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石江月

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有着特殊地位,扮演着与众不同的角色。这种特殊性,一方面是这支部队直接听从于最高精神领袖,另一方面是历史原因造成的。

2019年4月,哈梅内伊任命了新一任革命卫队司令,侯赛因·萨拉米接替了穆罕默德·贾法里担任这一职务。萨拉米的履历具有“革命卫队”的鲜明代表性,在革命卫队的高级将领中具有一定共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萨拉米1960年生于伊朗中部的伊斯法罕省,1978年进入伊朗科技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学习。作为一个斗志昂扬的青年,萨拉米在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后迅速参军入伍,然后加入伊斯兰革命卫队。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就是于1979年伊斯兰革命胜利后成立,与伊朗国防军共同构成伊朗国家武装力量。但是与国防军不同的是,伊斯兰革命卫队还肩负着一个核心的使命——保卫精神领袖霍梅尼当初建立的伊斯兰革命政权。

一个国家,拥有两支正规武装力量,中间是否会有矛盾?显然这个问题值得玩味。

伊朗国防军之前是由巴列维国王创立的,曾经是一支世俗化的军队,也是巴列维王朝时期军事力量支柱。在这支部队中,你仍依稀可以看到上世纪70年代美伊关系交好时的印迹,因为国防军到今天仍使用着当年老式的美制武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所以,虽然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改朝换代变成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这支国防军也进行了换血,甚至差点就被解散了。但是,霍梅尼和伊朗那些什叶派宗教人士对这支部队还是存在芥蒂之心。所以,霍梅尼需要一支信得过的嫡系部队。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新生的伊斯兰革命政权,为了确保宗教领袖掌控政权,1979年4月22日,在最高领袖霍梅尼的指示下,伊斯兰革命委员会决定成立伊斯兰革命卫队,希望借此来制衡过渡之后的正规军。

当年5月5日,三四个武装团体最终被合并为伊斯兰革命卫队;12月4日,霍梅尼正式批准成立伊斯兰革命卫队。从人员组成上看,多数来自于伊斯兰革命运动中狂热的大学生以及平民阶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伊斯兰革命卫队真正在伊朗内部获得更高的承认,取得军政体系中更高的地位,是在两伊战争中。由于革命卫队带有强烈的伊朗宗教文化色彩,卫队士兵作战勇敢,在两伊战争中给伊拉克军队带来强大的威慑。

正是革命卫队在两伊战争中的表现,因而获得了霍梅尼本人高度信任和赞赏,也奠定了战争结束之后革命卫队在伊朗政权中的特殊角色。两伊战争使革命卫队拥有实战经验,并且使得革命卫队的兵员和装备不断扩张,从而迅速发展成为伊朗的主要武装力量。

一个彻底的转变发生在1985年9月,当时霍梅尼为了扩充和强化革命卫队,下令建立革命卫队的陆军、海军和空军。从此以后,革命卫队拥有了自己的、完整的海陆空力量,而另一方面也使伊朗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拥有两支海陆空编制军队的国家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革命卫队的海陆空军总数约为16.5万人。其中,革命卫队陆军的规模在12万~13万人之间,编为2个装甲师、5个机械化师、10个步兵师、1个特种部队师和15~20个独立旅。

最重要的是,革命卫队在近些年不断完成新开发的国产武器换装,从俄罗斯购买的武器装备也大多数补充给革命卫队。而且,革命卫队强调营级规模的独立作战,使得部队能够在失去上级指挥控制时,依然保持较强的自主作战能力。

有专家认为,这也是革命卫队防空部队在与上级联络不畅的情况下,最终贸然发射导弹击落“可疑目标”——乌克兰客机的主要原因。

革命卫队海军目前约为2万人,其中包括部署在波斯湾沿岸的海防部队,以及1个海军陆战旅。革命卫队海军已具备进攻海湾船只和海湾南岸国家的实力,也能够封锁霍尔木兹海峡,保护波斯湾海域的和平与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革命卫队空军也约有2万人,与国防军共用空军基地,编成8个中队、3个地对地导弹旅和1个防空导弹旅。目前,卫队空军已经装备了电子战系统,拥有能够探测导弹发射、隐形飞机和无人机的远程雷达。

但对外来说,和平时期的革命卫队最让美国头疼的是向外输出意识形态影响的能力很强。这种工作伊朗正规军没法干,出兵等于干预外国事务。而革命卫队“圣城旅”打造的代理人网络一手培养起多个活跃在中东其他国家的民间武装力量,在整个中东的存在感极强。

而对内,革命卫队利用自己的半官方属性,以及在国内军政体系中的权力和影响,为他们参与经济活动提供了便利。尤其在强悍的内贾德总统任期内,为了排除外国财力干扰,增强伊朗的自主性质,革命卫队开始大举进军商业。

据外媒报道,目前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全世界数百家公司有联系,年收入超过120亿美元,主要是油气和基建方面的商业合作,并通过一系列子公司和信托基金渗透到伊朗的各个经济门类。可以说是军队经商最成功的案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从伊朗的出口结构来看,有一种说法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旗下的公司掌握着40%的伊朗出口,同时靠控制油气确实也能控制伊朗的经济命脉。所以,伊朗国内一些民众和相关政府部门对这一状态早就心有不满。

因此,在综合因素的影响下,面临内外夹击的伊斯兰革命卫队命运如何,是否会在未来面临大的改革,都是未知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