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潘克的行踪引起网友密切关注,他最近前往开封,据称是被二婶请去谈和解。在28案中,赔偿责任是大药房愿意承担的,没什么可谈的,唯一可谈的就是老杜的责任问题。如果她能够自证清白,只需按事实和证据来出判决,不需要和解,如果她有责任,就涉及违法问题,更不能谈和解。总之,28案走到现在,无论是依据客观事实,还是按照上诉人的主观意愿,谈和解都显得过于敷衍,柴桑谈到此事有一肚子话要说。

1.428官宣前许妈被问两次是否可以和解。

428官宣前,相关的文案发给了善良妈妈,当时许家人都在郑州,柴桑看到后认为这是居委会的调解书,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说,该解决的问题没解决。在这个官宣送达之前,一婶没有给善良妈妈做工作,只是试探性地询问可不可以调解,谈了两次,善良妈妈说不可以,非常坚决地回应没有调解的可能。

2.他们的屁股坐歪了,许大舅被428官宣气到。

在听说一婶找妹妹谈和解后,正在住院期间的许大舅生气了,自己奔波了两年,在918之前取得了那么多证据,该找的地方找了,该说的也说了,在918会上该提交的也提交了,最后说要调解,他非常生气。而一婶和杜一毛想要调解的口径几乎是一致的,就是拿年代久远和计划生育来说事,他们的屁股就是坐歪了,他们的锤子敲错了。

3.许妈的坚持不是为米,软硬兼施都不怕。

很多黑子放出来的话和找善良妈妈说调解的话是一样的,而且说调解还是赔米,赔米的方式可以多样化。有人说善良妈妈为了米,如果为了米早就拿米走人了,明的暗的都可以拿到,但是她不为所动,面对软硬兼施都不怕,因为我们是正义的,我们手里有证据,有这么多善良有正义感的家人陪伴,你们给了我们力量。

4.接受调解将会掩盖罪恶,正义的网友也不会同意。

623考试非常成功,还有什么可怕的?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对于这些犯罪集团调解就是把他们的罪恶掩盖,一笔勾销。他们会不会反扑?他们是罪恶之人,不会轻易变成好人,恶魔终究是恶魔。调解,那些更改的作业本就不说了吗?重大医疗事故就不追责了吗?再一个,谈调解,千千万万的正义网友能同意吗?

5.许妈姚爸向前走的决心坚不可摧。

善良妈妈不代表谁,她就代表自己,网友支持她代表的是正义。在428前后,有人要打善良妈妈的软肋,所以出现了那么多脱敏计划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这些打击没有打倒善良妈妈,她还是堂堂正正和两位老师一起上诉,特别是姚爸,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非常坚决让人佩服。二审不论出什么结果,善良妈妈和姚爸还会坚决地往上走,任何困难也阻挡不了前进的步伐,潘李两位老师也很坚决,一如既往,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往前走的。

6.623会议给正义的朋友以信心,做了罪恶的人惶惶不可终日。

623给了正义的朋友坚定的信心,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惶惶不可终日,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在623之前跳出来的那些人,要这在之前要完成自己的任务,还有什么招?还有什么局?还有什么套?还有什么坑?家人们不怕,经过623会议,我们已经走到了真相的大门口,大家齐心协力把门推开。他们现在做什么我们已经知道,有了免疫力无所谓,磨难已经磨到了什么地步,还怕什么?

结语:通过柴桑的直播可以感受到,许姚两家上诉查找真相的决心很大,他们认为28案改变了善良妈妈的一生,不光是青春,连老年都被改变了。现在姥姥还流落在外,钱被霸占,房子被霸占,面对这样大的冤情,只有查找真相一条路可以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错换人生2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