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姜天武既没了“美好家庭”,也丢掉了上市公司实控权。他仍然每天奋斗在梦洁股份的一线,究其原因,一方面或许是不服输、想翻盘;一方面或许是因为这家公司,是他奋斗一生的成果。只是他倡导的“美好家庭”的守护者,还有多少消费者买账呢?

文丨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月月

· · ·

最近,家纺巨头创始人姜天武的日子不好过。

6月29日,梦洁股份发布关于控制权拟发生变更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 称公司实际控制权将通过股权转让和表决权委托的方式,从创始人兼董事长姜天武变更为李国富。

为了专心搞事业,姜天武曾不惜违背引以为傲的“爱在家庭”企业文化,执意与中专学历的妻子离婚。“老板认为妻子思想跟不上他的节奏,他想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将精力用在事业上来。”当时的公司高管如是说。

讽刺的是,离婚五年后,姜天武不仅家散了,全心付出的事业也“黄”了。这两天有媒体去采访他,他回应道:

“好多无奈,一言难尽。”

1.

/ 一份“抽屉协议”埋下的祸根 /

6月29日,梦洁股份发布关于控制权拟发生变更暨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其中有不少细节:

梦洁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姜天武、股东李建伟、李菁、张爱纯,拟将其持有合计7700万股梦洁股份转让给长沙金森新能源有限公司,占公司总股本10.17%。

同时,李建伟、李菁拟将其剩余合计72,625,910股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金森新能源行使,占公司总股本 9.60%,姜天武拟放弃其剩余101,088,490股公司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13.3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意味着在交易完成后,金森新能源拥有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9.77%,成为公司拥有表决权的第一大股东,李国富将成为梦洁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而这笔交易的每股转让价格是5元,总金额为人民币3.85亿元。也就是说,李国富通过3.85亿元获得了梦洁股份的实际控制权。

虽说3.85亿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令人疑惑的是,作为梦洁股份的创始人,姜天武为何突然需要这么多钱?又为何要将自己打拼数十年、不惜牺牲家庭的上市公司拱手让人?

这事儿得从2017年说起。当年,梦洁股份正在推进一项定增,为了使其顺利实施,姜天武等公司大股东与信托公司签署了差额补足的“抽屉协议”。

2021年,因触发“抽屉协议”约定的差额补足义务,姜天武等大股东背上了定增兜底债务3.6亿元。

随后,姜天武等大股东开始通过减持、分红、质押等方式来筹钱。2021年,他们密集减持所持上市公司股份、套现过亿;并以员工借款、供应商预付款、对外投资等各种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巨额上市公司资金,2021年余额高达8081.23万元。

但由于公司大股东质押比例高、减持比例及减持数量受到限制等原因,姜天武筹到的钱根本不够偿还定增兜底债务。

于是就有了这一次出让公司控制权,通过股权转让,姜天武等大股东获得3.85亿元现金,终于覆盖了这笔定增兜底形成的3.6亿元债务黑洞。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6月30日,姜天武回应记者称,“好多无奈,一言难尽,谢谢你对梦洁、对我的关心,我还要奋斗几年,把梦洁做稳做强。”

2.

/ 违背诺言离婚,

前妻分走近亿元 /

梦洁股份的成功,离不开姜天武的能力,更离不开他定的“爱在家庭”的企业文化。

与996是福报的互联网大厂不同,梦洁股份对员工的要求是“品格第一、家庭第二、事业第三”,直截了当将家庭摆在了事业前面。

而这种“爱在家庭”的企业文化,也成了姜天武最自豪的噱头。2014年他接受甘肃卫视栏目专访时,曾自豪地宣称:“梦洁27年间高管没有离婚的,没有离职的,这是一支传说中不离不弃的团队。”

然而,这句话说完仅仅过了3年,62岁的姜天武就突然自己打脸,执意要与48岁的妻子伍静离婚。

据媒体报道,伍静是中专学历,曾在梦洁工作过,后来做了自由职业者。

和很多夫妻店模式的上市公司不同,作为梦洁股份的前老板娘,伍静一直很低调,从未出现在公司的董事或高管名单中,反而是其姐姐一直在公司担任董事。

为了阻止姜天武和伍静离婚,据梦洁股份高层透露,他们纷纷对其进行劝解,甚至还特意将姜天武的儿子从美国请了回来,结果姜天武依然死心塌地地要离婚。

拦是拦不住了,为了继续高举“爱在家庭”的大旗,时任副总的李军只能替姜天武解释称,“老板认为妻子思想跟不上他的节奏,他想撸起袖子加油干,一心一意将精力用在事业上来。”

