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个世纪以来,由于法治建设的不完善,发生过不少的刑事大案,重大案件首当其冲要数枪击案了,中国刑侦一号案的白宝山,持枪杀害17人,受伤众多,曾有一人持枪对抗四名武装警察的事迹。

之后最出乎意料的是竟然还被他逃窜,这种案件已经是足够让人害怕的了,但是,要是说起咱们今天说的这个案件,则更让人毛骨悚然,那就是河南沈长银,沈长平杀人碎尸,吃人案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氏兄弟沈长银、沈长平,被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数罪并罚,依法判处死刑。被判死刑的,还有第三被告人李春玲。而被告人杜素容、关欣(未成年人),被判处20年徒刑,被告人赵美英因有立功表现,被从轻判处有期徒刑3年。

沈氏兄弟把目标一直对准从事色情特殊行业的妇女,在他们看来没有人会管。而且,被害人的身份也令他们在施虐和杀人时,感受到某种道德上的正当性。这是沈氏兄弟肆无忌惮,屡屡作案的重要原因之一。

法庭上法官曾问被告沈长银:“杀被害人时用了几刀?”沈长银回答:“就一刀,都杀了那么多人了,还能用几刀!”引起一片愕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长银和其弟沈长平犯下11件命案,杀人、扒皮、吃肾、炼油……“整个犯罪过程从时间到空间都弥漫着不安全,不平静的气味,血腥和硫酸的混浊气味吞噬着人性的本善……”沈长平的辩护律师如此说。

这两兄弟杀人也和大多犯罪案件一样,那就是为了钱,可是他们两人的家庭可并不穷困,反而生活条件不差,这两是亲兄弟,老大沈长银,老三沈长平,父亲是河南焦作一个三千人村子的治安委员会主任,有一段时间还当作村长,条件当然说不上差。

对于这一家三个儿子,当父亲的肯定是宠得不行,久而久之养成了老大骄纵蛮横,打架斗殴这种事基本上就是家常便饭了,再加上老爹当的村里面的官,几乎没有人敢欺负他。

后来又和社会上的人学会了偷东西,一般小的案件都能被父亲摆平,有一次被法院判刑2年,经过父亲的运作竟然延期两年,直到最后也没有坐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胆大包天的沈长银竟然将目光放在了当地的人事局长家里,偷了人家的家,事情闹大之后父亲再也摆平不了,沈长银在监狱中度过了两年,对于沈长银这种人来说,监狱是不可能将他改造的,反而会让他学到更不利于社会的手段。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沈长银出狱之后和父亲拿了3万元的巨款,带着沈长平到兰州打工。这两兄弟不是做生意的料,刚开了一个公司,两人就一人包养了一个坐台女,在一个月之后,便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一堆贷款。

没有钱花之后沈长银便开始想主意,让他们受苦去赚钱肯定不可能,抢劫风险有点太大,便将目光放在了坐台女的身上,这些女人赚钱来得快,还有就是处于社会的边缘人物,出了什么事不会有太多人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人第一个下手的对象是同院子的一个坐台女,在牢牢绑住女孩之后,开始索要存折密码,女孩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肯定不愿意,这两兄弟就开始了残忍的虐人手段,用烟头烫乳头,烫阴部,将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最终女孩扛不住了交出了全部积蓄3万元,在得手之后他们并没有放过女孩,为了安全起见将人碎尸,用硫酸腐蚀,而这些方法就是当时沈长银在监狱中学到的。

“最后我们决定勒死她。”两人用铁丝套住姚芳的脖子,各抓一头拉。“大约有一分钟,女的脸色变黑不动了。我俩就松开了手,将她拉到了卫生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拿起单刀从她的脖子的一侧捅入……我们俩抓着她的脚倒提起来,对蹲便池,等血放完之后,我们就将她的尸体放在卫生间的地上。”当时已经快到中午,两人出去吃了饭,取出了存折上的一部分钱,又回来开始分尸。

之后,沈长平去了西站租的平房睡觉。第二天一早取完存折上面的钱后又在小西湖(兰州市地名)买了一瓶硫酸,一个蓝色塑料桶。为了能快一些毁尸,他们又到化工商店买了一桶50公斤的硫酸。

他们把小块尸体捞出来,装在黑色塑料袋里……没有溶掉的尸骨装了十几个袋子。沈氏兄弟把装满尸骸的塑料袋丢到偏僻的十几处地方,随即逃离兰州。“杀第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害怕。后来,杀人和杀鸡没有什么区别。”沈长平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3年6月,沈氏兄弟逃回新乡,在家里住了一星期,再次回到兰州,兰州市不是他们想象的满城风雨。而是和往日一样的平静,4天后,做贼心虚的他们还是去了成都,随后到达昆明。

兄弟俩在昆明玩了3个多月,花光了钱,在农历中秋前一天回到家乡新乡。到家之后,兄弟俩琢磨到哪里去作案。沈长平想到他熟悉的包头市,兄弟俩一商量,过完中秋没有几天他们俩就去了包头市。

