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不难理解,那时国内代工厂最喜欢给外企做代工,因为工作简单、钱来得快,外企信誉好,付款及时,加上外企订单量大而稳定,一个订单都够国内工厂做好几年。只要能跟外企扯上关系的工厂都能一飞冲天,如果和外企扯不上关系的就会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是倒闭,比如被苹果踢出供应链的欧菲光就是这个下场。

中国人口红利的爆发期是什么时候?恰恰是2000年那个时间段,那个时候中国成功加入了WTO组织,50后四十多岁、60后三十多岁、70后二十多岁,这么三个年龄段的人口占了国家劳动年龄人口比重的一半以上,这个时候,WTO的加入为他们提供了充分就业的机会。

想想那个时候,大量的工厂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萌发,从此以后制造业步入了黄金年代,全国各地一片火热繁荣的景象,但是需要明白的是,虽然制造业从这个时候兴起,但是我们自己的核心制造业并没有由此开始。

怎么说呢?我们从WTO的组织宗旨就可以看出,“积极努力确保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增长中获得与其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份额和利益,建立一体化的多边贸易体制”!

这就注定了当时中国的就业人群,从事是一些低端的制造工作。因为国内工厂,多数都是代工厂,只需要提供工人就行了,其他所有东西(比如核心技术、生产工序、原材料、生产工艺、质量控制等等)全部都是由外企提供,也就是说工人们只需要做好机械性重复安排的工作,就能躺着把钱赚了,而且工资还不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换句直白的话来说,20多年前中国大量的工厂所从事的“制造”,多数是为外国人加工基础配件或者是做低端制造,WTO给中国带来的好处正如它们所说的不过是让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增长中获得与其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份额和利益,所谓的高端制造业不过是一个设想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中国的制造业很难制造出一个完整的东西来,比如汽车,中国虽然有着自己的国产汽车,但是发动机的核心技术仍然与中国制造无关,还得需要向国外购买,合资的就不在话下,能制造出的就是一些护板、螺丝、轮胎等各种低端配件,核心技术永远在人家手中。这就是国内品牌很少有在全球流行的真正原因,也是俄罗斯想摆脱WTO束缚的其中原因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几年大量的外企业撤离,一方面中国的主力工作人群在老化;另一面外企的基础配件机械化代替了人工化;如果还需要人工的,他们会去寻找更有价值的劳动力。所以他们把很多工厂移到东南亚国家,国内仅保留销售,即便没有撤离的工厂已经很少有追加投资、扩大产能的了,这些现象相信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这也是中国制造业萎靡不振的其中之一。

而是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房地产,中国加入WTO经济两年后,房地产就被列为中国的支柱产业,这无形当中相当于放弃了中国最根本的主力制造业去大搞房地产,也就是说大量工人帮外国人做生产配件,然后用工资来买房子,这岂不是相当于外企在帮国人建房吗?将二者捆绑在一起的后果是极为不妙的。

所以在外企大量撤离以及疫情影响下,国内制造业的处境异常艰难,工厂赚钱越来越难了,工人收入随之飞流直下。一个大国的核心制造是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来练就的,我们在人口红利的快速推助下没有利用好机会反而大兴土木,以后的起点就更低了,毫不夸张地说,前几年工人的收入已经是到了天花板,后续不升反而有降薪裁员的可能,就业越来越难,很多人会面临无工可打的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此艰难时候,希望国内专家和更多人来关心中国制造业,要知道低端制造业应该和我们告别了,中国制造业的唯一出路就是走向高端制造,研究核心技术,提高质量,打出品牌,做有技术附加值的产品。看看日本上个世纪90年代房地产崩盘后房价下跌了70%,但是日本从70年代开始,他们的工业品已经打入美国市场、电子产品已经占领中国市场,如果没有这些高端制造业支撑,日本经济后退岂止是30年?

所以,当下中国制造业的唯一出路就是走向高端制造,研究有自己品牌的核心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