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目前,已陷入三面合围的乌克兰城市北顿涅茨克市内的争夺战仍在继续,由于乌军仍控制着北顿涅茨克河南岸地势较高的利西昌斯克市区,使得俄军在北顿涅茨克市区内的进展仍较为缓慢。

而笔者这次要介绍的,则是在北顿涅茨克战役中的乌军正规军、第57独立摩步旅,日前该旅官兵模仿之前的领土防卫旅官兵,同样录制了罢战小视频上传到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57旅官兵

第57独立摩步旅有如此表现并不稀奇,该旅成立于2014年秋东乌战事正酣之时,其前身是临时组建的乌军第1特别领土防卫旅,由第17、34和42三个领土防卫营合编而成。众所周知,2014年的乌军各领土防卫营均由民众团体和地方豪强自掏腰包组建,训练与装备严重不足,空有一番热血其实根本不经打,因此把他们整编后进行正规化也是必然结果。

第17领土防卫营组建于2014年4月,其成员多为基洛沃格勒州的志愿者,首批共动员420余人。6月,经过一段时间训练的该营被部署到扎波罗热州,负责守卫梅利托波尔机场——尽管一个月前地方长官曾信誓旦旦地宣称不会送他们上前线。该营装备全靠州政府募捐与私人捐赠,420余人仅有50件防弹衣、几挺机枪,唯一不缺的就是人手一支AK系列自动步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7营标志

第34领土防卫营组建于2014年5月,其成员多为基洛沃格勒州的Rukh Oporu右翼运动积极分子,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于7月被投送到东乌前线,结果一上战场营长梅斯特鲁克少校就被击毙,之后只能在戈尔洛夫卡附近的检查站执勤。作为乌克兰右翼势力的武装,该营初期装备也相对较好,起码能拥有多辆不同型号的卡车及两辆从仓库里倒腾出来的装甲车。

第42领土防卫营组建于2014年6月,其成员同样是来自基洛沃格勒州的Rukh Oporu右翼运动积极分子,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于8月被投送到东乌前线。8月27日,该营的一个连90余人乘坐武装直升机,试图前去增援被顿巴斯民兵围困在伊洛瓦斯克的乌军,结果遭到俄军炮火覆盖,加上约定好前来会合的第92独立机械化旅的一个连卖队友,全连最后全部沦为战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4营标志

部队完成组建后,三个领土防卫营都改称独立摩步营,此外旅部直属的拥有战斗力的部队就只剩一个工兵连了,直到次年,第57独立摩步旅才得到一个坦克连和一个牵引榴弹炮分队的加强。该旅首任旅长是谢尔希·彼得罗维奇·西尔琴科(Сергій Петрович Сірченко)上校,曾任第90联合训练中心(汽车驾校)主任,现已转入预备役。

虽说摇身一变成了正规军,但三个独立摩步营仍停留在之前的阵地上继续作战。2015年1月,第17独立摩步营曾被抽调一部分兵力参与顿涅茨克机场解围作战,结果被毙俘各1人。同一时期,第42独立摩步营也在杰巴利采韦地区遭重创,9名大兵阵亡。为了集中力量干大事,三个营之后都被转移集中到戈尔洛夫卡地区作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2营标志

由于严重缺乏装甲车辆,第57独立摩步旅只能在戈尔洛夫卡地区作静态防御,建立检查站关卡敲诈点过路费之类。但该旅的右翼志愿者们却不愿意就这样安分下去,虽然俄乌双方已经签署了明令停火的明斯克协议,但他们在执勤时仍见缝插针地不断向顿涅茨克控制区打冷枪,作违反停战协议的坏勾当,结果遭到顿涅茨克狙击手小组的有力反击。

2016年5月,在前线摸爬滚打近两年的第57独立摩步旅终于得以撤下前线,并在靠近克里米亚的赫尔松州新卡霍夫卡市得到了一个作为后方基地的永久部署点,此后该旅每年只需抽出部分部队到前线轮战七个月就行。西尔琴科上校退役后,则由原第34独立摩步营营长德米特里·谢尔盖耶维奇·克拉西尔尼科夫(Дмитро Сергійович Красильников)上校接任旅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胖子克拉西尔尼科夫上校

颇有才干的克拉西尔尼科夫上校于2017年继续高升乌军北方集群司令部,接手部队是曾在克里米亚事件中被俘不屈的第36海防旅营长戈洛瓦申科上校,按理说此君也是一名前途无量的可塑之才,结果在2018年10月18日他因为飙车撞伤手下一名军人又企图隐瞒事实,最后被迫引咎辞职,原第28独立机械化旅副旅长米尚丘克上校被紧急调来接手这烂摊子。