沈氏兄弟把目标一直对准从事特殊行业的妇女,大多来自洗浴中心。因为小姐的管理都很严格,一般不准到外面接客,出外要得到领头的同意。

她们大都缴纳过押金,一般不会跑,如果跑掉,被专门管理她们的领头找到,就会往死里打。但是也有些中途不见了而且实在找不到的,他们也不再理会,当然绝不会报案,这是让沈氏兄弟继续逍遥作案的重要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3年11月,沈氏兄弟在包头钢铁大街7号街坊家属院二楼租了一套房子。11月底,沈长银在一洗浴中心认识了洗浴小姐李春玲(山东人,生于1982年,本案第三被告),沈长银开始和李春玲拉关系。

沈长银和李春玲在洗浴中心进行了性交易,后来沈长银要了李春玲的电话号码,并随即约来了李春玲。沈长平用铁丝捆住李春玲手脚,沈长银走过来抱起李春玲把她扔在床上。

第二天,沈长平到李春玲的住处只搜到了300多元钱和一张邮政储蓄卡。李春玲说她没有钱。沈氏兄弟决定不管有没有钱,既然走到这一步也只有杀了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长银把李春玲抱进厕所,沈长平只穿着内裤出来,把准备好的刀拿出来让沈长银去杀李春玲。但沈长银考虑兄弟俩寻找“目标”比较困难,也容易暴露自己,打算留下李春玲让她做帮手。

沈长银进到厕所里,就问她想不想活,想活就必须先杀一个人。李春玲答应了。李春玲想了一下,说有个叫斯情的小姐骗过她朋友的钱,就给斯情打电话说这里有客人等。

斯情如约而来,脱光了衣服之后,沈长平拿出了铁丝,斯情问怎么回事?李春玲说:“他们是变态,喜欢绑起来。”斯情被绑起来,沈长平将其抱到卫生间。

三个人只穿了内衣进了卫生间。沈长银将刀提给李春玲,并朝着斯情的脖子一侧指了一下。李春玲顺手就刺进去……在以同样的手段分尸时,沈长银突然说:“人肾是什么味道?”李春玲后来进了厨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长银事后交待,吃只为了好奇,沈长平说中国的传统说法是吃什么补什么。之后他们一起分尸,并用准备好的十几瓶5斤重硫酸溶了尸体,将部分内脏、头发抛弃于包头市东河区污水沟内。

事后10天,李春玲说她认识了一位东北的“小姐”赵丹。然后又是依葫芦画瓢杀掉了赵丹。又过了十天,李春玲认识了刘丽。李春玲取来了存折,里面有21800元。沈长银杀了刘丽……

为了更快谋钱,2004年1月中旬,李春玲到一浴都当洗浴小姐借机接近小姐并试探谁有钱,以便作案。来自东北的王凤娟成了他们的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凤娟被绑后,李春玲拿着钥匙去她的住处找钱。沈长平负责看管,6点多钟,沈长平迷迷糊糊睡着了,到8点左右的时候,沈长平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他睁开眼马上去看门。

外侧的防盗门反锁着,厨房门开着,他跑过去一看,厨房铝合金窗框没有了,王凤娟从楼上跳下去了。楼下满是碎玻璃,下面的自行车倒了一片,四周静静的没有人…他们赶快把王凤娟抬上楼来,整个过程一直没有其他人发现。

王凤娟醒过来冲着他们笑了笑,又晕了过去,沈长平打她耳光,醒来之后,李春玲问存折上面的密码是多少,王凤娟没有说,10点多就死了,她死的时候仍旧笑了笑,这让沈长平记忆深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分完尸体后,由于沈氏兄弟租住的房子下水道因为处理太多的尸体堵塞了。三人用袋子将尸骸带到李春玲住的地方处理。2004年春节前,沈长银和李春玲到李春玲的老家过年,沈长平、沈长银也回了老家。

总共在家里一个多月时间,在这期间,沈氏两兄弟口袋里的八千多块钱差不多花完了,兄弟俩商量着继续杀人劫财。沈长平1998年和1999年都在太原做过生意,对太原很熟悉,兄弟俩决定去太原。

沈长银去山东接李春玲,沈长平去了太原。几天后,三人在太原会合。李春玲认识了小姐赵美英。2004年4月,山西太原赵美英租住的房屋内,沈长平留宿。喝醉酒的沈长平将赵美英9元钱的存折看成了9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没有得到财物,在李春玲身上发生的“入伙仪式”在赵美英身上再次重演。赵美英约来了一名“小姐”杨志玲。逼迫赵美英杀死杨志玲,肢解尸体。为了加快溶解,他们把一部分放入硫酸中,一部分切成小块放在锅中炼油。

