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是我们的邻国,与我们一衣带水,其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很大程度上受中国影响。韩国的政坛变化,社会和文化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通常会引起我们强烈地关注,

很多人注意到韩国总统们的下场都很凄惨,死的死、抓的抓,要不就是被迫流亡,几乎都没有好下场,这种情况在世界上极为少见。

先看一下韩国历任总统的最终结局:

李承晚 (第1-3届)流亡海外,客死他乡。

尹普善 (第4届)过渡总统,数次被监禁。

朴正熙 (第5-9届)与其妻均被暗杀。

崔圭夏 (第10届)被军事政变推翻,遭到监控。

全斗焕 (第11-12届)被判死刑,后改判为无期徒刑,一年后大赦。

卢泰愚(第13届)入狱。

金泳三(第14届)被驱逐出境。

金大中(第15届)被控选举舞弊,儿子被判入狱。

卢武铉(第16届)自杀。

李明博(第17届)入狱。

朴槿惠(第18届)入狱。

韩国总统们的悲惨命运与其它发达国家总统退休后的悠闲富裕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的总统一退位,为什么逃不过被清算的命运,为什么总是以悲剧收场呢?

其实这既反应了韩国政治的复杂性,也反应了韩国民众对韩国政治人物要求上的洁癖。

“政治洁癖”指从政者在政治上要高度的清正廉洁,容不得他们有营私舞弊的行为,容不得他有半点腐败、权钱交易等违法失职现象。

“政治洁癖”对个人品行和诚信也有较高要求,要求从政者不能说谎,不然就会被问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总统退职后不能善终,从表面上看各有不同的原因,但也有共性,这个共性就是:韩国国家的生存压力大,韩国国民的生存压力也同样巨大,在巨大的压力下,韩国民众对韩国的政治人物在政治与品行上有着极高的要求,远不是勤劳、尽职地工作那么简单。

我们看看地图就知道,韩国身处东北亚地缘政治漩涡中心,周围有中、俄、美、日强国环伺,北面还有个随时准备拼命的朝鲜,而从历史上往前翻,可以看出日本对韩国一直是不怀好意,曾屡次进犯(今天韩国与日本的关系始终不好,要不是美国两头拽着,韩日早闹翻了)所以韩国自感国家安全压力极大,韩国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必然要加大军事建设的力度,而这需要国家经济良好发展做支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是个弹丸小国,既无资源可卖,也没有条件成为国际经贸中心,韩国的发展只能靠调动民众的主观能动性埋头苦干,所以我们看到韩国的国民是非常辛苦的,韩国人非常努力地工作,有时甚至勤奋到过劳死的地步。据《福布斯》数据显示,韩国人平均每年工作时间超过除墨西哥以外的其他任何国家。

韩国人往死了干活,辛辛苦苦创造财富,但他们却无法像西欧那些发达小国那样,将创造的财富全部用来回馈民生,而是其大部分要消耗到军事建设和地缘政治周旋之中。

虽然韩国也算发达国家,但韩国人的幸福指数却不如一些发展中国家,实际生活水平处于发达国家中的低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韩国政府从国家的生存与发展角度考量,极力鼓吹国家民族主义,营造危机感,压榨国民的剩余价值,所以我们常常感觉到韩国人国家民族意识极为强烈,有浓烈的“急性子”半岛性格,有“非黑即白”的政治文化特征。

韩国政府以国家大义之名要民众们无私奉献的做法,从国家的角度看虽是无可厚非的,但也带来了非常明显的负面效应,这个负面效应就是,民众对统治集团负面的容忍度极低,甚至到了极为苛刻的地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旦统治集团被曝出黑幕,或有营私舞弊行为,哪怕韩国总统曾说过一句谎话被翻出来,也会被认为品行有问题,就会引发民众的极端愤怒,这种愤怒所迸发的能量,是统治集团所无法承受的,所以当韩国政治一旦出现危机时,统治集团就必然祭出“丢车保帅”的应对招数,先找一个替罪羊,给民众当发泄怒气的出气筒。人无完人,韩国的总统们也是人,也会犯错误,所以出气筒的人选,非总统莫属,所以韩国的总统都逃不过被清算的命运。

就拿韩国前女总统朴槿惠来说,她无疑是当时世界政坛上一位极具魅力的女性领导人,她与她的父亲,也当过韩国总统的朴正熙有着完全不同的领导风格。但这位“把苦难当作朋友,把真实作为航标”的韩国首位女总统,却在首届任期尚未完成之际就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场闺蜜干政风波,把她的信用透支殆尽,使她的形象受损,而韩国的民众眼里揉不进一丁点沙子,纵然朴槿惠反复道歉,但她的支持率依然降到了只有百分之五。韩国民众选择了不原谅她,朴槿惠只能被迫辞职。

韩国人的政治洁癖,世界闻名。当年的卢泰愚,他们没有原谅。后来的卢武铉李明博,他们还是不能容忍他们的任何一点污点。于是,卢泰愚、李明博入狱,卢武铉因区区的640万美元跳崖。

韩国国民的政治洁癖,你不得不深感敬畏。正是他们的坚持与不原谅,才使得韩国的政治权力被高度约束,使得韩国的政治家们不敢胡作非为,才确保了韩国的长期平稳发展,并使韩国跻身世界发达国家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