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分享今天的故事之前,先给大家看道题:

根据以下图形变换规律,推算出圆会出现在空格里哪些位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坦白讲,如果我没有接触过公务员考试的行测,一时半会还真是解不出来。

正确答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些读者可能觉得很简单,但这道题目,是日本私立小学入学考试的一种类型,解答者都是5-6岁的孩子。

这些内容来自我最近读的一本书《私立小学闯关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者槙原久美子,曾是《时代》杂志记者,我们中国读者可能不太熟悉这个名字,但说起她的家庭背景,咱们多少还是有些概念的。

她的父亲曾担任过三菱商会的会长,母亲是三菱创始人岩崎弥太郎的曾孙女。(三菱财团是日本四大财团之一,旗下有8家世界500强企业。其中以三菱商事、三菱电机、三菱重工、三菱化学最为出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网络)

这样的家庭背景,用三联生活周刊的话来说,就是“放在大资产阶级家庭也属于顶级配置”

虽然她是离婚单亲妈妈带着收养的孩子,也坦诚经济不独立,但钱从来不是问题。孩子的学费,补习费,在美国欧洲度假看医生,所有花费都不必计较。

即使是“出场配置”好到如此地步,久美子与孩子的顶尖私立小学的“闯关过程”,也充满艰辛坎坷,一言难尽。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孩子送进顶尖私立小学。而6年后,她却选择和孩子退出,远走美国,这是为什么呢?

1考试的压力看到的只有孩子的缺点

刚开始的时候,久美子只是想让孩子去一所普通的公立学校,但是架不住身边的人总在说要“趁早迈出第一步”,最终,她也加入了私立学校的备考大军。

要备考私立小学,首先就是要选择“备考学校”,很多家庭会提前2年就开始准备,而久美子他们距离考试只剩下6个月的时间。

几经辗转,终于经过朋友推荐,进入了一所学校备考,在这里老师们有一条引以为傲的教育法则:

“做过的练习题堆起来最起码应该和孩子的身高一样高。”

太郎每周去上两次课,教室里一共有三位老师,每个老师面前坐一位学生,大家挤在一间小教室中复习练习题和模拟试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月的胜者》剧照 该剧讲述了日本小升初补习班的故事)

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独特的考试内容,通常都包括写作、艺术、运动和行为能力,外加面试。

而笔试的形式就多种多样了。包括刚开始提到的规律识别和与预测。

许多测试题对科学概念理解的要求远远超出了孩子们的年龄能达到的水平。

仅5岁的儿子哪里肯配合?

在备考学校,太郎不是晃来晃去,就是把铅笔夹在耳朵上玩。

每天都在刷新久美子三观的,不仅有“变态难”的题目,还有别的各种“疯狂”操作。

有节奏地跳绳、连续翻筋斗、连续20次抛球,还有一些更复杂的特技动作,比如拿着一个盛着球的勺子在平衡木上走。

此外,为了展现出良好的家教,太郎还要学会:

如何在叠睡衣的同时手工熨平皱褶? 如何将垃圾分类回收? 如何拧干湿手巾上的水滴? 如何用衣架挂衣服? 如何打蝴蝶结? 如何把围裙系在背后? ……

一位妈妈非常沮丧,因为孩子练了很久都系不好围裙,当有一天突然看到儿子学会时,她喜极而泣。

久美子不禁感慨道:

“只有在这个疯狂的应试世界里,围裙才能激起大家如火般的热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长大后戴着围裙做家务的太郎 图源《私立小学闯关记)

这些,久美子都忍了,可是她发现:

“用补习班的责罚来衡量太郎的价值,结果每天都在考试地狱的流沙中越陷越深。”

万幸的是,太郎考上了那所录取率只有1/8的顶尖私立小学。

但久美子万万没想到,真正的痛苦和煎熬才刚刚开始。

2进入了顶级私小煎熬才刚刚开始

补习班的疯狂只是“开胃菜”,私立小学的疯狂才是“正餐”。

老师们除了使用政府批准的教科书之外,还会用学校自己编写的、更进阶的课件补充教学。其中,很多概念完全超出了该年级学生的标准教学方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学阶段的太郎,图源《私立小学闯关记》)

太郎只能咬牙坚持,因为:

“私立学校的老师只会迎合高水平学生的需求。”

没办法,为了能够跟上学校的进度,久美子给太郎报了很多的课外补习班,从此成了“补课工具人”。

二年级的时候,太郎要上6个不同的课外补习班,要学珠算、钢琴、游泳、足球、英语、柔道······

为了辅导太郎学习,久美子更是辞掉了自己的工作,做起了全职妈妈。

而激烈的母子战争也随之拉开了序幕。

太郎回家从来不写作业,甚至都不记得作业是什么,久美子只能给其他同学或者妈妈打电话。

每次做作业,久美子都是催着、拿喜欢的零食和玩具哄着,可时间一长,来回折腾几次后,久美子的耐心也全部告罄。

太郎4年级的时候,母子俩的矛盾达到了白热化阶段。

那段时间,久美子近乎崩溃。

她曾把太郎最喜欢的“精灵宝可梦”的卡片泡进了水里;把一直陪着太郎长大的糖果盒踩碎;甚至把太郎关在浴室里,还把灯关掉,因为太郎怕黑......

在太郎眼里,妈妈就像个“老妖婆”。

2009年1月28日(太郎的日记) 今天一回到家,妈妈就像个老妖婆一样冲我喊:“写作业去!” 我手上只有一份作业,以为这就是全部,但是妈妈让我去准备一门考试,然后学一些其他东西,再准备一门考试——这次不会花费太太太多的时间。

和大多数妈妈一样,冷静下来之后,久美子会为自己的言行感到内疚,无数次发誓要做个有耐心的妈妈,然而每次看到太郎在做作业磨蹭时,又会火冒三丈,陷入争吵惩罚太郎的循环里。

久美子也经常会在墙上的大镜子里瞥见自己:散乱着头发,一张脸又丑又凶……

3太郎不堪重负患上“多动症”久美子决定放弃精英教育

在小学超负荷的学习压力下,太郎患上了“多动症”,为了学习上不落后,太郎开始接受药物治疗。

自卑情结也越来越严重,对任何事情都没有信心,在最喜欢的足球课上,也没有了欢喜,反而眼里充满了疲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运动场上的太郎,图源《私立小学闯关记》)

升入初中之后,太郎一共要学14门课:9门专业课+音乐/艺术等。

太郎回家依然不写作业,久美子也对此无可奈何,后来久美子决定,给太郎转学。

“原本健康快乐的孩子,有很多朋友,痴迷写作,热爱看书,现在却要靠服用兴奋剂药物来满足学校的期望。”

他一直承受着原本不应该承受的压力。换个正常的教育环境,或许更适合太郎。

高中,久美子带着太郎回到了美国,之后,太郎的成绩单上总是写满老师的赞语,说他哪些方面又有了进步。

新的老师也会根据太郎的水平来调整教学方式,而不是要他努力达到班里的平均水平。

母子俩的关系也缓和很多,书的末尾提到,太郎已经高中毕业了,他以足球体育生的身份拿到了好几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其中有的学校还给太郎提供了高额奖学金。

这场“鸡娃”的故事,不只局限于日本,双减之前,我们很多家庭都是这样过的。

“教育机构把教育变成一种可以预购、多买还能打折的商品”,而孩子们也都成为了一个个“刷题机器”。

好在,随着“双减政策”的颁布,疯狂的课外补习已经成为了过去式,孩子成为教育/学习的“主人公”。

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得到适合TA自身发展的教育,快乐学习,自信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