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时候,不论结果如何,靴子落地总是一件好事。

从开饭店获取情报,到耗资3亿买直升机回老家,再到因犯下非法采矿罪获刑三年,肖永明用五年时间证明了,一个人从高处跌落的速度会有多快。不过,即便退缴2.94亿元违法所得,并缴纳200万元罚款,身家500亿的肖永明,依旧是青海首富。

有意思的是,肖永明的快速坠落,还成为了其三位子女走向台前的一个契机。

01 青海首富获刑背后

6月30日晚间,藏格矿业公告称,近日收到实控人肖永明提供的《刑事判决书》,西宁市城西区人民法院认为,青海焦煤公司违反矿产资源法规定,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开采煤炭资源,而肖永明等在明知情况下仍组织或参与,构成非法采矿罪。

不过,由于肖永明到案后,积极退缴上海宏筑物资有限公司(肖永明持有100%股份)从青海焦煤公司获取的2.94亿元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因此,肖永明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并处罚金200万元,而所涉违法所得也已全部上缴国库。

当然,这并非意味着肖永明就一定会入狱,如果在缓刑期间表现良好,可以免于处罚。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辉律师对市界表示,“缓刑意味着被追究了刑事责任,属于犯罪分子,但由于犯罪情节较轻或其他原因,在一定期限内附条件地,不执行所判刑罚的制度。”

有意思的是,虽然藏格矿业极力解释,上述事件为实控人肖永明的个人事务,由于其未在公司担任职务,也没有参与任何经营决策,因此所涉判决不涉及公司,也不会对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不过,藏格矿业由肖家一手掌控的本质,并不会因此改变。

受盐湖提锂板块整体上扬等影响,藏格矿业股价反而于7月1日大涨7.41%,报35.38元/股,总市值达559亿元。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肖永明等人通过藏格矿业的第一大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四川省永鸿实业有限公司以及直接持股,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近50%股份,为实际控制人,当前持股价值可达280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不久发布的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上,肖永明与林吉芳夫妇以507.3亿元财富,位列榜单第80位,与三一集团的梁稳根、小鹏汽车的何小鹏以及ZOOM创始人袁征等处于同一梯队,且比上一年的322位有极大提升。

02 借机上位的富二代

实际上,早在2021年2月,藏格矿业就曾公告称,肖永明因涉嫌非法采矿罪,被青海公安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并于随后被捕,而肖家的二代成员,也借此迅速走向台前。7月2日,藏格矿业完成变更,肖永明与林吉芳的长子肖宁,成为公司董事长。

肖宁出生于1990年3月,2012年进入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藏格矿业持有30.78%股份)工作,担任董事长助理一职。肖瑶则是肖永明次子,同样出生于1990年3月,20岁左右进入家族企业历练,并在2016年成为藏格矿业总经理,现任副董事长一职。

值得一提的是,肖家还有一位年轻成员逐渐走向台前——肖苗苗。贝壳财经曾报道,有接近藏格系的人士透露,肖苗苗为肖永明之女。虽然肖苗苗并未在上市公司任职,但家大业大的肖家,总有地方给自己人安身。

天眼查显示,肖苗苗目前名下共有9家企业,其身份多以监事为主。

不过,在注册资本达5.63亿元的成都世龙实业有限公司中,肖苗苗不仅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且持有2.67%股份。这家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房屋销售及租赁等业务的公司,其他股东不仅包括肖宁与肖瑶兄弟,还有间接持股达53.14%的肖永明,以及持有5.4%股份的林吉芳。可以说,这是一家完全由肖家掌控的企业。

至此,一个关于肖家和藏格矿业清晰的版图,浮现在世人面前。

身为藏格矿业董事长的长子肖宁,掌握着上市公司平日的运营大权,身为二把手的次子肖瑶,更多担任辅佐哥哥的身份,而身为实控人的父亲肖永明,则是站在背后的绝对控制者,至于女儿肖苗苗,目前还处于历练阶段。

