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有心眼,有所算计,其实很正常,人心隔肚皮,彼此都留点心眼,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保护自己。但如果一个男人的算计和心眼用到了自己枕边人身上,那未免就太可怕了。作家苏芩曾说:“在钱财上过于计较的男人不能嫁,因为对身边女人太算计的男人,内心都有三分毒。”这句话很对,老话都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一个男人为了一点钱,连自己的枕边人都算计。这样的男人,你发现后,就应该赶紧跑,不然就等着后悔吧。图网络。

事实上,一段情感关系能够长久维系良好,互相信任,彼此坦诚是基础。一旦有一方开始欺骗和欺瞒,那感情基本上也开始往终点走了。我们仔细看身边很多走到谈婚论嫁却因为彩礼嫁妆闹崩的情侣,其实很多都不是因为彩礼或者嫁妆本身的金额,而是出尔反尔。那如果你遇上一个说话不算数,或者欺骗你的结婚对象,在你发现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选择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悦和男友陈钢从初中开始到大学都是同学,确定恋爱关系是在大学时期。如果两人能走到最后,妥妥就是惹人羡慕的从校服走到婚纱。但很可惜,这段感情,止步在了婚礼之前。也正是这段失败的感情,让李悦意识到,不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感情就一定纯粹和真挚。有些时候,对方有些让你无法接受的缺点只是因为没有遇上事情,所以没有被显现出来而已。

大学毕业后,两人一起回了老家,本来是想一毕业就结婚的,但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李悦父母是觉得有点早,还需要继续了解一下,现在年龄也不算大,不着急。而陈钢父母为啥不同意,谁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至少陈钢没给李悦带回来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当时双方父母的不同意,并没有让李悦有什么压力。

毕竟确实年龄小,等工作稳定了再说也可以。就这样了,结婚搁置了下来。找工作挺顺利的,彼此都很快找好了工作,不管是收入还是工作性质,都挺满意。一开始李悦和陈钢是分开租房子住的,一周见2次面,两个人来回跑。后来想着反正彼此认准了对方要结婚,然后也为了省钱,工作一年后,两人住到了一起。

同个屋檐下的日子,李悦对陈钢的表现,大体上还是满意的。虽然不怎么爱做家务,但要是李悦开口了,他也会去做,而不会一个劲强调家务活都是女人的事情。唯一让李悦有点不自在的地方就是她觉得陈钢有点计较,就是每个月的家庭开销,他承担的钱不能比李悦多,一旦这个月他多付了,下个月他一定会想办法拿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每次陈钢都很委婉,李悦虽然能感觉出来,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因为有些事情一旦开口问,就容易把小事变成大事。李悦安慰自己,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而且也就这件事情,别的都挺好的呀,自己就不要太计较了。李悦当时没有意识到,有些时候,细节就是关键,而她的感情最后也确实因为这一类的事情结束了。

工作三年后,结婚再次提上了日程,这次李悦父母没有多说什么,表示女儿自己喜欢就好。陈钢的父母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就含含糊糊的一个态度。陈钢一个劲说:“我爸妈就是这个性格,愿意和你爸妈见面,就是同意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李悦虽然心里不高兴,也只能隐忍了。后来李悦才明白,这世上所有心甘情愿的事情,都不会给出含糊其辞的回

一般结婚提上日程后的双方父母见面,基本上就算是谈婚论嫁了,所以一顿饭差不多吃好的时候,见陈钢父母迟迟不开口,李悦妈妈只好开口了,说:“本来我们两家都只有一个孩子,有些形式也确实没必要走。但也正是只有一个孩子,所以结婚还是想热闹一点,别人家孩子有的,咱能力范围内也得给两个孩子准备起来,未来亲家你说对不对?”

