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平淡如常

我是三线小县城的出租司机,一开始对于疫情并没有太多关注,总觉得新闻上的事离自己很远。

老婆是美容院职工,店里客人多,关于疫情聊得也多,老婆比我要上心得多。

1月21日出门前,老婆提了一句,最近武汉那边有肺炎,让我这几天拉客要戴口罩,顺手递给我一个她平常美容院的戴的口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男子驾驶一辆车

我看着那个白色的口罩就来气,在我的老思想里,总觉得有点不吉利,心里暗暗想:快过年了,老子辛辛苦苦赚钱,你还咒我得肺炎

我把老婆塞给我的口罩扔垃圾桶,门一摔就去拉客了。那天运气不错,从机场拉了一个远单,是一对情侣,听他们的意思是,本来可以坐公交车的,但是为了减少被感染风险,还是花点钱打车吧。

年轻人,净整这些有的没的,至于嘛。我表面不露声色,心里觉得他们有点大惊小怪了。

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第二天,我忽然感觉喉咙有点不舒服,鼻子出气都有点困难,老婆问我是不是感冒了,随后她谨慎地戴上了口罩,和我说话也小心翼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个小孩也被她勒令在另一个房间玩,不允许和我接触。当天晚上,老婆立马分房睡,和小孩挤一个房间。

隔天老婆过来问我:有没有拉过武汉的客人?那边的新型肺炎比较严重。

我看她这么害怕,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虽然理智上她是对的,可是我心里总归有点不舒坦:这就开始防着我啦。

老婆给我盛来了一碗粥,放在床头之后,就带着俩小孩出去了。到了午饭时才回来,原来,她把两个小孩送回娘家了。现在又赶紧回来做饭,担心我饿着。

吃过午饭后,她一边帮我冲感冒冲剂, 一边又问我有没有接过武汉的客人。我认真地回想着,可是也没有线索,我一般不怎么和客人交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婆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始打扫房间,消毒,看老婆这阵仗,我心里有点发慌,开始在手机上关注相关的消息,这才被吓到了,原来事情远没有我想的简单,这次的新型肺炎貌似来势汹汹。

我赶紧对照一下自己和新型肺炎的症状,虽然是个大男人了,知道得了新型肺炎有可能小命不保,心里总归有点发虚,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了。

那一刻,突然有点庆幸老婆把俩小孩送回娘家了,毕竟新闻上报道可能存在人传人。想到这里,老婆进来给我递了一杯温水,嘱咐我多喝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心里一阵感动:这傻婆娘,自己不怕被我传染吗?

不确定的内心煎熬

第三天,我越来越严重,咽口水喉咙都觉得疼,呼吸时鼻子也很难受,我心里越来越害怕。

老婆也不再出门了,菜、生活用品什么的,让邻居买了好些,放在了冰箱里屯着。老婆看我实在难受,红着眼眶说: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这人从小到大最不喜欢去的地方就是医院,一是觉得晦气,二也怕自己查出个什么病。以前有个感冒头疼的,都随便去药店拿点药来吃就好了。

我想再忍一忍,看看会不会自己好起来。虽然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四肢无力,呼吸困难,可我还是愿意赌一把,想等明天再看看情况,要是没有好转,我就去医院拍片检查。

那天晚上,我忐忑不安,因为鼻塞辗转到半夜都没睡着。被黑夜包裹着的感觉,很糟糕。我心里一直在希望和绝望中摇摆,前一秒连遗书都想好怎么写了,后一秒又觉得不会那么倒霉,可能就是感冒而已。

一会儿,老婆从偏房蹑手蹑脚地过来,我假装闭上了眼睛,她帮我掖了掖被子,用手背碰了一下我额头,确定没有烧得更严重,才放心地出去,很轻很轻地把门带上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婆来这一趟,让我心里莫名安心了很多,我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虚惊一场,我却看到了真情

第二天,等我睡醒,已经是10点多了,天气还是阴沉沉的,没有一丝阳光,不过我明显感觉自己好多了,身子没有那种疲累了。

喝了老婆熬的小米粥,我的咽喉也没有那么疼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好像赌赢了。老婆帮我量了一下体温:37.2,老婆看到这个数字,开心得不行,像中了彩票一样。

她不放心,用力甩了甩温度计,又让我量了一次,还是37.2,这才放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天之后,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排除了新型肺炎的可能,老婆这才把小孩接回来。小孩一回来,就抱着我:“爸爸,你好多了吗?”

老婆笑了笑:你们爸爸这几天和病毒打架了,他打赢了哦!

我认真看了看她,这几天折腾得够累的,脸色差了不少。虽然我没有说出口,但是老婆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在关键时刻,果断把孩子送回娘家,自己却留下来照顾我,不仅冒着被传染的风险,还得默默忍受我生气时的怪脾气。

虽然虚惊一场,但我却看到了世间最宝贵的真情,有这样的老婆,一生所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