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崖村有个猎人,名叫韩老五,枪法很准,只要是飞禽走兽,举枪便把它留下,人都称他“神枪手”韩老五打猎成习,出门便带枪,妻子劝他放下鸟枪,好好在家种地,他却当耳旁风,一意孤行,

一天,他去南山狩猎,遇一野狼,举枪把它打死了,不料从林中又蹿出一只,张牙舞爪向他扑来。

韩老五装药来不及了举枪便抡,那狼从他头上蹿来蹿去,眼看就要招架不住,正当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樵夫提着斧头从一边呼喊而来,那狼才被迫离开这里,韩老五忙上前答谢救命之恩,樵夫说:“幸亏打死的是公狼,要是母狼就麻烦了,我也不能救你了”韩老五一听,浑身冷汗直流,樵夫劝他:“往后别干这营生了。”韩老五点头称是。

韩老五安稳了几个月,之后,他又提起鸟枪出去了,来到东岭上,见一只野兔蹲在前面,急忙举起鸟枪瞄准,一看,好像自己母亲在地上拔草,于是把枪放下来,再定眼看时,又是只野兔,他迟疑了许久,心想:莫非看花了眼不成?母亲病卧在床,能出坡吗?又端起枪,不管三七二十一,扣了机子,只听啪一声,那兔子不见了,韩老五没打着兔子,灰心丧气地提着猎枪回家了,来到村口,忽听妻子隐隐哭叫,进家一看,原是自己的母亲死了。

他后悔不及,韩老五发送了母亲后,安稳了半年,一天,妻子对他说:“动物也是生灵,与人息息相关,友好相处,今后不要再无辜伤害它们”韩老五点了下头,过了很久,耳闻地里有野獾,死念复萌,手痒痒了,背着妻子,提着鸟枪又溜出去了。来到南坡,忽然发现沟边上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仔细一看,像是一只野獾在动,就朝他开了枪,走过去一看,吓得他目瞪口呆,几乎晕了过去,原是一个老汉被他活活打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下可闯了大祸,当天人家把他告了,第二天,县里来了两个穿皂衣、戴红帽的人把他栲走了,进了大堂,韩老五抬头看时,只见一个官模样的人端坐上边,问道:“你与李老汉有什么仇恨?把他打死。”韩老五急忙跪在地上,说道:“打死李老汉并非故意,我们一无仇二无恨,当时,那一带经常有野獾出没,李老汉在沟底走动,头顶一上一下晃动,我以为是野獾来了,就开了枪”大老爷一听是误杀,沉思了很久道:“但无论如何你打死了人,按大清刑律,杀人是要偿命的。不过,念你是年轻之辈,就罚你五年苦役,另外把你家的地拿出一半给李家”接着问原告:“怎么样?”李家看在老乡的面上,又不是故意行凶,就答应了,韩老五叩首流血,口喊:“大老爷真是爱民如子!”回过头又给李家磕起头来。

韩老五家把地过给李家,李家说什么也不要,韩老五在外听说后,感激涕零,发誓:等服役期满后,一定补上人家这个人情。

1840年,鸦片战争暴发,韩老五被押解广东,在林则徐部下服役,因他枪法很好,把英国军舰击沉不少,于是林则徐把他调到三炮台做总管,他和爱国官兵一道,英勇杀敌,给侵略军以沉重打击,多次受到上级嘉奖,1842年,清政府腐败无能,与英国签订了丧国辱权的“南京条约”韩老五被解甲归田,洋务运动时,左宗棠听说泰安有个神枪手,下令把他调到北京军部当教练。韩老五很卖力,每天早起晚睡,兢兢业业,为清政府培养了大批洋枪骨干。可惜好景不长,几年后,他突然身患重病,要求辞职,左宗棠答应了他的请求,派人把他护送回家,并赠送几件珍贵礼物和大批银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老五在妻子的关照下,病情渐渐好转,有一天,他对妻子说:“还欠李家一个人情。”妻子说:“何止一个?当初,在官府上人家不追究你人命,这是其一;判出去的地人家不要,是其二;你在外,人家没少帮咱忙,是其三,这人情今生今世也还不清。”韩老五一听,感动得流下眼泪,良久,他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这三件文物,价值连城,我们干脆送给他家吧?不知你乐意不?”妻子寻思了多时,说:“还不知人家要不要?”韩说:“去试试”

第二天,妻子听到个喜讯:李家二姑娘要出阁了,她兴冲冲地回家告诉了丈夫,韩一听很高兴说:“我们何不趁这机会送去,作为贺礼”妻子点头称是。

李家侯客那天,韩老五提着三件文物去道喜,李家一看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还是自已留着吧。”说什么也不要,让来让去,只好收下一件,韩老五有些过意不去。

说来也巧,韩老五有个闺女,与李家儿子偷偷爱上了,李家托媒人来说亲,韩家满口答应了,婚后,两家关系密切,互相关照,亲如一家。

韩老五没有儿子,那两件文物,自然而然地就落在闺女手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