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强大的人你是无法帮助的,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刻他的人生起点会在哪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依附着别人,自己永远长成参天大树。

婚姻里的人们也是如此,只有自己变强变好,婚姻才会随之变得更好。无论选择什么样的婚姻,能改变其质量的,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

人们常说有一种婚姻里的人,叫作“扶弟魔”,虽说手足情深不是错,但是把别人的人生不由分说的扛在了自己的肩上,分不清婚姻里外的区别不说,还把本该由他面对和解决的事情揽到自己身上,由帮助变为“包办”,这就有些说不过去。

不论是丈夫还是妻子,必需要明白的一点就是,你永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你的个人力量都是永远有限的,手足之间可以帮忙,但是谁也替代不了谁的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常常看到一些婚姻的例子中,妻子或者丈夫因为把弟弟们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而其实他的个人力量又有限,最后不得不让婚姻做出让步、让婚内的爱人生出不满的情绪,这样一来,家庭的和睦与团结就会受到影响,好心也会办坏事,导致出现本末倒置的结果。

婚姻里真的需要我们辨别主次,也许你损害的只是一些婚内的利益,但是更有甚者,你把自己看成无所不能的勇者,弟弟们一有困难就无所畏惧的往前冲,你却来不及思考,他们是否能依靠自己去独立解决这件事情。

冰衣就是这样的一位姐姐。她有个比自己小十二岁的弟弟,从小没有人教,她就无师自通的懂得弟弟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不弟弟被谁欺负,她都会第一时间站出来。

家里的条件不好,她念书念到初中毕业后,很自觉的选择念了个技校,把读大学的机会留给了弟弟。而她一毕业,就不由分说的扛起了供弟弟念书的责任。她打工挣来的钱,一多半都贴在了弟弟的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冰衣后来进了医院当了护士,她出众的样貌惹得追求者纷至杳来,但是她对外宣布择偶的唯一条件是:必须接受她继续对弟弟的资助。许多的男子能接受她清贫的家境,但是都忍受不了娶个“扶弟魔”,于是冰衣的婚事一再被搁浅。

后来一位男子不畏惧冰衣提出的条件,愿意和她一起供弟弟念书,冰衣终于穿上了嫁衣,嫁为人妻。

结婚后,丈夫果然信守承诺,每月都把工资交到冰衣手上,愿意毫无保留的帮助她的弟弟念书,直到大学毕业。

冰衣在家里一直是长姐,所以她的心头常常谨记的是父母的嘱托,凡事都把弟弟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弟弟上学以来的学费都是她一路承担,哪怕自己手里剩的钱不够生活费,她也要凑齐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弟弟很争气,从来都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被学校保送进了北大,她很欣慰。弟弟进入大学后就给她打电话,弟弟说希望以后通过勤工俭学来完成学业,这样姐姐和姐夫就不用那么辛苦。

她没有答应,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理所当然的是弟弟身后那面最强的后盾,没有理由让弟弟走那条辛苦的路,作为姐姐她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让弟弟过得更好。

弟弟念完大学后,她又张罗着让弟弟回家乡工作,但是弟弟这回说什么也不愿意听她的话。她心里有点难过,担心他在异乡会过得不好。

尽管弟弟告诉她已经找到了工作,待遇很好,但是她依然操心他的衣食住行,每个月雷打不动的会给弟弟3千块钱。对于她的做法,丈夫是不理解的。再怎么说,弟弟已经成年,有了挣钱能力,她的所做所有丈夫觉得多余,但是她依旧我行我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转眼间弟弟到了适婚年龄,她又开始操心弟弟的婚事,这一回她依旧盼望弟弟能回家找个工作,再找个可心的姑娘,把家安顿在自己的身边,但是这一回弟弟告诉她说自己已经谈起了恋爱,让她别操心了。

她又开始担心弟弟在大城市里买不起房,她和丈夫平常工资加起来有上万,一年到头也可以攒下几万,她把手上差不多十五万的积蓄全部打给弟弟,希望他能在买房的时候轻松点。

不料弟弟这一回说什么也不再接受她的钱,弟弟还告诉她婚房已经买好了,希望她和姐夫能来参观,顺便参加婚礼。

她一直没想过弟弟也有独立的那一天,当看到弟弟和弟媳妇凭借个人能力贷款买的那套80平米的婚房后,她才顿悟:自己虽然做了18年的“扶弟魔”,但是别人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需要你。每个人都会学着自我成长,不可能老是被佑护在温房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在帮助亲人们的同时也要给他留有一点独立的空间,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有能力负担起他的一切,谁也不可能陪伴谁一辈子。

这个例子中的弟弟其实也算是有志气和良心的人,没有把姐姐无私的帮助当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在自己羽翼丰满后靠着自己的力量撑起了一片天,我想,这就是对姐姐最好的回报吧。

婚姻里那些依旧在默默帮助亲人们的人们,也许不是希图有所回报,内心只是会希望“弟弟们”会理解自己的付出,能长大后变得成熟到不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当这一天终于来临,他们彼此也许会明白一个道理:自己一直以为的帮助,不过是为了延续亲情的一个借口,对方具有的能量是未来无法预估的,“姐姐们”所谓的帮助只不过是为相互的情感依赖找个出口,或许实际上,他真的没有那么依赖你,只不过你被一贯的付出蒙蔽了双眼。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