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UM心理咨询能力训练中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提问:对于情绪防御隔离很深的人,如何帮助他打开?

我们先要想一想,这个人为什么情绪防御隔离很深?

是因为他需要防御或者保护的东西很脆弱

所以我们看出来他防御之后呢,应该脑子里有印象,就是他后面的很脆弱的东西,我们是不能够直接碰的。

但是,我们的任务就是慢慢地让他情感能够出来,所以这就构成了一对矛盾,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有两个。

一个是弗洛伊德式的,就是慢慢地在他感觉到安全的关系中间,打开他的防御,让他的情感能够流露出来。

比如说他的内心里面有很多愤怒的情绪,他是不敢表达的。

因为在早年的时候,如果他表达这些愤怒的情绪之后,要么对方可能受不了,要么会导致报复,他把这样的关系会转移到跟我们的关系中间,那这个人就会变得非常的客气。

我们如果有时候犯了错误,比如说咨询师迟到了15分钟,或者是咨询师对他有那么一点点漫不经心,他感觉到了,但是他的愤怒这样的情绪就是出不来。

而我们呢,就需要反复面质,在这些事情发生了之后,他的情感体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当他觉得他表达的那些情感不至于把我们摧毁,或者是不至于我们报复性地摧毁他,他的那些情感就慢慢地就会流出来了。

但是大家可以评估一下,我们要让一个防御特别重的人,通过刚才我们的这些套路,让他慢慢地打开,这需要非常长的时间,这就是为什么精神分析动辄几年或者是几百、几千次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个方式呢,是艾瑞克森的。

我个人觉得艾瑞克森的办法要更高一些,当然这不是精神分析的范围了,但是我从来没觉得我个人只在精神分析的范围里面玩儿,同样的,我希望大家也没有必要把自己陷在精神分析这样一个学派里。

虽然也很大,但是相对于海阔天空来说,毕竟还是一个单独的学派嘛,所以它的范围并不能涵盖所有的心理治疗,而艾瑞克森是搞催眠的。

对精神分析的历史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催眠是精神分析他爹,我甚至有一个个人的感觉,我觉得当一个搞精神分析的人,他的某些做法如果有催眠的味道的话,我会觉得他已经到了非常高的境界了。但是,我个人还没有到那种境界。

那艾瑞克森的搞法就是我看到你有很重的防御,我视而不见,我绕开走,我跟你干别的工作。

所以艾瑞克森的有一个学生,我参加他的课,他在台上做的最多的动作就是这样一个动作,就是绕,绕过去、绕过来。

那个意思就是正面我知道这是你的防御,就是你告诉我你那个地方很痛,那我就不去碰了,我跟你谈点别的。

有时候我们甚至要背诵一下,或者是仔细体会一下,艾瑞克森一句千古名言,或者说是他非常高明的一个搞法,叫做永远不直接解决问题、永远不直接说问题。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有这样一个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的事,就是好像一个人说问题很直,就表示他有很好的性格,会获得大家的喜爱。

但是在心理治疗的时候不是这样子的,在心理治疗有时候我们为了保护对方的防御,我们会非常绕圈子。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艾瑞克森有一次在一个海边城市吃饭,他连续点了五次生蚝,而且他总是半打半打地点,就是:请再给我来六只好不好?吃完了以后又给那个侍者说,请再给我来六只好不好,这样点了四五次。

然后那个侍者说:老先生你今天有点特殊,为什么点这么多生蚝呢?

然后艾瑞克森就说:我今天生日,我觉得我可以吃这么多生蚝。

然后大家的评论就是,他绝不会直接跟别人说“今天是我生日”,而是先要把生日该做的那些事情都做了一圈之后,然后再告诉你“今天是我生日”。

大家想象一下,就是用艾瑞克森的这种搞法呢,真的是没有防御是不能够透过的,为什么呢?

因为他能够非常深刻地共情,你哪个地方是痛的,不希望别人触摸,他永远都知道绕开你的痛点,然后在你舒服的地方进入。

我们体会一下吧,就是我这个地方很痛,我告诉你,你不要来,弗洛伊德这种人呢就是要你越痛越要来,但是艾瑞克森就是,好,你这里痛我知道了,然后我从另外地方地进入,间接地会让我们正面的防御变弱,然后情感就可以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上是两个非常不一样的针对防御的方法,大家可以仔细去体会这样一些东西。

其实这是一个连续谱,弗洛伊德就太直接了,然后艾瑞克森就太委婉了,而我们就介于在这个连续谱之间,选一个跟自己的人格比较适合的那种干预的方法。

比如你是一个人格上接近弗洛伊德的人,那你如果过度地想学习艾瑞克森的那些绕的那种方式的话,我觉得可能难度就大一点,因为你的天赋可能更直接,没有那么绕;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还有一点,有时候咨询师想突破来访者的防御,有可能来自咨询师自己的自恋。

那个意思就是我跟你工作了这么长时间,然后你竟然还是一个如此情感隔离的人,这个让我非常没有面子。

我觉得在我自己身上和在我读到的很多学生的案例身上发现过这样一些问题。

这个时候可能也是非常考验咨询师自己承受焦虑、承受没有面子、承受挫败的这种能力了。

有时候真的也会有这种无奈的感觉,就是来访者真的不是被我们治好的,而是被我们等好的,就是我们等着他好,然后他真的好了。

这个让我想到美国著名的诗人朗费罗的一句诗句:要学会劳作,学会等待,我把它改一改,叫做:我们要学会解释,也要学会等待。

- 好课推荐 -

新手入门必修

曾奇峰付丽娟带你深入精神分析

也带你鉴赏人格

与同辈群体一起学习

与精神分析氛围泡在一起

- 报名方式 -

2022年 第14期 升级版

精神分析初级训练营65集视频观看已开放

文字整理: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