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俄罗斯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日前表示,和中国的联合开发项目‘没有朝着适合我们的方向发展’。有媒体称,或许俄罗斯正考虑放弃和中国合作开发CR929宽体客机项目。”

执笔/胡一刀&小虎刀

中国三大航企订购近300架空客飞机……

这个消息最近两天不仅成为国内媒体关注的焦点,也在美欧舆论中引起热议。

一方面,这个交易的规模和金额实在太庞大了。总共订购292架A320NEO系列客机,交易金额达到372亿美元。起码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全球航空业遭受重创的背景下,最大的一笔客机采购交易。

另一方面,从交易信息发布的时机上来看,刚好是美国拉着欧洲国家在G7峰会上推出“取代‘一带一路’倡议计划”,在北约峰会上首次将中国定义为“战略挑战”之后。

于是,美欧一些媒体渲染称,北京正用这笔巨额飞机订单,在美欧中间打下一个“楔子”,目的是离间“跨大西洋联盟”。还有人猜测,中国想打破西方渲染的“中俄正加紧战略携手”的说法。

那么,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笔特殊的“客机交易”呢?

01

实际上,中国过去在采购民航客机方面抛出巨额订单并不稀奇。

比如,在2017年11月,中国航空器材集团公司与美国波音公司在北京签署300架波音飞机的批量采购协议,其中包括260架737系列、40架787系列和777系列飞机,总价值超过370亿美元。

在2019年3月,中国航空器材集团与空中客车公司在法国签订了300架的飞机订单协议。这份协议总价值300亿欧元(约合350亿美元)。

但是,这都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

众所周知,自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旅游业和航空业遭受毁灭性打击,而飞机制造公司和航空公司的业绩都很惨淡。在疫情中,因为各国采取封控措施,导致一些航空公司不得不缩减航线、减少班次,甚至最终选择破产。

所以,现在中国抛出的这372亿美元巨额客机订单,实际带来的效应,可能是过去同等金额飞机订单产生影响的数倍。

根据空客网站介绍,A320NEO系列属于中短程的单道客机,航程一般为6000多公里。该机型大部分用于国内航线,也可用于航程较短的国际航班,比如从天津飞往新加坡,大部分为中国通往亚洲国家的航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称,通过这笔巨额交易,中国释放出加速恢复航空旅游业的信号。而且,7月2日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布了最新版回国指南。与此前相比,再度放宽了回国政策:简化健康码程序,不再指定检测机构,不要求测抗原等。

有学者分析认为,此举表明中国可能将继续聚焦于国内航空旅游的发展,逐步增加区域航班,但短期内不会大力推动行程较远的国际航班。而且,此次三家公司的订单总量已经达到接近疫情前一整年的水平。

据媒体梳理,此次交易均为三大航有史以来订单数量最大和订单金额最高的单笔订单。因此,单纯从行业和经济的角度看,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正在为航空业复苏做准备。

中国将这笔近300架客机的订单交给空客公司,作为另一家国际客机主要制造商,美国的波音公司当然就很失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波音公司7月1日通过电邮发布声明,宣称“对中国三大航企的采购案大表失望”。声明表示,作为美国最大、并且和中国航空业拥有50年关系的美国出口商,“地缘政治分歧持续限制美国航空出口的情况令人失望”。

显然,“地缘政治分歧”这6个字包含了很丰富的信息。

你可以理解为,波音公司在抱怨因为美国政府对中国掀起的地缘政治打压,导致了中国三大航企做出了“排除美国企业”的决定。

也可以理解为,波音公司在抱怨,中方因为目前中美关系的现状,以及在地缘政治上的分歧,而对美国企业“区别化对待”。

因此,有海外学者分析称,中国一般会在欧美制造商之间平衡采购,南航、国航和东航有一定的官方背景,“此次的大规模采购相信有一定的地缘政治考量”。中方或许认为,转向欧洲制造商,在整体和欧洲的互动中可以换取更大的协商空间。

