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拜登上台后,中美之间的竞争就不断加剧,特别是在半导体领域。2019年的时候,美国的半导体制造领域在全球占据的份额才不过12%。三星、台积电等企业都是半导体领域的巨头,在面对中国的日益崛起,美国也想要重新壮大其在该领域的地位,三星无疑就成为了美国的重要选择。

文在寅陷入两难,“忠”、“义”难两全

韩国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是很突出的,美国想要利用三星在美国建立代工厂,同时也逼迫三星断供中国,于是这些韩国企业的位置就飞跃直升。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美国商会甚至为此要求韩国政府释放之前因为入狱的三星集团的老板李在镕。于是这场始于中美之间的芯片大战,现在已经波及到了韩国,乃至影响到了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近文在寅在韩国地位可以说是岌岌可危,自从美国发声以后,韩国财阀就不断向文在寅施加压力,韩国的四大财团纷纷向青瓦台请愿,诉求都是一致的,要求文在寅释放李在镕。要知道文在寅上台的时候,为了给卢武铉报仇,不仅让李明博和朴槿惠锒铛入狱,这些韩国财阀也没能逃过文在寅的铁腕,但是在他上任的时候,也是受到美国和韩国财阀的鼎力支持的。李在镕就是文在寅杀鸡儆猴中的重要角色,但是天变得如此之快。

在韩国有这样一句话广为流传,韩国人的一生有三件是不可避免的——死亡、税收和三星。这句话足以显示出三星等韩国财阀在韩国民众生活中的重要地位。

那么文在寅为何还要向三星动手呢?

从卢武铉死后,文在寅就一直在筹备自己的复仇计划,在扳倒了李明博之后,文在寅就将目标对准了三星,当初逼死卢武铉,三星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作为韩国政坛上的大树,这些韩国财阀手里掌握的权力甚至超过韩国总统。李在镕不是第一次被当做目标,但是这些掌握“钞能力”的财阀们即便被判刑也是“无济于事”,因为在韩国法律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这些财阀犯了罪也只会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加上五年的缓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文在寅就成为了打破这条铁律的总统,他四处收集李在镕行贿的证据,最终判处了李在镕2年6个月的有期徒刑,但是三星并没有因为李在镕的入狱而受到影响,在三星的运作下,通过各种方式收买人心,不仅韩国商界为李在镕发声,就连韩国的宗教组织也纷纷力挺李在镕。面对多方的压力,文在寅还是岿然不动。

但是这种状况还能保持多久呢?文在寅最大的劲敌,终于出现了

在韩国如果财阀势力能够凌驾于政府之上,那么韩国检察院就是直接决定财阀生死的人。所以韩国财阀们每年会花费大量的资金去贿赂检察院的检察官,文在寅的对手正是来自于韩国检察院,这个站在韩国权力巅峰背后的真正黑手。

在文在寅的复仇之路上,韩国前检察总长尹锡悦可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不仅帮助文在寅扳倒了李明博,还将朴槿惠送进了监狱,但是却被这个得力干将从背后捅了一刀。

最近尹锡悦不仅正式宣布竞选总统,而且还展开了对文在寅的全面批判,用词相当激烈。不仅抨击文在寅政府是独裁统治,而且还认为其“妄想继续掠夺国民”,甚至还要“在一定程度上同意”赦免李明博和朴槿惠。要知道当初,李明博、朴槿惠案上尹锡悦可是付出了不少,还是文在寅将尹锡悦破格提拔成了检察总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两个人能够绑在一起是因为权力,分开也是因为权力。尹锡悦现在釜底抽薪都是因为文在寅动了他的蛋糕。当初文在寅就表示韩国目前的检察系统权力过大,过分政治化,甚至到了无所不为的地步。文在寅话里话外已经很明确了,要对韩国的检察系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他本以为他一手提拔的尹锡悦会赞同他的改革方式,但是没想到在文在寅将前青瓦台民政首秘曹国任命为法务部长官之后,尹锡悦就进行了公开反对,他明确表示检查总长不是法务部长的下属。言外之意其实就是,你把我提拔上来了,又给我空降了一个领导,这是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令尹锡悦没想到的是,这个曹国只是个炮灰,曹国很快就因为妻子借名炒股、女儿挂名发表顶尖医学论文,借此入读名牌大学、私募基金做假投资报告等丑闻下台了。踢走了一个曹国,法务部长官这个职务不可能一直空缺,新上任的秋美爱就对尹锡悦发动了攻击。不仅查出了尹锡悦有6项疑似违规的行为,还让尹锡悦停止2个月。当然尹锡悦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尹锡悦就调查到了青瓦台涉嫌干涉韩国蔚山市长选举。

这么你来我往之间,尹锡悦和文在寅的情分就彻底到头了,在今年3月辞职之后,尹锡悦就一直在筹谋,文在寅没想到自己一手养大了一头狼,如今尹锡悦磨刀霍霍向在寅,甚至因为之前的停职事件,引起了不少检察官的支持,支持率也在不断上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反观尹锡悦的行为,他声称“没有自由的民主主义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只是独裁统治的前提,我们不能继续坐视不理”以此来攻击文在寅政府,可是曾经作为韩国检察总长的他,难道能说韩国检察系统就是清清白白的吗?就不是独裁了吗?

这场来自权力巅峰之间的争斗,已经让文在寅的处境变得相当危急,他一面要承受来自美国的压力,一面要面对来自国内的挑战,文在寅将会如何选择,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