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智元报道

编辑:拉燕 Joey

【新智元导读】中国国内的学术产出在去年迎来井喷式上涨,在最新公布的2022自然杂志年度指数报表中,上榜的「涨幅最快的50家机构」中国占据31席。|人工智能企业在找落地场景?——智能技术企业科技信用评级共识体系发布会7月2日给你解答!

刚刚,2022年Nature年度指数报表公布了。

在前50家研究机构中,涨幅最快的31家机构都在中国。

相比之下,21年榜单中的前十位中国只占两家,分别是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江苏大学为例,2020至2021年度其学术成果囊括了82家国际顶级学术期刊 。

同时,调整后的自然指数「火箭式」上涨了118%。

上几张图大家感受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中包括国际食品领域顶级期刊「Postharvest Biology and Technology」、信息系统学科领域顶级期刊「Information Sciences」,以及图像处理领域顶级期刊「IEEE Transactions on Image Processing」。

此外还有「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at and Mass Transfer」、「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ydrogen Energy」、「Langmuir」等多家传热传质领域、能源领域、化学领域的顶级期刊。

文中列出的还只是一部分,网友直呼:大佬,请让我献上我的膝盖!

中国涨幅最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增长最快的50家机构中,只有10家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表中其他前列的发达国家中,美国以19,857.35的份额在2021年保持第一的位置,但其调整后的份额在2021年下降了6.2%,是10个主要国家中降幅最大的国家,也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中国位居第二,其份额为16,753.86,2021年调整后的份额增长了14.4%,是2022年表中领先的10个国家中增幅最大的。

与21年1.2%的增幅相比,说是坐火箭也不为过。

研究人员推测,去年中国机构不佳的表现可能只是「昙花一现」。

他们认为,最新的结果可能反而表明中国政府对科学的长期投资正在开始取得成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宁波诺丁汉大学科学政策研究员曹聪表示,中国政府在研发方面不断增长的投资是中国崛起的一个重要因素。整个2021年,科研投资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4%。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科研支出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一直在上升,从1996年的0.56%走到了2018年的2.14%。

科研中国,未来可期

1995年,中国开始加大科研经费投入,211项目诞生。

「21」是对 21 世纪的致敬, 后面的「1」则是指其中包含大约100所大学。

三年后,政府继续跟进了985工程,而这一年恰逢北京大学建校100周年。

此外,中国政府还向211计划中的9所大学发放了更多拨款,用于建设新的研究中心,创建了 「C9 联盟」。

还有人将「C9 联盟」对标由美国东部八所著名大学组成的常春藤名校联盟(Ivy League)。

此后,985计划扩大到总计39所大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注:图中仅包含部分「211」、「985」高校

而后,2017年,中国政府又公布了「双一流」倡议,确定了140所有潜力成为世界一流学府的大学。

不仅如此,政府还划定了一部分学科专业,立志要在世界范围内成为引领者。

林表示,「我并不觉得双一流计划是出于什么虚荣的目的办的...虽然肯定有国际声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投资是实打实的,就是为了发展一些中国认为比较重要的学科,然后争取相应的战略主导地位。」

「这不仅仅是国际排名的事,更关乎和美国在战略高层的竞争。」

北京清华大学高等教育研究部主任Hamish Coates表示,「持续充足的资金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研究人员可以根据经费有条理地规划未来几年的研究路线。」

「就拿双一流倡议举例,中国政府在这项战略中承诺了要将科学发展放在第一位,且至少到2050年。这表明,政府很清楚科研是怎么进行的。」

Coates对此发表了一些不同看法。他认为,在进行的研究数量是存在临界值的,一旦达到,中国政府对科研的投资就会逐渐减少。虽然,他并不认为这个现象会在最近几年出现。

「英国和美国这类传统科研强国都出现了这种情况。打个比方,现在你在美国投资100万美元用于科研所取得的成绩,一定是少于在中国投资100万美元的。这是最基础的经济学规律了,有一天中国在科研上的投入也会出现边际递减。」

在2020到2021年这一年的时间里,中国的科研机构在Nature中的占比要比世界上其它国家或地区的机构上升要快。这是一种巧合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往深入想,新冠疫情和这个指数有没有关系?林表示,不可能有一个100%正确的答案。

「在英国,疫情期间政府为了确保学生们的安全,要求大力发展线上教学,政府也给予了不少支持。这也许是英国科研进展放缓的一个成因。因此我可以推测,西方国家的研究者也有别的事要忙。但是,这也只是我的推测,我不可能找得出数据来证实我的推测。」

「没有相关的数据能验证我们的推理。我们也没法肯定地说中国的研究人员是不是相比于其它国家的研究人员受新冠疫情的影响要小一些。我一向对涉及到疫情的问题很谨慎。」

Coates认为,「疫情有没有影响Nature的指数表,怎么影响的,影响了多少,这些问题现在来讨论还为时尚早。几年内可能都不能得出一个确凿的结果。总之,不能单方面的把所有的变化都归给新冠疫情。」

接着,林指出了另一个问题。全世界的学者都在感慨「不发表就淘汰」的文化现象。这指的是,如果一个研究结果没有能发表在任何期刊上,那么这项研究就注定会被淘汰。

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研究人员在影响力高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就变得尤为重要。而这种现象,或是说思潮,在中国尤为普遍。

而且,这种现象在英国可能还没那么棘手。英国的研究人员在开始科研之旅之前,并不需要有多少发表过的论文给自己背书,但是在中国可不行。中国大学的学生在找工作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量的文章在期刊上发表才可以。甚至,连硕士生都有相关要求。

此外,中国学生如果在研究生期间没发表过论文,那他们是不能毕业的。

林表示,西方国家的很多研究人员都在谴责这种环境带来的压力。对发表的论文数量进行要求,以此来制定各种标准,会滋生出一种恶性的工作环境。

而这种发论文的压力能部分解释中国科研机构的统治力越来越强、上升速度越来越快的现象。

林认为,中国的高等教育系统是可以采取一些办法来缓解过大的「发文」压力的。弱化对发文数量的强调,可以减轻研究人员的压力,这样才能增加科研的产出。

在中国,学者到了60岁基本就不搞科研,开始专心带学生了。然而在西方,80岁的学者还在和年轻人抢经费。

这就是环境的区别。

我们是不可能孤立地预测或者解释观察到的趋势的。不整体来看的话,我们就很难理解为什么中国今年和去年的Nature指数为什么差别这么大。研究机构的发展速度又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的科研经费一直是充足的。今年的强劲表现很可能就是未来发展的预兆。

总之,尽管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未来可期。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16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