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据《华盛顿邮报》等多家国外媒体的消息,上千名美国共和党人在休斯敦举行的代表大会上通过一项决议,拒绝接受2020年的美国大选结果,认为拜登是“非法总统”。同时也有大量共和党人在聚会现场称:将会争取得克萨斯州在2023年重启独立公投,以确保得州重新成为“孤星共和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继得州闹独立之后,形势再度恶化。6月30日,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28%的受访美国民众认为未来有必要拿起武器来反抗美国政府,而这些民众当中又有超过37%的人拥有枪支,这说明现如今美国国内的矛盾已经达到了足以撕裂整个美国社会的程度。

6月26日,美国《国会山报》甚至刊登了题为《随着分歧不断加深,美国不再被视为民主灯塔》的文章,美国媒体收集了18个发达国家的民意调查数据,绝大部分人都认为美国不同政党的支持者之间存在激烈冲突,美媒承认美国民主不再是“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得克萨斯州是美国所有的州中最喜欢闹独立的一个州,因为得克萨斯州在加入美国联邦时就是独立共和国的身份。这就使得得克萨斯州的民众对于美国的认同度就不高,始终认为得州人的身份远比美国人的身份更加重要。除此之外,由于南北战争等复杂的历史因素,美国北方民众始终看不起以得克萨斯州为代表的南方民众。北方民众一直认为,美国南方乡下等同于白人垃圾。在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主流文化中,南方的“红脖子”被定义为贫穷落后、肮脏没文化、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久而久之以得州为代表的美国南方州就接受了这种称呼,甚至还对这种身份引以为傲,这也就直接导致了美国南方州与北方州之间深深的隔阂。以南方州为根据地的共和党人和以北方州为根据地的民主党人之间的矛盾,独立正在逐渐成为整个德州人的共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得州的独立倾向,其实仅仅只是美国国内社会撕裂的表现之一。美国社会的撕裂,还表现在白人和少数族裔之间的矛盾、上层阶级与底层阶级之间的矛盾以及美国民众与新移民之间的矛盾等许多方面。像此次芝加哥大学政治研究所所进行的民意调查,已经显示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将对社会矛盾的不满转移到美国政府身上。除此之外,有一半左右的被调查选民认为,“虽然身处在自己的国家,却越来越感觉自己像个异乡人”,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美国社会撕裂的程度正在逐渐加深。而越来越多的枪击案等极端事件和“国会山事件”的发生,更是表明“武德充沛”的美国民众有极大的可能武装反抗美国政府,以此来宣泄自身对于敌对群体以及社会矛盾的不满,未来美国很可能迎来“最美丽的风景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国内社会之所以会愈发撕裂,最大的原因就在于美国自建国以来始终没有完成自身国族构建的历程。我们可以从上文的民调结果中发现,所有对美国社会矛盾不满的美国民众,都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美国政府。但是美国民众却从来不会将本国所发生的一切矛盾的根源指向民族之上,那是因为美国民众对于美国这个国家的认同仅仅停留在政府/政权这个相较于民族更加低级的层面。与美国同样作为新大陆国家的墨西哥,却在之后的时间中逐渐完成了本国民众对于民族的认同历程,这也是为什么墨西哥亡灵节在本国的影响力远远大于美国感恩节在美国影响力的原因。

当然美国曾经试图通过共同语言、共同文化、共同血统、共同信仰以及共同历史等低成本手段来完成本国的国族构建,但是美国长期以来大量吸纳外来移民的做法,使得美国政府根本无法用上述手段完成国族构建,因为大量的外来移民在不断稀释和分解着美国国内各个群体的共同认知。这也就导致了所谓的“美利坚民族”,更多时候仅仅是一个纸面上的单词而已。无论是白人、印第安人、拉丁人以及黑人,都不会认为对方与自己同为“美利坚民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国需要花费更高的成本来维系国内各个群体、各个阶级以及各个族裔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在美国尚未完成国族构建的情况下,美国就通过二战成功掌握了全世界的控制权,这就进一步要求美国只能通过这种控制权来掠夺世界各国保证自身的发展。因为只有快速发展的社会,才能够掩盖社会内部的各种矛盾。但是随着美国衰落,以及特朗普上台以来对于美国全球控制体系的破坏,使得美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和控制力逐渐下滑,这就导致美国无法通过掠夺手段进行快速发展。如此一来,曾经被高速发展所掩盖的社会矛盾就显露了出来,进一步加速了美国社会撕裂的速度。因此无论是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之间的矛盾,还是美国民众反抗美国政府的倾向,亦或是得克萨斯州独立的选择,都说明现如今的美国正在逐渐滑向分裂的边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的来说,如今的美国在国家层面依然有着极其强大的实力,但这并不能掩盖美国国族构建开历史倒车的现状。特朗普时期开始,美国对于自身全球控制力的破坏,其本质上是为了减少自身的消耗,以延缓衰落的速度。对拜登亦或是之后其他的美国总统而言,想要重新发展美国的方法并不多、因此特朗普的方法依然是一个短期内成本极低的延缓衰落的方法。但是从长期来看,这种通过削弱自身全球控制力来延缓衰落时间的方法不过是饮鸩止渴。这不仅导致了美国国内社会的撕裂,甚至还让更多的国家意识到了美国的民主方式并不如其宣传的那般优越。而一旦美国无法再对全球保持绝对的控制,那么分裂或许将是美国唯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