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石江月

如今,美国超过55万人感染新冠病毒,而在美国国内感染人数最多的州当属纽约州。目前纽约州已经有近20万人感染。而且,纽约州的死亡人数也接近1万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尽管纽约疫情严重,外界已经都很清楚,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在纽约有一个群体感染情况也非常严重——那就是纽约的警察。纽约警察局局长德莫特·谢伊(Dermot Shea)在当地时间4月12日表示,纽约警察局交通执法局(traffic enforcement agent)的一名警察日前死于新冠肺炎,这使得纽约警察与病毒相关的死亡人数增至20人。

谢伊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病亡的这位警察以前是一位退伍军人,名叫威廉·海耶斯(William Hayes),在纽约警察部门工作了近31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谢伊在推特上写道:“我们今天和每天都在为他的亲人和同事祈祷。”

纽约州和纽约市都受到了冠状病毒的严重打击。纽约市警察局在其每日报告中说,截至11日,有6743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因病缺勤,占员工总数的18%以上。报告说,约2318名穿制服的警察和471名文职雇员被检测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2日,纽约市有超过10.3万例确诊感染病例,其中6898人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4月12日表示,该州的死亡人数一直在“持平”,但“比例高得可怕”。库莫在最新简报中称,24小时内约有758人死亡。

谢伊4月10说,在过去27天里,第一次有更多的人回到工作岗位,而不是在某一天生病。“隧道的尽头出现了光亮,”谢伊在社交媒体推特上与纽约警察局成员的对话中说。

谢伊承认,虽然很高兴看到一些成员们回来了,但医院里还有很多同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什么在纽约有这么多警察被感染?

主要是,因为随着病毒肆虐纽约市,纽约警察局的警察们不停地接到一些家庭打来的电话,报告死亡病例。而且这种趋势是显著增加,纽约警察局不得不做出反应。所以,他们通常是第一个进入有死亡病例家庭的人。

“任何死亡,警探都必须做出反应,确保这是自然原因,并进行调查,”纽约警察局的保罗·迪吉科莫(Paul DiGiacomo)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名在纽约皇后区工作了15年的纽约警察局警员说,平常他每个月都会接到三到四个电话,告知他们家里有人死亡。但在今年3月,他接到了17个电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到这么多死亡通知电话,简直让人应接不暇,”这位警员说

在疑似冠状病毒感染的情况下,警员们上门必须穿上防护服,戴上口罩、眼罩、手套和鞋套。他们必须进入电话通知人的家中,检查尸体、拍照,与家人面谈,确保死者是自然死亡,然后打电话到法医办公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员对美国CNN说,通常情况下,当警察进入一所有尸体的房子时,通常会有一两个家庭成员负责并回答警员的问题。每个警员都要进入他们的家庭,每个案例都带来更多的感染风险,因为有更多的人。

一位警员说,“在缺少防护服的情况下,我只能依靠眼罩和一个口罩,试图完成我的工作,”他说。据迪吉科莫说,在很多情况下,巡警必须在房子外面等上几个小时,等待殡仪馆或法医办公室来运走尸体。

因此,在疫情之下,这份工作对纽约警察成员来说压力异常大,因为他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同时也担心自己会把病毒带回家。“这就相当于隐形子弹,而且比子弹厉害10倍。你不知道它来自哪里。你身处险境,你的家人也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位皇后区的警员说,他每次都会深吸一口气,在上门进入每家每户之前都要检查一下自己的防护装备,但每天都“很可怕”。

“我知道我会没事,但这是完全不可避免的。我只是不知道我会从哪里感染病毒——我走进一所房子,我会从我旁边的人那里感染病毒吗?但我们别无选择,这就是我们所做的。”

和其他急救人员一样,警员说他和同事们担心他们会把病毒带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名警员说,他的一些同事想租一辆房车,这样他们就不必回家和家人团聚,也认识一些住酒店的人。他说,自从疫情爆发以来,他把两岁大的双胞胎送到父母家里,只通过FaceTime与他们交流。

另外,在曼哈顿中城南部巡逻的警员乔·邦纳(Joe Bonner)过去几周一直住在从社交网站上租来的房子里,因为他的妻子被诊断出癌症。

邦纳每天都会去上班,然后回到他在斯塔顿岛的家,在院子里向他的两个女儿和妻子打招呼。他的妻子在门阶上留下食物,邦纳每晚都去他临时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