陈钢妈妈稍微愣了一下,随即就笑着说那是自然,缓了一下继续说道:“彩礼我们准备了3万,金额确实不高,但我们就这个经济条件了,只能让亲家多担待一点,毕竟咱也不能留一点债务给儿女,对吧?然后婚礼按照本地习惯,也是我家来承担。至于婚房,按照咱当地的说法,也应该我家来准备。但这样我们就只能准备一室一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悦爸妈虽然对这个彩礼的金额不怎么满意,毕竟身边最少的也都有五六万了,但想着反正也就是一个形式,到时候还是给两个孩子的,也就没插嘴。但听到婚房的户型,李悦爸爸摇头了,说:“一室一厅小了一点,有孩子了也不够住,再说了咱们这座城市里,这个户型可都是公寓,不怎么合适。”

似乎知道李悦家人会不同意,陈钢妈妈立马就接上话了,说:“我这不是想全款给两个孩子买套房吗?也不是故意买小户型公寓的,实在是家里的钱只够买这种户型了。要是买商品房,可能只够首付。”李悦妈妈笑着说:“你家有这个诚意就行,你家就付个首付,以后房贷就小两口一起承担,这样就可以了。”

陈钢妈妈就像是等着李悦家人这句话一下,李悦妈妈话音刚落,她就立马答应了。随后一些别的琐碎事情也很快都达成了一致,婚事就这么敲定了。婚房是李悦和陈钢一起看中的,付首付签合同这一天,恰好李悦要出差,所以李悦就没有去。她一开始觉得无所谓,后来意识到,陈钢明知道她的出差日期,特意选在这一天,就是为了避开她动手脚。

因为最后看中的房子稍微超了一点预算,所以最后装修只能用到李悦的彩礼和嫁妆,李悦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拿到钥匙后,就开始各种跑装修,这中间,她也不止一次想看看购房合同之类的东西,但都被陈钢找借口搪塞了。后来快要定下来装修,两人拿着户口本要去领证的时候,陈钢忽然被公司一个电话喊走了,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悦在回家的路上,经过陈钢提及的还房贷的银行,忽然动了心思。在银行里,她先是用自己的信息查询,发现没有任何房贷的相关信息。李悦心中一沉,但又安慰自己,当时自己没有去,而且首付自己没有出钱,没有自己的名字也不是不行。可她的自我安慰没能支撑多久,因为最后她发现房子的名字也不是陈钢的,而是未来公婆的。

因为年龄限制,为了能贷款,首付比当初自己知道的比例要多了不少。换句话说,这多出来的钱,要么是借来的,要么就是家里原来就有。李悦很快就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好好,谈婚论嫁时先说买公寓,等着自己父母接话。买房时故意选择自己出差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给没有名字,以后也要不了说法的房子还贷。

李悦当即就决定分手,庆幸刚刚没有领证,她随即取消了装修意向,然后趁着男朋友还没有回来,啥也没说先把户口本送回婆家去。随后她就报了一个旅游团,本来请假是为了装修和订婚,现在就用来旅游吧。李悦和父母说了前因后果之后,就带着父母出发了,特意发了朋友圈,就为了让陈钢一家人看到。果不其然,刚到目的地,准婆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李悦笑了笑,接通了电话。

准婆婆的声音气急败坏,李悦是真的听出来心疼钱了,多可笑,就像花的是她家的钱一样。准婆婆说:“你这个丫头,亏我还觉得你是个懂事的人,为了给你俩结婚买房,我们全家不舍得吃穿,你怎么好意思拿着还房贷的钱带父母去旅游呢?”李悦冷静地说:“这房子确定不是给你们自己买的养老房吗?没有我名字的房子,房贷和我有啥关系?”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拉黑了对方,反正回去就准备分手了,也懒得多扯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任何一段情感关系的基础,都应该是信任和坦诚。你有自己的担忧,没有问题,提出来好好商量沟通就行。好的感情,从来都是能谈钱的。你不说出来,却用着自己有所顾虑的借口去算计对方,其实就是暴露了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精于算计,对感情不够真诚的人。

希望情感关系中,算计对方而被对方发现之人,在对方选择分开时,能干脆一点同意。不要扯皮和找借口,毁掉这段关系的人,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你又有什么脸指责对方。担忧和让父母放心,从来都不应该是你和父母一起欺瞒未来伴侣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