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最近,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判决的一起摘梨子受伤引发的侵权纠纷案冲上了微博热搜。

刘女士与黎先生在同一家花炮厂务工,得知黎先生家种植的梨子成熟后,便与另一名同事相约一同前往黎先生家。

因事先未打招呼,当天恰逢黎先生有事外出,黎先生的妻子黄女士热情地接待了刘女士,并主动拿出竹篙帮刘女士去果园打梨。

按照刘女士的要求,黄女士打下四五个梨子后就未再继续打梨。可就在刘女士捡拾完掉落的梨子后,树上突然掉落一个梨子,正好砸在刘女士的左眼眶上。

这下子,本来是好事,就变成坏事了。

刘女士在事发二十多天后到医院治疗,被诊断出眼球挫伤、脉络膜破裂、左耳慢性化脓性中耳炎等症状,并住院治疗了15天,产生治疗费用一万多元。

伤情鉴定意见显示:刘女士左眼损伤目前遗留中度视力损害评定为十级伤残。

在与黎先生协商赔偿事宜未果后,刘女士将黎先生告上了法院,诉请判令黎先生赔偿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营养费、误工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3万余元

2

这个梨子好贵啊!无论是对种梨树的黎先生还是去吃梨子的刘女士!

但这个官司该打么?

我们普通人都知道,黎先生有什么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庭审中,黎先生答辩称,事发当天自己并不在家,妻子出于热情,主动帮忙摘梨,并免费赠与,这是一种好意施惠行为,不具有过失,不存在侵权关系,无需承担责任,“但出于人道主义和同事关系,事发后我还是垫付了4000元医疗费。

浏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黎先生妻子黄女士应刘女士请求,用竹篙将自家梨树上的梨子打落并赠与的行为系无偿的好意施惠行为,体现了当地邻里和睦、友善诚信的良好民风,双方之间并无法定或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刘女士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与伙伴到被告家请求黄女士为其打梨,理应对梨子掉落引发的危险性有充分的认知,并加以防范。因此,刘女士的受伤,与黄女士打梨不存在侵权责任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对损害事实不具有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最终法院判决驳回刘女士的全部诉讼请求。

3

这里有个法律术语叫好意施惠,是指当事人之间无意设定法律上的权利义务关系,而由当事人一方基于良好的道德风尚实施的使另一方受恩惠的关系,旨在增进情谊的行为。在日常生活中,时常会发生搭乘便车、善意撑扶等好意施惠行为,施惠人往往出于好意无偿帮助受惠人。

因为好意施惠是无偿的,是基于人们内心的善意,应该从公平的角度出发,酌情减轻施惠人的责任,因此司法实践中施惠人非基于故意或是重大过失导致的损害,一般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我国法律中没有出现关于好意施惠的法条,通说认为这属于社会层面,与严谨且享有权利负有义务的法律行为不同,当事人不会因为日常生活的小事频繁去追究行为人责任,造成关系不和谐,也会使司法资源浪费,产生的结果是法律未作专门规定,不受法律调整。在发生好意施惠侵权行为之后,一般援用基本原则类似于公平、诚信、公序良俗原则来处理相关案例,基本观点是考虑好意施惠的善意性,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如果硬要找到点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照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一条为了保护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调整民事关系,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根据宪法,制定本法。

4

尽管可以说,在我们这个耻讼的国度,敢于打官司是一种社会进步,公众诉讼权利意识的增强也导致人们更倾向于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争端

但这个官司确实不应该打,因为普通人都应当能评判出黎先生没有任何责任,何况法官乎?

前天,在惠州律师协会座谈。有几位体制内人士讲到现在的法院、行政复议机关行政案件激增,这当然值得堪忧,但这些案件数量与实际应当能诉讼的案件相比可谓沧海一粟。

我国国情决定了我们不能成为“诉讼大国”。一个有着十四亿多人口的大国,如果大大小小的事都要打官司,那必然不堪重负。要推动更多法治力量向引导和疏导端用力,完善预防性法律制度,完善调解、信访、仲裁、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诉讼等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

打官司绝对不是首选啊,尽管我是律师,也不敢打自己的官司,更不敢鼓动当事人打官司,恰恰相反,对执意要打官司的当事人,我们也是再三告知风险,在这个国家,打官司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是民告官!

5

从理论上讲,好意施惠行为侵权的法律规定是好意实惠致损引发的侵权的认定应当适用过错原则。但基于好意施惠的无偿性和良好的动机,以及善意目的性,应从民法的公平理念出发,酌情减轻施惠人的民事赔偿责任。即施惠人因其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受惠人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应酌情适当承担赔偿责任,对因一般过失造成的损害则无须担责。因此认定好意施惠侵权行为应当慎用,不得与公众对此类案件的期待值相距太远。

6

5岁女童分享他人赠予的香蕉,不慎吸入气管导致窒息死亡,赠予者是否要承担人身损害侵权赔偿责任?佛山市两级法院给出了否定的判决。这一案例在2015年12月召开的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上,获得最高人民法院的褒奖点评。最高法民一庭庭长程新文点评:“这个判决很好地宣传和弘扬了互帮互助、团结友善的良好道德风尚,值得肯定。

在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庭长程新文作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的报告,报告中提到: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一个广东法院的判决,我觉得有非常好的指引作用。

程新文简单复述了案情:一个老人苏老太好心送了几根香蕉给女孩小覃,小覃又将其中一根香蕉转送给了她的小伙伴婷婷,婷婷吃香蕉时不慎吸入气管导致窒息死亡,婷婷家人将苏老太和小覃爷爷(覃维邱)告上法院,索赔73.8万元。

一审法院作出了驳回诉讼请求的判决,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法院在判决说理部分阐述了这样一段话:法律应当鼓励民事主体积极地展开社会交往,未成年人间无明显安全隐患的食物分享行为不能认定有过错。

程新文在会上点评说,这个判决很好地宣传和弘扬了互帮互助、团结友善的良好道德风尚,值得肯定。在处理类似案件时,不能和稀泥,在查清案件事实的基础上,要 理直气壮地弘扬积极的道德观。要通过判决说理,清晰地传达我们这个社会支持什么,反对什么,赞扬什么,唾弃什么,不仅要让民众明是非,而且要知善恶、辨美丑

7

该案 2015年1月15日发生于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一菜地工棚。佛山中院二审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覃维邱无故意加害曾婷婷的目的和行为,且本案也无证据证明覃维邱在明知曾婷婷有不能独立进食香蕉的特殊体质的情况下,仍放任曾婷婷独立进食香蕉,故覃维邱不存在故意侵权行为。

佛山中院二审判词中称,从民法的基本价值立场出发,民法应是鼓励民事主体积极地展开社会交往,如果将小孩之间分享无明显安全隐患食物的行为定性为过失,无疑限制人之行为 自由,与过错责任原则的立法宗旨不符。正如一审法院所认定,曾婷婷是因在进食过程中一时咬食香蕉过多、吞咽过急等偶发因素而导致窒息死亡,应属于意外事件,覃维邱不存在故意或过失侵害曾婷婷的行为,对曾婷婷的死亡没有过错,在本案中无需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6月30日星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