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塘县作为四川最大的

虫草产区和交易集散地

每年这个时节

人人都在谈论虫草

县城的交易市场里人头攒动

创造着这座城市的财富神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因此,更多的人涌进山里,在寂静的山谷里安营扎寨,然后往海拔4500米以上的山上,匍匐搜寻那一根细细的、黑褐色的“黄金草”。

据悉,在人口不到8万的理塘县,会涌入近5万人进山采集虫草。他们大部分来自理塘县,也有周边县市来的“淘金者”。即便虫草越来越不好采集,依然有近两万人进山,其中最大的产区阿加沟就有上万人。

万人营地与日均数百万元的虫草交易

理塘县共有8个虫草产区,阿加沟最大。 这片山谷基础设施已经“不错”,营地道路水泥硬化,两条土公路修上了海拔5000米的山里。 虫草“淘金者”的主营地在一片开阔的山谷里,三面环山,山上覆着的一层浅绿的草甸。

对理塘人来说,虫草一直是大部分农牧民的主要收入。虽然今年采集虫草的人不及往年,但阿加沟依然涌进了上万人。6月8日下午,部分采集者已经下山,营地里尚有数百个帐篷错落有致地搭建在道路两边的草地上,人们都去了山上,整个山谷一片沉静。只有傍晚六七点的时候,人们才像雪水一样从山上汇聚下来,这里才变得热气腾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百个虫草商早已守在路口。下山的虫草按照不同的规格和等级,在营地里直接交易,最贵的可以卖到六七十元甚至上百元一根,便宜的也能低至十来块钱。

在这个山谷里一个人每天平均采集10多根虫草,一天总共也有上万根,按均价三十元一根算,至少也是三百万的流水。

采虫草的他们“就像渔民一样,理塘很多人靠挖虫草为生”。贡呷洛珠是阿加沟产区的牧民。他原本在县城的建筑工地打工,但4月底,他从工地回来,跟村里人结伴开进了阿加沟营地。

每天天还没亮,贡呷洛珠就随着采集大军一起散落在茫茫大山里。他的采集点不算远,但依然要走两小时。有些采集者要走10多公里才能到达目的地。

在即将爬上垭口的时候,贡呷洛珠找到了一株虫草,他一声欢呼。恩珠夫妻俩也凑过来,跟着感叹,然后看他小心翼翼地采集,取出虫草,捏在手里仔细端详。那是一根中上品质的虫草,可以卖40元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采完虫草后,贡呷洛珠又把泥土填埋回去,他说这样明年才有得采。

27岁的贡呷洛珠家里七口人,但只有他一个人上山采虫草,两个妹妹还在上学,父母在牧场放牛。山上的艰苦是值得的,他平时在县城打工,一个月挣三四千元。但采一个多月虫草,他总共挣了2万多元。

恩珠夫妻俩也采了两万多元,他们把三个年幼的孩子交给亲戚看管。在山上,他们每天早上6点走出帐篷,步行两个小时到达采集点,下午6点下山。他们的背包里带着水、干粮,中午只能简单地填饱肚子。运气好的时候,夫妻俩一天最多可挖30多根虫草,最少的时候只有三五根。

“高原骑警”为虫草采挖保驾护航

山上已变成一个大规模的临时社区,相匹配的是“伴随式”的管理和服务体系。每年这个时候,理塘县都会在各个虫草产区成立数十个临时党支部,并组建服务分队上山,落实法律政策宣传、矛盾纠纷调解、临时医疗协助等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担子最重的是当地警方。理塘县公安局专门成立虫草采集管理前线指挥部,由公安局长担任指挥长。阿加沟作为理塘最大的产区,由公安局副局长担任警务站负责人。其他产区均由辖区派出所所长负责,镇村干部也上山坐镇,强化治安管理和服务工作。

禾尼派出所所长伍金曲批是D产区负责人,辖内包括阿萨沟、森更龙、色根玛三个采挖点,总共4000多人进山。村子里的人都去了山上,派出所的警力也跟着上山。因为不通公路,每次巡逻只有骑马,他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高原骑警”。

来源:理塘县委宣传部

编辑:郭帆

责编:白马

审核:杨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