在同年的军事改革中,乌军总参谋部决定授予第57独立摩步旅“戈迪延科·科斯特(Гордієнко Кость)”的荣誉称号,以纪念这位活跃于十八世纪初的乌克兰扎波罗热地区的民族英雄,此人曾多次举兵反抗莫斯科的统治。同时,该旅带有苏联红军风格的臂章也被新的金色枪尖简易盾牌纹章图腾所取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7旅新老标志对比

2022年2月24日俄联邦武装力量在乌克兰东部的特别军事行动开始之际,第57独立摩步旅的轮战部队正部署在卢甘斯克北部的俄乌边境地区,在俄军的突然袭击下,该旅猝不及防,受到了一定损失,虽然主力大部分突围,但也有部分官兵向卢甘斯克武装缴械投降,这就是军事行动开始次日,简中网上出现的“乌军第57旅成建制投降”的新闻由来,其实没那么夸张。

第57独立摩步旅仓皇撤退到穆拉托沃定居点,但由于俄军追击太快旋又放弃这一据点继续后退。据投降的该旅侦察连上士米哈伊尔·扬科夫斯基透露,该旅自2月起就开始停发工资,口粮也时断时续,官兵们连基本的热菜热饭都吃不到,伤员们也送不下去,这或许是冲突初期该旅兵败如山倒的原因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月24日投降的第57旅官兵

在军事行动之初,乌军防御的各区域有的守住了阵地,有的虽然被俄军大纵深穿但主要城市仍控制在手中,而完全被拱手让与俄军的,只有赫尔松州和第57独立摩步旅防御的卢甘斯克东北部地区。该旅在一路撤退到工事完备的北顿涅茨克市后才站稳脚跟,并在与之隔河相望的利西昌斯克高地上构筑起强大炮兵阵地。

依托市区的坚固防御工事和后方炮兵居高临下的射击掩护,在之后的近两个月后,第57独立摩步旅面对俄军偏师的进攻总算是守住了阵地,4月11日该旅炮兵的突然射击还曾摧毁了俄军的一个大型弹药集散点,使得俄军不得已将主要兵力都先转移到其他战场,只在城市外围留下了少量卢甘斯克武装进行监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军检查俄军炮击后的废墟

一直到5月上旬,俄军在利西昌斯克以南的波帕斯纳亚取得突破后,北顿涅茨克市要塞群的乌军守军形势开始不妙,但在英国顾问的建议下,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并未将正在前方的第57独立摩步旅等部队撤回或是调去填补缺口,在他们看来这正是创造第二个马里乌波尔绞肉机的好时机,可以将大量俄军牵制和消耗在巷战中。

乌军的这一做法,正好给了行动迟缓的俄军以充分的准备,从波帕斯纳亚和北部的红利曼、卢比日诺方向慢慢向北顿涅茨克压缩。到5月下旬,合围之势已经非常明显,但泽连斯基仍拒绝撤退,因为从某种程度上看俄军确实也再次陷入马里乌波尔的僵局——不得不卷入北顿涅茨克市的巷战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保存实力,第57独立摩步旅被下令撤出城市外围阵地,将俄军与卢甘斯克武装放入北顿涅茨克市区,只有战斗力较差的第115领土防卫旅被用来抵挡他们。6月初,待兵力得到集中后,乌军模仿我军徐向前元帅在川陕苏区曾使用过的“收紧阵地、适时反攻”的战术,趁俄军尚未完全占据市内工事的情况下,以该旅为主力向俄军发起突然反扑。

这次反扑就是前几天在简中网上被炒得热火朝天的6月乌军北顿涅茨克战术性反攻,乌军在反攻中确实取得了一定成果,将俄军逐出了大部分市区,但鉴于未能大量歼灭俄军,再向前追击有被俄军反杀的危险,因此只能见好收好,及时收紧兵力准备下一轮防御战。为了达到背水一战的功效,乌军甚至炸毁了北顿涅茨克河上的大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7旅官兵在小视频中呛声长官

不得不说,炸桥并非是一个明智的做法,尚在北顿涅茨克市内的乌军官兵一时陷入大乱,不少人直接缴械投降。在反扑中伤亡不小的第57独立摩步旅部分官兵也有学有样,录制了反战小视频发到网上,表示不愿再去送死。当然,敢这么做的毕竟只是少数,目前乌军也确实正将第57独立摩步旅等残余部队逐步集中到利西昌斯克,似乎有准备做梯次防御后撤之打算,在严峻的现实面前,这一做法或许不算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