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据2022年6月29日澎湃新闻报道,为防止时年13岁的女儿被二婚的丈夫蒋某银性侵,重庆梁平区柏家镇女子刘某会在2020年7月9日凌晨将在床上睡觉得蒋某银锤杀。

案发718天后,重庆市二中院2022年6月23日在梁平区法院对此案一审宣判,认为蒋某银采用言语威胁、暴力殴打等手段欲奸淫继女,确属严重的暴力犯罪行为,但因遭到刘某会极力阻止未能得逞,随后蒋某银已经在床上睡觉,意味着不法侵害行为形成的现实、紧迫危险已消除,不法侵害行为已经结束。虽然蒋某银扬言天亮后将当众强奸继女,但该扬言并未形成现实的、紧迫的危险,刘某会在激愤、恐惧状态下,为防止蒋某银以后再次性侵女儿,对不法侵害已经结束产生错误认识,在蒋某银已停止不法侵害时将其杀害,属于防卫不适时,其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

法院认为,刘某会出于剥夺蒋某银生命的故意,持铁锤击打蒋头部、胸部等致命部位致其当场死亡,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鉴于被害人对案件的引发有重大过错,刘某会犯罪情节较轻,依法应当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幅度内对其裁量刑罚。刘有自首情节,综合考虑其犯罪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和悔罪表现,决定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遂判决刘某会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2

正如清华大学著名教授劳东燕在其微博上所讲:

年前得知刘某会被取保候审,我就预期到会是这个结果。可以说,这或许已经是在现有司法体制中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承办的司法人员为此也应该是做出了相应的努力。

一方面,我为刘某会不被判处实刑感到欣慰,另一方面,对其被认定有罪的结论表示遗憾。

3

作为一名法律人,我看到这个案例也是一声叹息,我当然知道法院判的没错,而且已经最大程度上照顾了这位妇女,但我就是想不通:你可以说她防卫不适时,但你能告诉她什么时候防卫才适时吗?

4

刘某会在一审庭审时称,婚后不久,蒋某银就开始无缘无故地对她和孩子以及公公婆婆实施家暴。因为担心蒋某银的报复,原本有离婚想法的刘某会忍气吞声过日子。

这样的报复案例我就不说了吧,因为太多了。2022年6月29日,湖南临湘市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一对夫妻因为感情破裂,决定离婚,谁也没有想到,在去民政部门办理离婚的路上,丈夫竟然开车将妻子撞飞,然后又碾压了两次,最终导致妻子伤重不治死亡。

她的忍让,没能让蒋某银收敛。

5

刘某会的女儿龙梦筱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继父第一次想强奸她发生在2019年8月六年级暑假的一个晚上,因她拼命反抗,裤子被蒋某银扯烂了,终究没让蒋得逞。事后她告诉了妈妈,但她们都很怕蒋某银,也怕被人笑话、瞧不起,更没敢报警

这种花事发生,确实在农村会被人笑话、瞧不起,这样的后果不能不考虑。

当然,这个小女孩后悔说:“如果当时报警了,也许不会有后面的事儿。”这更是她自己的善良心愿。

据2022年6月13日总第1047期《中国新闻周刊》报道,2021年暑假,12岁的小燕(化名)自杀了两次。一次噩梦般的网友见面后,她报案被强奸,公安局却不予立案,三个嫌犯抓了又放。

小燕是缺了4根手指的残疾人,住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和政县的山村里。她从小没有妈妈,爸爸也因残疾丧失劳动能力,在青海打工的小叔叔马建强(化名)替侄女申请刑事复议和复核,但快一年过去,案子始终在程序里打转。

2022年5月30日,马建强把小燕的遭遇写成《举报信》,公布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舆论关注。案子很快有了进展,5月31日,临夏州临夏市公安局对涉嫌强奸犯罪的三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6月3日,临夏州临夏市检察院对他们批准逮捕。

如果不是舆论关注,这个案件结果如何,我相信大家都能猜测到。

6

刘某会在庭审时说,为了防止蒋某银强奸女儿,她一直提防着,蒋某银还对她说要继女做他的小老婆。

蒋某银再次要强奸龙梦筱发生在2020年7月8日,即案发前一晚。蒋某银对继女称“一定要将她睡到”,并称“(次日)早晨要在门前公路上强奸继女给路人看”。

刘某会当庭供述称,她躺着时想起丈夫说过的话,以及过去8年遭受的家暴屈辱,越想越气,也担心天亮后丈夫说到做到,她觉得“防得住今天,防不住明天”,就决心打死丈夫然后自杀

于是后果发生。

7

法院认为,刘某会在激愤、恐惧状态下,为防止蒋某银以后再次性侵女儿,对不法侵害已经结束产生错误认识,在蒋某银已停止不法侵害时故意杀害蒋某银,属于防卫不适时,其行为不具有防卫性质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劳东燕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如果确如刘某会及相关证人证言所称,刘某会的丈夫之前有过意欲强奸继女的行为,案发前又有相应的行动,则当时刘某会面对不法侵害的紧迫性是现实存在的,而不是臆想出来的。判断案发当时不法侵害到底有没有结束,应该站在行为当时来判断,而不是站在事后诸葛亮的角度。简单来说,就是要采取行为时的标准,不应当从事后的角度,考虑他到底是要继续强奸还是当时就已停下来。只有采取行为时的判断标准,才是合理的。这也是“两高一部”关于正当防卫指导意见中明确表明的立场。

劳教授的观点完全正确。

8

我们当然可以从法理上判决这位妈妈防卫不适时。

但即使是我们这样学过法律,从事法律30多年的人,遇到这样的事,你有什么办法防卫适时?

或许这才是我们考虑问题的思路。

既然我们这样的法律人都找不到适时的防卫时机,我们判这位救女心切的妈妈刑罚,是不是心痛?是不是对不起法律人的良知?

2022年7月2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