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王耳朵

来源 | 王耳朵先生(ID:jwymm66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不是2021年11月7日,女儿决绝地纵身一跃。

尤永梅可能不会知道,那个外人眼中活泼可爱、明艳聪慧的15岁姑娘,内心早已经破碎。

一周前,尤永梅在网络上发布公开信,实名举报上海闵行区某初中13名九年级学生校园霸凌,导致女儿跳楼轻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快,这封举报信在网络上疯传。

很多人看到那个跳楼轻生的女孩照片,不禁喊道:怎么会是她。

邵一卜童星出道,曾出演过《追梦少年》《筑梦情缘》《银河补习班》……

合作的演员不乏杨幂邓超这样的顶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事前一个月,她还在微博上愉快地分享着拍戏的日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人们再次听到她的消息,竟然是一道晴天霹雳:

“她独自爬上6楼阳台,纵身跳下”。

庆幸的是因为抢救及时,小姑娘的命保住了。

但她的身体各器官多处受伤、骨折,并且造成了创伤性胰腺断裂等永久受损,至今还无法正常饮食和行动,后续的治疗艰辛且漫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比起身体上的伤痛,恐怕更加让邵一卜感到绝望的是那些将她推入深渊的同窗。

一切要从去年5月班主任打给尤永梅的一通电话说起。

“邵一卜被全班同学孤立了,她在学校里的为人处世太骄傲了,觉得自己很厉害有点飘了。”

听了班主任的这番话,尤永梅很诧异也很不安,赶忙询问具体情况。

只是她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班主任口中那个“说人坏话,桀骜不驯”的姑娘是自己女儿。

事后,和女儿的一番交谈更是让她心痛到无法呼吸。

原来出言不逊的根本不是自己女儿,而是有人将脏水肆意地泼洒在她身上。

所有的这些话和事情都不是我说的、我做的,都是同学们造谣诽谤我,他们还骂我婊子、绿茶、贱人,还说你的父母都死了,为什么你还不去死。

除了言语羞辱,有人还用小说的形式把邵一卜塑造成一个坏女孩,发布到网络上。

被邵一卜发现后,他们始终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嘴巴长在我身上,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最后,三人成虎。

即使有同学愿意和邵一卜交好,也会在他们的讥笑嘲讽中离开。

徒留邵一卜孤零零地迎接风吹雨打。

得知女儿被霸凌,尤永梅立刻找学校沟通,期间也打算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女儿的权益。

最终因为有同学向女儿写了道歉信,学校也开始处理霸凌一事,便以为未来会慢慢变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事后依然还有人继续恶语相向。

“那时候,想到还有一年毕业就绝望。”

最终,这个15岁的姑娘,再也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以决绝的姿态了结这噩梦般的花季。

以上都是尤永梅在举报信中控诉的内容,每一字每一句都饱含着一位母亲的悲痛和愤怒。

在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看到一条最新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教育局已经着手调查这起校园霸凌事件。

邵一卜也重新回到了课堂。

但是在她回去的那天,人群中隐约传来一句:

“她竟然没有毁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邵一卜的悲剧只是校园霸凌的一角。

因为一篇《刺死霸凌者》,我们曾见证过另外一个15岁少年的脱轨人生。

他就是,陈泗翰

“那天如果能早点起床,在外面买早餐,可能什么事也没有。”

每当回忆起2014年4月的那个清晨,陈泗翰总会不由自主的心揪。

那年陈泗翰还是贵州瓮安一名成绩优异的初三学生,早上去学校食堂买早餐。

排在他前面的一个名叫李小东(化名)的男生故意找茬,接二连三地踩他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忍无可忍,陈泗翰说了一句:“为什么踩我?”

接下来,迎接他的是李小东的打骂,以及七八个“校霸”们的拳脚相加。

而这一切,只是陈泗翰噩梦的开始。

吃早餐的时候,一个名叫金威(化名)的男生又朝他脑袋上敲了一拳,和李小东一起威胁他:“放学别走。”

然后第二节课刚下课,这伙人再次出现在陈泗翰的教室门口,手里比划着一把卡子刀,抓住陈泗翰就是一顿暴打。

从走廊到厕所,群殴足足持续了十几分钟。

期间李小东等人一直追问陈泗翰服不服,他没有回答。

中午放学,李小东一群人果然在校外堵他。

他们威胁道:“不服就单杀。”

所谓单杀,就是一人拿一把刀,互相“杀”。

临走前,李小东让陈泗翰下午继续来“受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父母在外地工作,陈泗翰住在二伯家。

回去的时候,他低着头,着急出门的伯父伯母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伤。

在家的堂哥、堂姐都是老实孩子,面对校园暴力也不知如何处置。

有心让表弟去找老师寻求帮助,陈泗翰却害怕受到更加严酷的报复。

况且马上要中考了,他不想把事情闹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堂哥只好叮嘱陈泗翰,下午放学先别急着走,等他下课后去接他。