03 坐着直升机回老家

肖永明成为青海首富,与其颇为复杂的经历有关。

1964年,肖永明出生于四川资阳石羊镇,父亲虽没读过书,却是当地的能人,不仅当过生产队长,还在改革开放后成立安岳永鸿塑料厂,肖永明也在这里有过一段历练。

而立之年后,欲图创出一番事业的肖永明,来到格尔木开了家饭店。对于他而言,饭店不仅能赚钱,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大量信息。时机成熟后,肖永明便与妻子成立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并入股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在不断增持下成为第二大股东,仅次于青海瀚海。

2007年,青海国土资源厅下发《关于责令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整合为紧密型公司的通知》,责令昆仑矿业整合,杜绝乱采滥挖和争抢资源。借此机会,藏格钾肥以3.8亿元的价格,拿到青海瀚海85.82%股权。至此,藏格钾肥成为中国第二大钾肥企业,仅次于青海国资委控股的盐湖集团,而肖永明也获得“钾肥大王”的称号。

随着资本雪球的逐渐滚大,2016年,在肖永明的一系列布局下,藏格钾肥成功借壳上市,而他的身份也变为了青海首富。胡润富豪榜显示,2015年,肖永明的身家还只有60亿元,但2016年便瞬间增至265亿元,一年暴增205亿元。

“富贵不归乡,如锦衣夜行”,或许没有什么比坐着直升机回老家,更为拉风的事情了。

红星新闻2017年报道,肖永明乘坐的私人直升机,降落在其老家的石羊镇滨河路,并停留10分钟,禁止车辆和行人通过的路边,围着不少看热闹的当地民众,直到目送这位青海首富潇洒离开。而那张经典的照片,至今还在网上流传着。《华西都市报》称,这架直升机为达索猎鹰7X,是肖永明耗资4530万美元,约合3亿人民币所购。

04 坠落后的自救与套现

风光的外表下,隐藏着无尽的危机。

实际上,肖永明的资本版图,不仅来自于钾肥生意,还有其一直所念的铜矿。早在2006年,被称为中国第一大铜矿的巨龙铜业成立初,肖永明就通过藏格投资等,合计持有其78%股份。不过,由于精力有限,且铜业的开采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肖永明便将其处于半搁置状态。而在2012年,巨龙铜业的估值只有3.5亿元。

可随着藏格钾肥的上市,得到资本市场加持的肖永明,决定于2018年前后进行重启。据藏格矿业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显示,拟发行股份收购巨龙铜业100%股权,而后者的作价已经高达280亿元。短短6年时间,巨龙铜业的估值就从3.5亿元增至280亿元,暴增79倍,可见肖永明想要获取巨额资金的需求。

显然,肖永明的这次扩张计划,最终以失败告终。

不仅如此,为推动巨龙铜业前期建设,肖永明等还大规模质押所持藏格矿业股权融资,以至于其控制的几家公司,长期处于100%质押状态。随着事情越闹越大,证监会决定对肖永明立案调查,并最终发现藏格矿业存在资金被大股东非法占用、财务造假等问题。而随着调查的逐渐深入,又发现肖永明涉嫌非法采矿,于是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风光一时的肖永明,就此坠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解决资金困境以及想让手上有余粮,肖家人不仅卖起了股权,甚至开始大规模套现。

今年2月,藏格矿业公告称,藏格集团以21.96元/股的价格,向新沙鸿运转让所持有的6.52%股份,价值28.23亿元,而一致行动人永鸿实业,则以21.96元/股的价格,向其转让4.32%股份,价值18.69亿元,两者合计可达47亿元。交易完成后,永鸿实业成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

就在5月25日,藏格矿业还发布了一条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因自身资金需要,藏格集团自公告披露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1%,并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总股本的2%,合计不超过总股本的3%。按最新收盘价计算,这笔减持的金额可达16.8亿元。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