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最近的事,太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袭警事件的事,还没有迎来大结局,93岁老人社区上吊自杀的事,又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他们说我耍流氓!”

辽宁丹东,一位居住在振兴区某社区的93岁老人,在社区门口被发现上吊自杀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这位93岁的老人,因病之前在医院做过手术,手术后身体恢复得还不错。

但是要按时去医院开药。

因为疫情原因,老人去医院拿药前,要先到社区开通行证明。

当老人慢悠悠地来到社区寻求证明时,却遭到了社区的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质疑,老人显得无所适从。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是做过手术的,无奈之下,老人决定把手术时留下的刀口,展示给社区工作人员看

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由于老人刚做完手术,且已93岁高龄,所以动作不是很麻利,在解裤子的时候,不小心裤子滑了下去

社区工作人员看见这一幕,大叫起来。

直呼:“耍流氓啊!”然后,拨打了110。

警察来了以后,迅速把老人带上了警车,铐走了。

从派出所回来以后,老人觉得自己一辈子清清白白,但在这里却受到了侮辱,无脸再活下去。

于是选择在社区门口上吊自杀身亡。

以示“清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此事,网上有说回来后,老人脸上带有伤痕。

也有说家人去派出所要求公布执法记录仪内容无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在派出所被打的传言,我是绝不相信的。

且不说这位老人仅仅是因为裤子掉落,就算他是个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在93岁高龄的情况下, 但凡是个人也不会对其动手,更何况是人民警察。

但有网友发布的观点,让我们陷入沉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个93岁的老人,在社区门口上吊自杀,他的动作一定是非常缓慢的。

但为什么没有人阻止?

这是个问题。

总之网上各种说法都有,真相我们静等警方公布。

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名93岁的老人确实不在了。

而且,距离上一次丹东袭警事件也才刚过去一周。

这一次,又是因为疫情防控。

2

上一次的袭警事件,就是因为就医看病的问题,引发的警民矛盾。

女子手持社区证明,但因为黄码问题,导致双方上演了魔幻的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情发生后,网友们都持不同的观点,众说纷纭。

最关键的一个点,是对父女俩的处理,尤其是以袭警罪刑拘老人是否适当。

从第三方的视频看到,老人的手挥过去时,并未真正打上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民警顺势倒地,问:录上了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最为关键的细节,是老人被定性为是否袭警的事实基础。

袭警罪是很严重的刑事罪名,且不说是否有打到,且不说一名七旬老人这一耳光过去能否把一大小伙子打倒在地,

更重要的问题是,一个耳光是否构成袭警罪?

法律规定,袭警罪的暴力实施行为包括撕咬、踢打、抱摔、投掷、打砸、毁坏、抢夺等等。

律师认为,他应有暴力程度的判定,并不是说动手了,就是袭警罪。

那么,这个罪名的确定是否合理?

至今没有解释。

另外21日的通报称,女子有两次冲卡,那是怎么冲卡的?

是前两个卡口都顺利通过了,在这个卡口才被拦?

还是说前面两个卡口都一路冲过来,在这里再次被拦?

这些细节都决定了事件的性质。

至今,也没有任何解释。

前两天,网上还爆发出了一系列传言:当地倒地的民警,只是一个志愿者,并非执法人员,所以当时没戴帽子,也没戴记录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媒体就此事拨打丹东警方电话确认,丹东警方回复称消息不实,有人炒作。

然后,又没了下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一周了。

丹东警方并未再做任何发声,这些都成了未解之谜。

我们常说谣言止于智者。

其实谣言并非于智者,而是止于真相。

真相不来,就给了谣言可乘之机。

如果丹东警方能及时、如实地把真相公布于众,并用心地处理此次事件中的每一个错误,谣言自然不攻自破。

3

袭警事件发生后当晚,丹东就宣布有序恢复生产秩序,不知是否属于巧合。

当晚,辽宁省领导也通过视频调度作出指示和部署。

其中讲到,要坚持人民至上、真情服务,转变作风,增进感情。

人民日报也对丹东袭警事件做出了评价,指出身为警察要对得起头顶的国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各个部门调子定得都很高,但才刚刚几天,老人上吊自杀的事又出现了。

说好的“人民至上,真情服务”呢?

回顾整个袭警事件,都在围绕社区证明是否真的能在市区通行的问题进行。

事件中,女子父亲数次试图把证明拿给民警看,但民警压根就没看,矛盾点也不在于网友争论的证明上有几个人名字的问题

此事出现后,正向的影响我们没有看到,但各大社区负责人却都看在眼里

抱着怕担责的心理,各个社区开证明非常谨慎,怕出错。

一步错,步步错。

这才有了93岁老人因一个社区证明上吊自杀的悲剧。

人民警察为人民,但“倒地哥”明显没有为人民,他仅做到了为法律服务。

同样,为老人服务的社区人员在前面事件的影响下,害怕出事,变得更加谨慎,比机器人还机器人,他们做到了为制度服务,但老人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

不知道这次的真相我们又要等多久。

不知道这次是否会有人再从93岁老人身上做文章。

希望“人民至上、真情服务,转变作风,增进感情”真的能够实现,而不是说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