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佳节倍思亲,又是一个清明到了。原先都有父亲在,姑娘不祭祖不上坟。但因为小菲没有兄弟姐妹,所以父亲打破了传统,虽然不祭祖,但爷爷奶奶的坟还是得上的。可是现在他们也没了,小菲每天都在忧伤中度过,她真的没有勇气回家,真的怕看到父母的坟头,坚持不住,没有勇气活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此,她宁可躲在这间干净的出租房里买醉,至少也能暂时麻痹一下自己。但是该来的都会来,一阵铃音,不知道响了多久,终于把迷糊中的小菲拉回到现实。明天回来,小菲,清明节要到了,你家要有人在。”说实在的,小菲有一点想哭,我家就我自己,还有必要吗?''我不想回家,大伯,可以吗?''听了这话,只听大伯在电话里长叹一声,说道:“她大娘,你来说

小菲听到这消息,大伯心里非常难过。回去吧,你爸在离开之前交代说,每年清明你都要回家,我这个苦丫头……”大娘后面说的听不清楚,眼泪早已湿透了手里的电话。看着窗外的小雨和路上匆匆的行人,她长时间地沉思着。后来大伯埋怨,这才挂断电话:“你这个人,叫丫头,哭什么?那不是让你的孩子更伤心吗?快点去捉小鸡,明天菲菲回来,给她做点吃的,看她瘦了。”

大伯伯一家从来没有出过村,很普通的老农民。对于小菲甚至比表姐还好,每次被父母责罚的时候,不都是由大娘和大伯来照顾的吗?尤其父母过世后,他们更疼爱自己,只是有些东西,是无法替代的。

小菲终于踏上了回乡的火车。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小菲每天都要到他们的墓地上过夜。但没进家门,冷冷清清,空无一物,她害怕看到她父母生前用过的东西。老实说,大伯的饭菜,是她吃过的最像她妈妈做的菜的味道。

因此,这顿饭,是她父母出事故后,吃得最多最好吃的一顿。那个晚上也是她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而庆幸的是居然梦见了父母。还有点奇怪,不是说日思夜想,小菲平时不管怎么努力,可晚上却是做不到他们的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梦见的父母就像在世时一样,母亲在厨房做菜,父亲在堂屋里喝茶,而自己先跑了一会儿后又跑了,不时偷吃母亲刚炒好的菜,引得母亲大笑自己是贪吃鬼。这时候,爸爸突然走进厨房对小菲说:“小菲,明天别走,你妈妈还有好多菜你没吃到呢。”

梦见这个,小菲猛地醒过来,再次望着窗外已是明媚。但小菲还是试着闭上眼睛,可惜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大伯看着吃过早餐的小菲说:“小菲,今天不走了,再呆上一天吧,你回来也不容易。”

小菲只有两天的假期,今天要是不去,就会很麻烦。小菲无助地对大伯说:“大伯,放心吧,我一定会在春节时回来的。即是当小菲提着行李出门时,猛地感到脑袋一抽,忽然又想起了昨晚的梦。

此时大伯也发现了小菲的异样,急忙上前询问。所以小菲把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别走,你父母留你一定有个原因。”果不其然,第二天凌晨3点多,她突然接到了房东的电话。因为小菲租的是一间旧仓库改建的单间,隔壁做饭没注意引来电走火,好巧不巧唯独她的房间被烧了。

假如今天小菲回来了,那么此时此刻,小菲或许已经没有了,毕竟,一个没有窗户的单间,想逃也逃不了,而且还在深夜里。也许大伯是被小菲房间里的响声惊醒,急忙披上衣服,还以为小菲做了恶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菲,你这是祖宗在保佑你,是你的父母在保佑你。」大伯也一脸疑惑的看著小菲,估摸著他的意思。只是这事太过火了,小菲怎么也不敢相信,可昨天晚上的梦明明是真的,难道是巧合吗?只是遗憾的是,小菲还想验证,但在未来的几年里,却一次也没有梦见过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