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是周末,不用去上班,原来约好去逛街的同事突然有事去不了了,小惠不得不呆在家里,碰巧她妈妈要去购物中心,小惠在家里觉得很无聊,就和妈妈一起去当购物了

也不需要买什么东西,只买了一些生活用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他们来到一个糖果摊时,妈妈仔细挑选摆在他们面前的东西,小惠呆呆地站在妈妈身后,眼睛里瞟了一眼。突然,小慧在脚踝旁边看到了一个首饰盒,这个首饰盒很特别。

这个首饰盒的外观是深褐色的,盒子的边缘被金条包围着,盒子的顶部镶有一颗钻石。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从外观上看,这个盒子看起来很精致。

说实话,这么精致的盒子不应该放在这里。

小惠把它从地上捡起来,问摊主,小惠猜想箱子可能是孩子们玩的时候弄丢了。

结果老板笑了:“小姑娘,我们这里卖的是糖果,不是首饰盒,那东西不是我们的。”

听了老板的话,小惠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她和她的妈妈购物后回家。当然,盒子被她拿了回来,但是小惠心里没有占为己有这个想法,她计划着每天去商场看看是否有人丢了什么东西。

小惠是个好孩子,尽管她非常喜欢这个盒子,但不是自己的她从来不要。

回家后,小惠一进屋就把首饰盒放在橱柜上。

之后,忘了把盒子拿回她的房间,一直放在客厅里。

每次小惠想起要把盒子拿出来的时候,总是被一些临时的事情打扰,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她又忘记了,不得不等待下一次。

一天又一天,日子过的很快。有一次,小慧和她的父母在饭桌上吃饭,吃饭的时候,他们谈起了小惠的婚姻,很尴尬,小惠找了个理由,离开餐桌来到了客厅。

小惠的眼睛盯着橱柜上的首饰盒。仿佛要把盒子看出两个洞洞来。

她看了很长时间,周围的空气似乎静止了。

她觉得盒子的样子很奇怪,但又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最后终于明白了,原来是盒子上的颜色已经变了。

当初这个盒子被带回家时,它是深褐色的,但现在它看起来是黑色的,整个盒子是黑色的,原来是金色的开关夹也变成了银灰色。

小惠仿佛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带着妈妈去看,兴奋地指着桌上的盒子说:“妈妈,你看,这是一个神奇的首饰盒。”

小惠的妈妈白了她一眼,说:“你这孩子每天就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事。”

然后,首饰盒被小惠的妈妈拿出去扔进了垃圾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惠伸出手试图阻止她,虽然已经好几天没有等到失主找到它,但这毕竟是件东西,结果,妈妈瞪了她一眼,小惠闭上了嘴。

第二天是星期六,小惠周末双休,这一天正好是情人节,小惠的父母紧跟潮流,昨天晚上,他们就告诉小惠他们要出去约会,没想到还真是。早上,小惠起床后,看到父母的房间叠得整整齐齐,好像天刚亮就出去了。

门铃响了,小惠开了门。站在外面的是华华,小惠小学的同学,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二人就认识了,她们的感情很好。后来花花一家移居国外,十多年没回来了,在此期间,他们一直在利用网络相互联系。

昨天就听说华华要回来,还真是。

两个人走进房间聊了一整天,就在小惠在厨房里煮方便面的时候,华华在客厅里尖叫起来,小惠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就跑出去看。

她看见一个首饰盒挂在她华华的手上,和她在市场上捡到的一模一样。

当小惠看到它的时候,她有点傻了,昨晚她妈妈不是把首饰盒当垃圾拿出去扔了吗?妈妈不可能没有扔掉,可这个盒子是怎么回来的?

“你在哪儿找到的?”小惠焦急地问,希望华华能回答她的疑问。

华华没有回答。

小惠皱着眉头,盯着花花手里的首饰盒,她感到不安。

她总觉得首饰盒很奇怪很诡异。

于是,她把首饰盒从华华手里抢了过去,抱歉地对花花说:“这东西坏了,留着也没用,我要把它拿去扔了。”

然后,没等华华反应,她就打开了家门,出去把首饰盒扔进了垃圾桶,然后转身回家了。

那天晚上,晚饭后,她们在家里聊着她们的童年。

11点钟,她们准备上床睡觉了。

小惠去洗手间洗澡,华华一个人在房间里看着小说。

“你这个人呀,说要把它扔掉,但你却偷偷地把它藏了起来。”小惠刚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被华华吓了一跳,她不知道华华是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果,当她看到华华手上的首饰盒时,突然起了鸡皮疙瘩,她很肯定珠首饰盒是她自己扔垃圾箱里的,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又怎么回事?

看着小惠苍白的脸,华华自己恍然大悟。她指着首饰盒问道:“是这个首饰盒?...”

小惠惊恐地点点头。她们俩都吓了一跳,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他们在网上找到度娘,问了很多人,才知道要把这个首饰盒送去寺庙。

白天到了寺庙被里面的禅师一看,那个精美的首饰盒原来是一个骨灰盒,小惠明白她为什么要扔那么多次,为什么首饰盒总是出现在家里。

把首饰盒送到庙里后,首饰盒再也没有自己跑回到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