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我国卫生健康委监督局副局长程有全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九不准”公布以后,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会同相关成员单位成立了整治“层层加码”问题专班,专项整治疫情防控简单化、“一刀切”“层层加码”等突出问题,指导各地落实疫情防控政策,督促严格执行疫情防控“九不准”要求。

经过前期准备,目前专班各成员单位已通过本部门门户网站设立了“层层加码”问题专栏或公布了投诉电话,现已面向社会收集违反“九不准”要求的问题线索,群众可以通过网站或电话进行投诉。

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违反九不准现象,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开通了公众留言板,设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首页。对于违反九不准的问题线索,我们将认真汇总整理,督促地方尽快整改。对典型案例将进行曝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6月29日,工信部也发布了关于行程卡取消“星号”标记。意味着面对当下严峻的经济形势以及病毒致死率的降低,我国开始下决心要把防御与经济发展统筹起来了。不仅要让人与物流动起来,更要让经济不苏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这两个防疫新规重磅消息的发布,《环球时报》特邀评论员说了自己的观点。

胡锡进说,他的这些大实话你值得听,在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工信部发布新的防疫条例后,人们对这些新条例的政策方向进行了猜测。我们不得不说,最近的信息有些复杂,,让人们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锡进说,此时此刻,他要强调的是,各地区政策的制定不能只看一段时间内互联网上的同类主导发言,也不能把中国老百姓的真实意愿想简单了。现在,整个公众同时有两大要求:一是加快经济复苏和相对正常的社会生活;二是继续有效控制疫情,防止疫情大规模反弹,防止疫情失控。如果任何地方有关人员认为他们只能根据短期信号做其中一件事,或者他们可以专注于一件事而忽视另一件事,然后就能既对上交差,而且可以满足公众,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胡锡进说,目前,公众舆论最集中的抱怨是过度防疫,尤其是对这些情况,人们批评最多的是:一是城市和地区长期大规模封城;第二,低风险地区之间的非本地流动被强制隔离,或者各省根本不允许出省出市;第三,经济受到冲击,越来越多的减薪、裁员和小企业倒闭,接下来的生活预期变得暗淡;第四,封闭社区、集中隔离和强制核酸的做法过于激进,并且存在广泛缺乏依据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锡进说,上述不满基本占据了互联网空间,因为我国在总体上还是控制了疫情,全民感染率很低,个人感染的风险也很小。因此,公众的不满更多地集中在防疫工作的缺陷,不足和“它们”带给自己的麻烦事上。

胡锡进说,网上越来越多地呼吁防疫“自由化”。但是,胡锡进想提醒大家,许多人提倡的“自由化”,是指停止执行科学依据不足的过度防疫措施,而不是人们普遍理解的“躺平”。因此,要求达到西方放开水平的只是其中的少数人,所有地区都不能被“自由化”的字面含义所误导甚至混淆。彻底放开并不是我国社会大多数成员毫不犹豫地提出的冷静要求,至少在今天的这个时候不是这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锡进说,必须指出的是,我国还远没有准备好将西方意义上的预防和控制“自由化”。首先,大多数老年人不希望这样。有孩子的人也很担心。我国的许多中小城市在短时间内受到疫情的困扰。在过去两年半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们在过去两年半的大多数时间里都给了当地老百姓没有疫情的放松日子,一旦疫情大规模袭击这些地方,就可能出现恐慌期。即使在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如果疫情失控,许多人在初期也会感到恐慌。服务业将再次受到疫情的打击,这将导致许多人主动减少外出。总之,疫情的传播将形成新一轮的综合侵蚀,这很可能是一段困难的时期,连带经济损失不小。届时,很可能会有另一种激烈的舆论批评,认为缺乏防疫能力,综合不确定性应该说相当高。

胡锡进说,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正处于两难的十字路口,未来将充满风险。不恢复经济是不可能的,否则我们吃什么?据说一些大城市甚至降低了机构工作人员的工资。可以想象他们面临着怎样的财务困难。但是,如果我们不坚持动态归零,让疫情蔓延到泛滥,人民肯定会对机构有抱怨。如果一个城市率先陷落,将整个国家拖入水中,想象一下它将面临什么样的舆论风暴,全国各地将对该城市的情况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锡进说,因此他认为,在未来,地方机构协调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努力将受到考验。当然,运气也可能是一个因素。作为一个知识渊博的老媒体人胡锡进,他建议地方有关人员不要掉以轻心。他们一定要把城市在第一时间捕捉到新发疫情的眼睛擦得雪亮,及时缩小防疫范围,切断传染链。再搞大规模“全域静态管理”,舆论已经很难接受了,过度防疫遭到网上猛烈抨击的几率注定越来越高。但另一方面,如果任何地方走到相反的极端,在一段时间内,挑战只会更大、更严峻、更难以忍受。在这种情况下,我国防控的重大责任很大一部分将由它来承担舆论,这确实是一种吃不了兜着走的局面。

胡锡进最后说,我国过去在防控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但现在面临着不可避免的新探索和突破。抗击疫情当然意味着一定的经济损失,但减少这种损失并实现经济复苏是人为的。同时,围绕动态归零形成的惯性社会期望也不容违背。中国必须继续前进,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以便在未来和过去之间形成最好的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