很明显,姜天武并没有遵循“品格第一、家庭第二、事业第三”的员工要求,而是把事业摆在了第一位。

两人签署离婚协议后,平分了上市公司股票,姜天武将1.27亿股分割给伍静。这部分股份当时市值超过10亿元,成了资本圈轰动一时的天价离婚案。

此后在2020年5月,梦洁股份凭借与薇娅旗下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再次爆火出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9天8个的涨停板,深交所的关注函都拦不住梦洁股份的火爆程度,它的股价创造了上市以来的历史新高,市值翻倍。

但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这场涨停板狂欢背后的最大赢家,其实是前老板娘伍静。

在此期间,伍静4次竞价交易的价格都精准地踩在了涨停板上,卖出手中近720万股股票,随后又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再次卖出700万股,5次交易合计到手9600万余元。

四舍五入接近一个亿,再加上剩余所持的股份,离婚后的伍静跻身亿万女富豪之列。

反观姜天武这边,9天8板成了梦洁股份最后的高光时刻,之后无论是被赋予了战略地位的洗护服务,还是培养自己网红的计划,都没有激起多大的水花。

但梦洁股份的品牌宣传从未停歇。今年5月,梦洁股份还在发通稿鼓吹“爱在家庭”的企业文化,称姜天武是“美好家庭”的守护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 从杂工到厂长,

“人生经历可与李嘉诚相媲美”/

老话说,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但刚刚失去上市公司实控权的姜天武显然不能随心所欲,有媒体报道称,67岁的他在微信上自称梦洁店长,每天都不遗余力地推销梦洁产品。

如今,姜天武仍然每天奋斗在梦洁股份的一线,究其原因,一方面或许是不服输、想翻盘;一方面或许是因为这家公司,是他奋斗一生的成果。

每家上市公司都能在资本市场上讲出自己的故事,而姜天武和梦洁股份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创立于1956年的长沙市棉麻土产公司被服厂。

当年,返乡知青姜天武进入被服厂,干过锅炉工、电工、杂工、焊工、钳工、车工等多个工种,他自己回忆道,“刚开始到被服厂我对厂里的机器几乎一无所知。”

只有大专文凭的他又利用课余时间读了电大,看专业书,学习无线电、自动化,后把工厂所有自动化流程技术全都掌握,后来也就升为了维修班长。

为了打开销售渠道,那时姜天武总是一个人跑到广州、北京等地,背着睡袋、被子,“在商场一守就是十几天,肚子饿了,只能硬着头皮吃观音土做的饼。”而他所做的一切努力,只是为了让商家看见诚意,得到一个洽谈的机会。

姜天武拼命三郎式的工作劲头受到领导的赏识,1987年,年仅32岁的他接任被服厂厂长。再往后,长沙被服厂通过改制,姜天武成为实际控制人。

不仅如此,姜天武自称对“做一床好被子”有执念,“小时候家里很穷只有一张床,床上就铺着稻草,稻草上摆一些旧棉絮黑黑的,上面有一个床单。周末如果出太阳就把被子、稻草拿出来晒。晒被子的晚上睡得特别香,因为闻上去是太阳的味道。那是一种幸福感,在记忆里印象很深。”

2000年,姜天武主导成立湖南梦洁集团,并于2010年成功在上交所上市。

可以说,姜天武是中国家纺行业过去几十年最重要的见证者和推动者之一,也难怪姜天武的秘书会形容他“人生经历可与李嘉诚相媲美。”

如今,姜天武既没了“美好家庭”,也丢掉了上市公司实控权。据媒体报道,目前尚不清楚金森新能源入主梦洁股份后,是否会给上市公司注入新业务。但从姜天武的回应来看,其应该会继续在梦洁股份工作。

只是他倡导的“美好家庭”的守护者,还有多少消费者买账呢?

参考资料:

《姜天武:做有温度的家纺》,中国家纺产业网

《姜天武梦断梦洁股份》,斑马消费

《离婚3年后,湖南51岁中专学历阿姨抱走近1亿元现金》,湘财P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