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恒康医疗(证券简称“*ST恒康”)发布公告称,陇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年6月23日裁定确认,恒康医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终结恒康医疗重整程序。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北京新里程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里程”),持股比例为25.30%,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时,*ST恒康还公告称,公司拟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申请撤销对其股票交易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和退市风险警示的申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历时近两年,恒康医疗的重整终于完成。那是2020年8月,债权人广州中同汇达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债务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恒康医疗进行重整。2021年7月,陇南中院受理了这一申请。2021年12月,在陇南中院的指导下,通过公开评审程序,新里程医院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北京新里程公司被评选为恒康医疗重整投资人。

2022年3月21日,管理人与新里程健康及财务投资人、恒康医疗签署《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2022年4月22日,陇南中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终止恒康医疗重整程序,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2022年6月23日,陇南中院作出(2021)甘12破1-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确认恒康医疗重整计划执行完毕,终结恒康医疗重整程序。

此前,因2018年至2020年年度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且最近一年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形,恒康医疗股票交易于2021年4月29日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叠加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而本次重整计划的完成,以及有了新控股股东新里程的支撑,意味着*ST恒康暂时告别了破产和退市危机,甚至即将迎来业绩转机。

破产重组的恒康依然是香饽饽

回顾恒康医疗的发展史,其前身为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拥有我国知名中成药独一味胶囊。甘肃首富阙文彬于2013年把医疗服务作为核心产业之一,并将公司改名为恒康医疗,资产聚焦肿瘤治疗和高端妇产等。此后这家公司历时六年斥资40亿疯狂收购了近20家医院资产,布局后不仅床位增至近万张,公司市值也一度高达346亿元,成了名副其实的“民营医院第一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图来自健康界财经产业部)

然而,大量收购医院资源,虽然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阙文彬迅速成为“甘肃首富”,但是业绩不佳,恒康医疗负债水平日益加重。2017年至2019,恒康医疗连续三年负债分别高达59.06亿元,59.01亿元和47亿元,最终走向破产重整。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被债务压沉的恒康医疗虽然处境不好,但是其医疗资产却如一块“肥肉”般被许多医疗集团看中,如海王集团、益佰制药等,最初都想吞下恒康医疗,但因资金实力不如新里程而被迫退出。

真金白银投入近20亿,新里程如愿以偿抢到这块蛋糕,但这一次,当新里程医院集团获得资格成为恒康医疗的重整投资人后,和它联手的还有5家财务投资人:合音投资、大河融智、深圳通芝康、五矿金通、成都振兴嘉业。那么,从6家合伙收购看,是否意味着新里程也有了财务压力?为什么成为恒康医疗的控股股东后却没有成为实控人?

据悉,6家重整投资人通过资本公积转增股份的方式向恒康医疗增资总计17.94亿,其中新里程出资10.49亿,5家财务投资人7.45亿。上述资金全部用于解决部分债务危机、补充上市公司流动资金、发展恒康医疗旗下的独一味制药公司。

看似烂摊子的恒康医疗虽然在二级市场上显得很“骨感“,但内里却很“丰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恒康医疗全资、控股、参股或拟收购的医院共计22家,其旗下医院主要分布在辽宁大连(5家)、河南开封(4家)、四川(6家)、江苏(3家)、江西(2家)、浙江金华(1家)和安徽马鞍山(1家)。不管是已经收购完成的医院,还是处于拟收购状态或在建的医院资源,均是县域及以上床位优势很足的资源。可见,新里程收购来的资源就是一块“肥肉”。

许多业内人士担心,新里程收购恒康医疗后能管理好吗?会由亏转盈吗?会不会因过多并购出现债务难题?

新里程的床位并购史

猜测的声音很多,但如果仔细研究新里程的成长史不难发现,自2011年正式在工商局登记注册开始,新里程就有“医院基因”,它是北大肿瘤医院首次开的合资医院。当时总注册资金5000万元,NEA基金、中国健康等公司控股的新里程集团出资3500万元,北大肿瘤医院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市元达康拓商贸公司以无形资产入股,占股30%。

说起新里程医院集团的成长史,不得不提周玉成。当年他主导华源集团收购上海医药和北京医药,虽然最终退出了,但这笔收购足以写入中国医疗产业并购史。作为医疗健康行业并购界的风云人物,周玉成出任创业期的新里程医院董事长,并选择走高端客户路线,与30多家保险公司签约,通过保险渠道获得高端客户的医疗模式就此诞生。有了高端化和国际化特点,再加上北大肿瘤医院的基因,新里程肿瘤医院自2014年底就在资本市场上起航了。

进入2015年,新里程集团与常春藤联盟合作,“医疗+金融”的模式正式运行,因前期北大医疗产业基金的铺垫,新里程更加注重医疗机构的投资并购。从那时起,除了医院投资、医疗服务领域外,新技术、新疗法、新药和医疗设备的投资等,都在新里程的涉猎范围,其通过PE、VC、保险等手段,以参股、合资、合作等方式,开始打造“医疗+金融”的生态链。