快中午的时候,赵美英对沈氏兄弟说要去鞋店照顾生意,出去一趟。沈长银指使她把其男友开的鞋店卖了,把钱拿回来,并让李春玲一块去。

在鞋店,赵美英的男友觉得李春玲不是什么好人,狠狠地骂了她,并让赵美英少跟这种人来往。李春玲被骂了,就自己回去了。李春玲回到租住的房子里,沈长银问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李春玲说被赵美英的男朋友骂了,就回来了。

沈长银也没有在意,过了两个小时,他打电话让赵美英快回来,赵美英说就来了。沈长银打电话催了几次,直到晚上7时后,当赵美英领着警察即将敲开沈氏兄弟的门时,被开门的沈长银发觉,沈长银一把关了防盗铁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长平一脚踏开窗台上的防盗网,跳上旁边的平房顶,飞奔而去。枪声在身后响起,警察的子弹仅仅擦伤了沈长平腰上的一块皮肤。房内只剩下正在睡觉的李春玲,还有厨房锅里的油、冰箱里的肾。李春玲当场被抓。

沈氏兄弟坐中巴车到平遥,又换长途车去了运城,再到西安,4天后,又到郑州,第二天去洛阳,再换乘火车到南京,第二天到合肥。“想找一个我们从来没有去过,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城市躲起来。”

沈氏兄弟来到了合肥,租了明光路的一套楼房。杀人已经成了他们唯一的生存方式。他们在一家练歌房认识了一个叫关欣的小姐(生于1989年,6位被告中唯一的一位未成年人),兄弟俩因为关欣很漂亮,就想把她发展成他们的同伙,来补足李春玲的位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沈氏兄弟以同样的手段恐吓关欣,关欣打电话找来一位叫舒小妹的“小姐”。据关欣交待,两兄弟对她说不杀她自己就要死。最后沈长银把手握着她的手把刀子送进了那个女孩的脖子。

沈氏兄弟想一个掩护不够,还需要再找一名。他们认识了一个“方脸小姐”(本名陈倩倩),沈长平这样叫她。沈氏兄弟以同样手法让方脸小姐杀一人“入伙”。方脸小姐约来了一位脸型较圆的女孩,沈长平称之为“圆脸小姐”(本名邵梅),杀了她后,发现她身上只带有100元现金和一部手机。

随即,沈氏兄弟又发现“方脸小姐”住的地方还有2万元现金,他们经过威逼,又从“方脸小姐”的亲戚处拿来了她的存折,里面还有大约8万元左右,他们当即取走了42000元,等第二天他们再一次取钱时,发现里面剩下的钱已经不翼而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方脸小姐”欺骗了他们,沈氏兄弟便杀了她,尸体同样被溶解。之后,三人打算离开合肥,沈氏兄弟让关欣回家去取身份证。关欣在家里住了几天之后仓皇去了福建,后来在福建被抓归案。

沈氏兄弟再次逃逸到兰州,在开往兰州的火车上,他们认识了一名叫商倩的女子,这是沈氏兄弟杀害的唯一一名不是“小姐”的女孩。

沈长平在兰州还有一名女友叫做杜素容(四川省人,初中文化程度,无业),这次回到兰州之后,沈长平和杜素容住在一起,为了让杜素容入伙,兄弟俩约来火车上认识的商倩,威逼杜素容杀死她。之后三人窜至石家庄作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石家庄,万恶的沈氏兄弟终于被抓了。当时沈氏兄弟和杜素容将一个小姐赵红霞勒死,正准备在卫生间溶尸灭迹,突然有人敲门说查水表,沈长银打开门,一群便衣警察冲进来,将他们3人抓获!

后来审讯时,杜素容说:“做梦都盼着警察的到来,一天到晚心惊胆战,生怕一个不小心,让这两个魔鬼剁成碎片,化成尸水了。”

就是那个看似死心塌地跟着他们作奸犯科的李春玲,也同样生活在噩梦之中,精神、身体状态每况愈下。正如她说的那样:“要是不被警察抓住,跟着那两个恶鬼,不是被折磨死,就是被吓死,那种日子真是生不如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个未成年人“小姐”关欣离开合肥后跑到了福建龙岩,那段身陷魔窟的可怕经历,让她不堪回首,就是出台一晚开价1万元的大生意,她也坚决不出去。她说不是不爱钱,是怕出去了再遇到沈氏兄弟这样的恶魔。

只有醒悟最早的赵美英,反抗得最彻底,她报了警,但沈氏兄弟跑掉了。赵美英受到的法律惩处最轻。

人们常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每个人都想成功,也都想挣钱。靠自己的本事,脚踏实地的拼搏终会过上好日子。但是有的人却不这样,为了钱财不择手段,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沈氏兄弟在一年多的时间内,只向坐台女下手,残忍杀害10人,夺得十几万元,还吃掉受害者肾脏,一切都是为了钱。兄弟俩的‘发家梦’永远实现不了了,做了孽是要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