还有媒体称,中美关系正处于40多年来的最低点,从贸易领域的恶斗到台湾海峡和南海紧张局势等一系列问题,都引发了中美之间的“激烈竞争”。在这种状况下,采购更多空客飞机的决定,对欧洲有利。这是否能让中欧关系出现缓和,尚需观察。

美国航空航天分析公司AeroDynamic Advisory的分析师阿布拉菲亚(Richard Aboulafia)认为,通过优先考虑对中国航企的订单交付,空客可以进一步挤压波音的市场地位。“就像你在世界其他地方看到的那样,中国人正在为卷土重来做准备,很明显美国处于劣势。”

为了找借口,美国politico网站近两天刊登的一篇文章还用抹黑的方式来为中国越来越不愿意采购美国波音公司飞机编造故事。文章竟然声称,“有报告称,欧盟空中客车公司与中国军工联合体有着深厚的联系”。

想必这种文章,在欧洲人看来都觉得是无稽之谈。

02

中国三大航企做出采购空客飞机的决定,实际更多是一个在商言商的决定。

波音近几年失去中国航空市场,以及世界其他一些国家的航空市场,主要原因还在波音自己。

在印度尼西亚和埃塞俄比亚发生两起737 Max客机空难造成346人死亡后,中国2019年停飞了波音737 Max客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一系列事件令波音受到了质疑,南航宣布已从公司机队计划中剔除了100多架波音737 Max客机。

但自从737 Max被停飞以来,空客在争夺客机订单和市场份额方面已经遥遥领先于波音。路透社2020年1月就曾报道,737 MAX停飞影响了波音2019年的整体表现,其与竞争对手空客在飞机交付量方面的排名发生逆转。

2021年12月,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航”(Qantas)和新加坡航空公司在一天内相继与空客签订协议,分别购买40架和7架空客飞机。这被美媒评价为波音24小时内连续遭到两次“背叛”。值得一提的是,澳航曾一度是波音的“忠实客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此外,A320NEO是空客A320系列飞机的改进机型,得益于客舱优化和发动机的进一步改进,空客A320NEO系列飞机的单座燃油效率比A320系列提升20%。系列名称中的NEO是英文New Engine Option的缩写,即新发动机选项。

据空客官网介绍,截至2022年5月,A320NEO系列共收到来自130多家客户的8000多份订单。自六年前投入服务以来,空客公司已交付超过2200架此系列飞机。这也说明,该机型比较受欢迎。

为什么三大航同时购买空客飞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三家航空公司普遍表示,本次飞机交易符合公司“十四五”规划发展和市场需求,基于对于民航业未来发展的信心,公司需提前对机队运力进行规划和储备,优化机队结构和长期运力补充。

南方航空表示,本公司董事会认为,本次飞机交易符合本公司十四五规划制定的机队发展策略,经公司综合评估,当前是飞机引进谈判的有利窗口期,公司利用当前时机有利于争取更佳购机条件,本次飞机交易有助于增强本公司市场竞争力

说白了,当前三大航集体购买可以获得较大折扣。

而且,中国航企购买空客飞机,并非美国人就不受益。据媒体披露,A320NEO客机中如发动机、航电等核心系统全都是采用美国供应商的产品,美国供应商在其中获得的经济收益是很丰厚的。

而且空客公司本身在美国也有生产厂。

还有一些国内网民问,为什么这么多飞机的订单不能分给国产的C919客机,以及未来的C929客机呢?