可就是这番犹豫,灾难发生了。

陈泗翰所在的初中提前放学,还没等来堂哥,他就被李小东一伙人拉进了小巷。

围观的学生不少,没有一个人报警,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

只有一个男生偷偷将一把卡子刀塞给了陈泗翰。

接下来惨剧发生。

情急之下,陈泗翰出刀自卫,刺向李小东的胸口后转身逃跑。

与此同时,他的背部也被刺中,鲜血淋漓。

结果,李小东死了。

陈泗翰重伤二级,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

这就是一个15岁少年漫长的、战栗的、命运翻天覆地的一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两个月后,刚刚过完15岁生日,在病床还坚持备战中考的陈泗翰,收到逮捕令。

那天,距离中考仅剩13天。

陈泗翰所在班级55名同学,联名写下求情信:

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犯。他曾经是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也是一名积极向上的同学,更是这起事件中的一个受害者,一个需要你们保护的受害者。请求法官大人轻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一切徒劳。

最终,陈泗翰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2020年,因为表现良好,陈泗翰带着一张刑法专业大专学历提前假释出狱。

可惜他已经失去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而且根据律师法第七条规定,除非是过失犯罪,否则只要受过刑事处罚都无法执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是一个没有青春的人。”


面对镜头,陈泗翰的笑容带着一丝苦涩。

我们不知道陈泗翰能否等来“柳暗花明”,时间又是否能治愈他的伤疤。

我们能看到的是霸凌和暴力并没有就此远去。

刺死霸凌事件6年后,《澎湃新闻》的记者重访陈泗翰的学校,写下这样一幕:

7月中旬我重访瓮安四中,几名留校生告诉我,目前仍有学生在校外打架,要么两帮人对打,要么一帮人打一个。” “就在前天晚上,有一个男孩子在这里,一刀下去,肠子都捅出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无论邵一卜,还是陈泗翰,或许在未来的很多年,还会在被霸凌的阴影中前行。

而有些孩子,一生就停留在了被霸凌的那一刻。

2021年,江苏南通。

一个15岁少年的遗体躺在殡仪馆一年了,一直未火化。

他叫盛天逸

一年前,这个本该去学校参加模拟考试的少年,并未准时抵达考场。

老师一连发了几条短信,联系盛天逸在工厂上班的母亲。

最后确认的那条消息,让盛母悲痛欲绝。

“孩子出事了,送到医院时,已经没了呼吸和心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盛天逸是被殴打致死的,凶手是14岁的范某和19岁的蔡某。

盛母不肯接受儿子死亡的事实,更不明白“暖男般”的儿子为何会遭受如此残忍的毒手。

后来,她在儿子的手机里找到了答案。

事发前,范某与一名初一男生发生口角,并在微信群里声称要和他“约架”。

盛天逸不想暴力发生,于是将范某要打人的消息传了出去。

自此,盛天逸便遭到了范某的记恨。

5月6日晚,范某在QQ上发消息,要找盛天逸打架:

“给你机会叫人,不叫人你等着被我打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起初,盛天逸并没有在意。

但是第二天,他永远倒在了一个僻静的小树林中。

一个少年救下另外一个被霸凌的少年,自己却在霸凌中死去。

你能想到少年当时的悲凉和无助吗?

2021年5月11日,盛母收到了法院的判决。

蔡某无期,范某有期徒刑14年。

无论这样的结果是否能够安抚一个母亲支离破碎的心,作为家人她唯一能做的就是:

“处理好孩子的后事,让他入土为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盛天逸父母手拿判决书走出看守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央视新闻曾经做过一个调查,数据显示在我国近九成“校园暴力案件”受害人存在伤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校园暴力很残忍,但更残忍的是,它大概率不会彻底消失。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减少这类事件不断发生?

有人说家长要教育好子女,有人说学校要承担起管教责任,还有人说律法要从严惩治。

这些都对,但是都不完整。

和大家分享一件亲身经历过的事。

一个乡下女孩考入县城最好的高中。

因为有些孤僻,她开始被周遭的同学排挤。

起初只是她的室友孤立她,渐渐地越来越多的男女同学拿她取乐。

女孩越来越沉默,成绩越来越差。

一天课后见人又在嚼舌根,我便忍不住对女孩说了一句:

“别管那些家伙,他们故意欺负人,我们做好自己就行。”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因为那是高一下学期期末,来年开学,我就听到了她转学的消息。

本以为这就是我们最后的交集,没想到上大学那年,她托一位同学递来一句话:

“谢谢你,我永远记得当初你对我说的那番话。我现在过得很好。”

说实在的,其实我当年并没有改变什么,可为什么女孩依然会铭记住这一点点善意?

直到看到一段话,我恍然大悟:

教养一个孩子,需要整个村落的力量。 这句话反过来就是,如果整个村落都满不在乎,就会毁掉一个孩子的人生。 对于被害人来说,加害人真的只有那些孩子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像盛天逸这样正直善良的孩子,不再孤单;

如果邵一卜被那13个同学羞辱时,有第14个同学站在她的身旁;

如果陈泗翰屡次被围殴时,周遭的同学不只是旁观……

那么,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想,一定会不一样。

主播| 素年锦时,微信公众号:素年锦时FM。

图片| 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 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耳朵先生】(ID:jwymm666),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