随后两年,新里程在国企医院改制大战中不断崭露头角,先后战略投资中信中心医院、安钢总医院、兖矿总医院等。2018年,随着川煤集团6家医院的交割,新里程投资控股的医院床位正式超过1万张。

2019年,对新里程而言,是又一个分水岭。当年7月份,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与新里程医院集团签订三方战略合作协议,新里程将在产权上纳入国科体系,成为国科体系大健康产业平台。就在这一年,药企收购医院从“买买买”转向了“抛抛抛”,积蓄了金融实力的新里程并购机会又来了。

进入国科体系后,2020年初,新里程医院集团完成对晋煤医健投资,吞下晋煤总医院、当地6家二级及一级医院和17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床位又增近2000张床位。

而在并购恒康医疗之前,新里程还瞄准了陷入债务泥淖的宜华健康,但是这笔收购并未如愿。由地产商转型的宜华健康医疗集团,自2014年涉足健康产业,2017年是其最疯狂的一年,一口气并购重组了13家医院资源。截至2018年中,宜华健康公司已控股或托管的医院达22家,管理医疗床位数接近10000张、护理床位数超过2000张。不过连年亏损和债台高筑,在引入战投新里程时以失败告终。事实上,对宜华健康的收购溃败,也打乱了新里程的布局蓝图。

新里程的新挑战

一场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在医疗界一次次上演着,每次并购后,很多人在问:新里程吞下这么多床位,要怎样发展?方向是什么?是要介入养老产业,还是要发展专科医院?猜测很多,但新里程至今并没有明确表态和抛出管理蓝图。

设想,如果新里程收购宜华健康成功,也许故事会不一样。当初新里程接手宜华健康时,外界猜测,新里程可能要发展养老产业,尤其是细化发展养老分级诊疗,毕竟我国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而宜华健康的主营业务就是医疗机构运营及服务和养老社区运营及服务为两大核心。不过,因为变局,新里程的养老产业生态链目前并未完善。

从数十年的收购版图细看,新里程在“区域医疗中心”布局方面优势明显,其医院资源覆盖山东、河南、山西、福建、四川、江苏等省份,旗下控股及管理的医疗机构超过80家,拥有超3万张床位,是一家超大型的综合性医院管理平台。

新里程虽然没有掌握一线城市稀缺的医院资源,但是在二三线城市和县级市的资源却很扎实。那么,其并购动作与国家政策的协同性如何?

近年来,国家倡导提升县级医疗服务能力,加快建设分级诊疗体系。尤其是在2021年10月2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千县工程”县医院综合能力提升工作方案(2021-2025年)》。方案提出,推动省市优质医疗资源向县域下沉,逐步实现县域内医疗资源整合共享。到2025年,全国至少1000家县医院达到三级医院医疗服务能力水平,发挥县域医疗中心作用,为实现一般病在市县解决打下坚实基础。从政策指引看,新里程不惜一切代价将恒康医疗收入囊中,的确有长足的战略规划。可是,医院盈利模式目前还没有。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前的并购资源不同,这一次恒康医疗旗下主营业务资源中还有中药制造在内。

根据2021年恒康医疗年报看,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业务分为医疗服务和药品制造两大板块。除了20多家医疗机构资源外,药品制造业务板块还有独一味公司和奇力制药。独一味公司是恒康医疗药品制造核心企业,拥有独一味胶囊、参芪五味子片、脉平片、前列安通片、宫瘤宁胶囊等36个品种。奇力制药为化药生产基地,拥有53个药品生产批文,其中全国独家产品5个,国家基药产品18个,27个国家医保目录品种,11个品种取得新药证书。

那么,新里程未来会在药品领域作出新文章吗?从恒康医疗业务板块收入看,2021年恒康的营业收入30亿元,归母净利润-3.71亿元,其中,医疗服务收入25.32亿元,药品制造收入4.61亿元,占比并不高,且企业的消费费用和管理费用远远高于研发费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并购经历看,新里程的确是最成功的医疗资源整合者。但是,医疗资源是一个回报周期较长的产业,收购容易管理难,盈利更难,这是当前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就收购恒康医疗而言,新里程的风险因素包括以下几方面:第一,医保、医疗机构改革的相关政策可能随时发生调整,恒康医疗如何由亏转盈依然待解;第二,疫情之下医疗服务水平难统一,如何细分医院发展模式待考量;第三,我国医疗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都较为稀缺,新里程会一如既往做好并购资产管理吗?第四,医院并购2.0时代来临,多元化资产如何协同发展这是一盘大棋局,且国家医改、医保控费等还在深化,巨无霸新里程能否步步为营,在国家大健康战略背景下闯出一条适合医疗集团发展的新路,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毕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