产,但是,它代表了电动车行业的发展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就是:纯电。

增程式电动车在技术原理上,不说落后,最起码是非常笨重的。它是在不放弃发动机的情况下,配备发电机和电动机。也就是说,它同时装备有燃油发动机、发电机和电动机三大动力装置。在纯电模式下,它直接由电动机驱动。当续航不足时,发动机就会介入,但发动机介入的方式不是直接驱动,而是先给发电机发电,发电机再给动力电池充电,最后还是由电动机驱动汽车。

这就相当于,让一台电动车背着一台发电机,边走边烧油边充电。

你想一下,燃油先从化石能源转换成电能,再用电能驱动电机,在这个过程中,能源损耗是不可避免的。这就造成,增程式只有在短途纯电模式下才省油,而在长途高速行驶中,油耗不仅不省油,甚至油耗比纯燃油车更高。在输出功率上,增程式电动车也存在着大马拉小车的问题。

例如理想ONE增程式电动车,搭载一台博格华纳电机,最大输出功率为100KW,一台联合电子电机,最大输出功率为140KW,再加一台1.2升涡轮增压三缸发动机,最大可以输出131马力,但理想ONE的最大输出功率只有240,发动机的作用主要是配合发电机发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华为问界M5和M7也都和理想ONE一样。

但是,由于最终是采取电驱,发动机并不介入直接驱动工作,因此,增程式电动车没有离合器、变速箱等零部件。

在技术层面上来讲,增程式确实是一种比较妥协、比较落后的驱动方式。那么,增程式技术是不是比插电混动更妥协,更落后呢?

从实践来看,插电混动比增程式更主流,比亚迪、长城、长安、吉利、奇瑞、大众以及丰田等传统大厂,都推出了自主研发的插电混动技术。而在增程式方面,主要就是华为主推的AITO问界和理想汽车。

比亚迪的DM-i超级混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亚迪的DM-i超级混动

显然,行业内更看好插电混动,增程式有点非主流。

和增程式相比,插电混动的工作原理就比较简单一些了。它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纯电模式,另一种是燃油模式。在纯电模式下,车辆由电机驱动。在燃油模式下,车辆由发动机驱动,但发动机多余的扭矩会转移到发电机,给电池充电。

从这个角度来看,插电混动对能量效率的利用要比增程式更高,也更节能。不过,插电混动因为同时采用发动机驱动,就不得不配备变速箱、离合器等零部件。系统的复杂性,很容易增加后期的维护成本和维修难度。

事实上,华为自己的目标也是造高端纯电动汽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前,AITO问界系列是华为和小康共同推出的唯一一个增程式电动汽车。华为和北汽打造的极狐品牌,和长安、宁德时代打造的阿维塔品牌,走的都是纯电路线。AITO问界的增程式不仅是对纯电的妥协,更像是华为对小康的妥协,它也是华为深入打造的第一个电动汽车品牌,在某种程度上具有攒经验的性质。

先做一款增程式,攒经验,以便于华为在纯电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长城魏牌CEO李瑞峰在隔空开撕华为余承东,其实也显现了长城的着急。增程式是非主流,但主流的插电混动更是内卷到了极致。国内有牌面的大厂,谁家还没个插电混动?

图片来自于富途牛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片来自于富途牛牛

自从进入电动车时代后,长城就开始遭遇水逆,诸事不顺。原本靠着一款哈弗H6打天下的长城,在电动车时代一下子就失了速。哈弗H6已经彻底坠落神坛,而长城的电动化转型并不快。

到目前,在市面上,长城呼声最大的车型坦克300、坦克500、魏牌圆梦等车型,都遇到了“叫好不叫座”的难题。声量够大,但成交很少。成交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缺芯,产能跟不上等,但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在于价格!

就说搭载柠檬混动系统的魏牌拿铁DHT来说,起售价就高达17.98万,而比亚迪宋PLUS DMI起售价才15.28万,整整差了2万7。长城坦克300起售价19.58万,坦克500起售价33.5万,长城正在越卖越贵。

图源魏牌官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魏牌官网

长城哈弗H6的售价主要覆盖在15万以下,也就是说,长城推出来的新车,原来的老哈弗H6用户买不起。这就很尴尬。

但是,李瑞峰不得不羡慕啊,华为问界M5采用非主流的增程式驱动技术,定价比魏牌拿铁DHT更贵,起售价25.98万,却卖爆了。

图源问界官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问界官网

看到这,李瑞峰真的“想不通了”。

华为的品牌光环和强大的渠道能力,令李瑞峰羡慕不来。对问界M5的用户而言,他们不只是看中华为品牌,更看重的是华为的车机交互系统和智能辅助驾驶系统。这又偏偏是长城没有的。

拼价格,打不过比亚迪,拼智能化,打不过华为,长城正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

油价的高涨,也让长城推出的硬派越野车市场一时难以打开。

华为余承东在第十四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则大力建议:“尽快淘汰纯燃油车”,并提到,“汽车业务是华为集团当前唯一亏损业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切入新能源汽车市场,华为投入上万名工程师,投身于智能软件和核心硬件开发。华为向来是一个崇尚狼性文化的企业,追求盈利是第一大目标。作为一个高薪高激励的企业,余承东很渴望快速盈利。

余承东建议尽快淘汰纯燃油车,其首要目的就是推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让华为尽快摆脱亏损,实现规模性盈利。

可在队长看来,短期内,纯燃油车不会因华为的盈利目标而被快速淘汰。就算纯燃油车被淘汰,那也多半是插电混动或者纯电动车技术进步的功劳。

走增程式路线的AITO问界系列车型,难以持久,它更像是在纯电技术不够成熟下的一种投机取巧。

其实,长城还挺需要华为的。在新能源汽车下半场的智能化竞赛中,上汽拥抱了阿里,长安拥抱了华为,吉利拥抱了百度还并购了魅族,长城还有谁能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