实际上,C919已经获得了超过800架各类订单,虽然国人非常希望这种国产客机能够迅速做大做强,生产速度加快,但是拔苗助长的后果我们都清楚。C919一方面要取得欧美等市场的适航证,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另一方面,当前C919产能本身是有限的。

关于C929,在6月7日俄罗斯贸易和工业部长曼图罗夫刚刚表示,中俄合资研发的CR929正在重新设计,以不再依赖西方零部件。还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宽体机项目又发生了变数。

俄罗斯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日前表示,和中国的联合开发项目“没有朝着适合我们的方向发展”。有媒体称,或许俄罗斯正考虑放弃和中国合作开发CR929宽体客机项目。

这足以看出,任何事情的发展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们一直秉持实事求是的态度。

03

航空专家张宝鑫对“补壹刀”分析称,这次中国三大主要航司采购的空客机型是单通道、150座左右的航空飞机,这种机型是目前国内各大航司的主要运营力量,因此更新频率和采购数量都比较庞大、涉及金额也比较高。

而对于150座左右的机型,实际上市场没有别的选择,除了波音737之外,就只有空客320。面对这样一个“二选一”的情况,航空公司自然会选择市场上成熟的、没有出过大问题的机型。前几年波音737max出事之后,安全问题迟迟没有得到完全解决。虽然目前美国、欧洲已经允许737max复飞,但是这一机型迄今都没有在中国复飞,原因是没有满足相关要求。而且737max在欧美境内复飞之后,还出现过多次事故征候。因此目前我们秉持审慎的原则,对于波音737max,显然不会贸然做采购决定。

张宝鑫认为,波音公司的回复,是个借口。而波音公司如今这样解释,实际上有两个目的:第一,避免正面回应737问题为何至今没能解决;第二,作为商业公司、美国最大的军工复合体,波音一直以来对美国国会有很大影响力。它也想借此表明,自己不希望看到中美贸易出现摩擦,阻碍波音正常获利。同时也希望中方给出答复,737问题如果解决之后,是否还可以继续采购波音其他机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资料图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则认为,如此大规模采购,往往与双边政治关系和氛围是有关联的。通常来说,国家之间有两种贸易本质上都关联于政治关系,一是涉及到能源这样的大宗商品贸易。能源贸易的协议不仅一签就是几十年,而且涉及到相应基础设施的长期投资,必须判断中长期的政治风险;另一种就是像飞机这样的高价值产品,一方面单价极高,另一方面使用周期长,且涉及到长期的配件供应及维修服务。波音737、空客320单价都是2亿美元左右,而且起码要使用起码30、40年。因此这种商品的采购也一定要考虑政治关系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

吕祥认为,波音公司现在最应该责怪的是美国政府和美国国会,它应该出面来缓解美国对华竞争乃至敌对政策造成的地缘政治风险,而不是去指责作为买方的中国。波音作为美国军工巨头,跟政府、国会的关系原本就是根深蒂固的,而且每年都拿巨额的国防预算,它不去找美国政府、国会说理,反而跟中方嚷嚷,显然是没有任何道理的。

至于有评论认为中国是想挑拨美欧关系,吕祥说,我们不是为了打谁拉谁,而是因为美国单方面的举措,导致国际上普遍认为与美国进行这种交易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和不确定性。既然美国可以无中生有地炮制出“新疆问题”,随心所欲就以立法方式限制中国新疆产品进口,谁知道哪一天美国国会是否突发奇想再抛出个立法,限制美国向中国出口飞机或者部件呢?到时候我们跟波音签订的合同还能有效执行吗?怕是连押金都拿不回来。说到底,飘忽不定的美国政治,才是最危险的。

吕祥预测,如果中美关系迟迟得不到改善,波音公司将来对华销售必然会面临越来越坏的局面。甚至可能的一种局面是:中国以购买空客产品为主,同时加强C919产能,形成“中国本土制造+欧洲进口”的局面。而且预计到2030年,中国航空业对于这类机型的需求量最起码还要几千架,采购规模会十分庞大,世界都看好中国的航空市场。波音如果真想从中国市场获利,不如充分动用自己强大的政府关系部门,为中美间建立政治信任多做一点工作。如果没有政治信任,像飞机这种“大买卖”确实难以成为具有可持续的贸易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