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冯,江南大十堰乡人,他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小气,大家都说这个人有点吝啬。一般人有点小气也就罢了,只能说明会过日子。但他又不同,自己能做的事不请人,别人吃他一顿,他吃别人三顿才行。

除此之外,小冯还算个不错的小伙。孝敬父母,肯吃苦,很有能力。为什么他这么抠门,我想可能与他的家庭有关。妈妈精神不佳,勉强能照顾自己还行,照看小冯那还是算了吧,做一顿饭要花好几个小时,还常把糖当盐吃。

爸爸身体也不好,而且双腿不便,所以小冯打小就没有过上好日子。天黑了,很早他就下地干活,很清楚这口饭吃起来是多么难。

谈到这里,大家都觉得他其实一点都不抠门。我对这种节俭的作风十分赞同。可是日子过得很好,他还这么抠门,利用别人,实在是有点不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说,小冯叔叔叫他帮忙放牛,可他到了这一步时,却呆在叔父家等到晚上九点钟,叔父要不叫他吃饭,他就可以坐在叔父家直到后半夜。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惹来了这大十堰乡的人既同情又厌恶。

尤其他家盖新屋时,克扣工钱不说,还等工作快做完了,就把别人赶走,自己来收,这样又能省下一大笔钱。这里有老木匠老陈,老陈一生做木匠,可不是普通人。但他却继承了正儿八经的祖师爷鲁班徒子孙辈。年轻的时候,他是个铁石心肠的人,愣是把欠他工钱的东家打了个精光。现在,小冯这样对待他,他能忍得住吗?

那时候老陈也不生气,连工钱都不要,临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他会乖乖送过来的,而且一分也不少。”对于这点,大家一点也不同情小冯,别人活都没干,你撵也就罢了。但老陈的手艺那可是响当当的,你也赶他走,有点过火。但小冯却一点也不在乎这些。你们去吧,我也省了一大笔钱,剩下的事情我自己也可以做。小冯每天往返于新居和老屋之间,真是别有用心,不出一个月,新居就盖好了。

奇怪的是,他刚搬到新家的时候,怎么形容呢,鸡飞狗跳?鸡群在院子里乱跑,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狗也一样。问题不在于外面有多热,而在于家里有没有想过冬天。冬天不太热,夏天在家都得穿棉袄。而且,不管是来亲戚也好,还是就小冯本人而言,凡是住在他家,晚上一定会梦见一个女人站在家里。不久,小冯吓得骨瘦如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们还猜测,小冯新家不干净,像个阴宅。最后,小冯忍不住,找到了村里的张老汉。张老汉是专门替人看风水的先生,小有名气,在这大十堰乡还算有名。''张先生,我家的房子不安全啊,我这是新房子,请帮帮我''小冯一把眼泪一把地说出了这几天的遭遇。

张老汉一抬头,立刻看到问题来了:“你自己去看看你家的房梁。”爬上去一看,小冯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雕了一半的龙凤罢了,他当时也想雕好,可无奈的是没有陈老那样的技艺,于是就干脆不管了。

张老汉叹了口气说:“你这么抠门,迟早要自讨苦吃的,这是龙凤呈祥梁。把它刻画一半,就变成了一半阴一半。白日还好,这一晚,直接变成了阴宅,不出事故才怪,你要是想好,就老实去请陈老来,我可不会出这种事,”张老汉说着扭头就走,像火烧眉毛一样,一溜烟地消失了。

这段时间小冯也吓坏了,于是也不再停留,破天荒地抓了几只自己家的鸡跑到陈的老家。说实在的,当陈老雕刻完龙凤呈祥剩下的一半时,小冯家就再也没有出什么怪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