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糕刺客与汽车刺客的不同,是雪糕刺客对定价非常隐晦,而新势力则是明码标价,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有着非常离谱的定价。

李想发布的 理想L9 参数 图片 )将定价放在了40-50万细分市场,在李想对外的话术上,其显然已经不定义传统的竞争对手,50万级BBA、地位较低的司机,这些言语的出现,显然李想将L9这台车,放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有人都说理想L9卖的很贵,我们如果分析为什么他敢卖这么贵,那么一切都清楚了。

做互联网起家的李想非常懂得市场需要什么,尤其是在产品定价以及定位上,互联网汽车是一个全新的赛道,它的产品定价一定不是遵循成本定价。

只有传统汽车,定价才会遵循成本,这是传统制造业低利润的核心关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比如说一台10万级普通家用车,除去生产成本、运输成本、税收成本等等之后,其毛利率可能只有10%,所以大多数传统企业陷入了一个“销量越大,越难以盈利”的怪圈。

李想的理想L9怎么做的?

他从消费者价值感、消费者心理价值角度来进行定价,产品定价多少不应该遵循成本,而应该遵循市场认为他能够卖多少钱。

这是李想聪明的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他的各方面设计,都是为了打造高价值感、优秀的消费心理价值,所以我们看到了更大尺寸的车身结构、更加豪华的内饰设计以及用料,以及各种各样的屏幕。

目的就是为了让它“看起来很高级”。

的确,理想L9出现之前我们是看不到这种产品的,如果我们以单纯的成本来分析,这台车无论如何也无法支撑起40-50万的定价。

从盈利能力来看,理想一定会成为盈利能力最强的新势力企业,原因很简单,其当下拥有最强的单车毛利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营收数据显示,理想今年一季度经营亏损4.13亿,净亏损幅度仅仅只有1100万,去年同期这个数据是惊人的3.6亿。

仅仅一年时间理想就基本上能够填平亏损的巨坑。

根据企业经营分析,前期建厂、研发、运营、建店投入巨大,后期是摊平成本并且盈利的核心期,理想显然提前让自己进入到了良性盈利阶段。

靠的就是一个高价格、高价值打造手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理想ONE 定价33万+,理想L9定价44万+,两款车型在生产成本远远低于BBA的情况下,定价却超过了BBA车型。

显然,其靠的就是一个运营。

钟薛高就是通过运营、打造高级雪糕的标签,来让小部分预算足够的消费者尝鲜,虽然对于更多人来说,一根动辄十几元、几十元的雪糕极其昂贵,但仍然有一部分人愿意尝试。

与这种雪糕刺客相同,新势力的定价、运营标准,一定不会按照成本来设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它们需要在新的赛道中,雕刻出预算更足、更愿意尝鲜、更追求品牌价值的用户群体,它们要成为新势力中的信仰品牌。

所以高定价、定向设计而来的产品力,都成为了它们在新势力路径中的卖点,这些卖点到底有多足我们不予评价,当然我坚信昂贵的价格一定还会有下调的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对于新势力企业来说,它们走进新势力赛道的根本,就是为了成为“汽车刺客”,用设计、营销、尝鲜的方式,来树立新势力赛道中的全新形象。

恐怕,大多数新势力企业的目标不是狙杀BBA,而是成为新行业中的B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