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情,全球经济在最近两年出现了明显的衰退,而令世界各国更加焦头烂额的是,自从今年以来已经比较明显地迎来全球性通货膨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疫情之下,放缓社会生产活动力度成为抗疫必不可少的方案,而将近三年的疫情和降低社会生产力,已经让很多大宗商品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这是全球性通货膨胀的大环境因素。

而在这场通货膨胀中,有些国家则面临着更加强烈的物价飞涨,美国可以说是目前通货膨胀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根据相关报道,美国在2022年5月份的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了8.6%,而这不仅仅是美国从进入2022年以后消费者物价指数逐月递增,而且在五月份时已经打破了最近40年的消费者物价指数记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通货膨胀,已然让美国境内物价愈发失控,就连“百年老字号”美联储都不得不再一次硬着头皮启动“加息政策”。

可问题摆在眼前,纵使美联储目前已经处于最近30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但依然难以将美国从通货膨胀在崩溃的边缘拉回来。而在这种环境之下,白宫却爆发内讧。

美国总统拜登以及美国财务部长耶伦、商务部长雷蒙特多等针对美国目前高通胀问题提出的解决方式是解除部分中国商品的高额税费,降低中国商品进入美国市场的限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行为并不难理解,通过降低关税,从而能够直接降低降低中国商品在美国市场的售价,以降低关税来达到降低商品售价的做法,是再正常不过的应急措施。

可偏偏戴琪与拜登唱反调,觉得向中国部分商品降低高额的关税并不可取,并进一步表示,应当将对中国的关税作为中美贸易上谈判的重要筹码,甚至还表示应该将对中国降低关税的策略作为“战略资源”。

戴琪的言论当中,认为就算是降低部分中国商品的关税,对于美国境内的高通胀也并不存在有用的效果,但提高中国商品进入美国的关税,却是有限遏制中方“经济扩张”的重要手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对于戴琪的此番言论,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接受采访时所持论调则与戴琪完全相反,表示对中国商品保持着高额税费,这损害的是美国市场消费者的切身利益。

耶伦表示,在美的中国商品大部分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在美国人的日用品当中大部分是来自中国制造。如果能够降低税额,这将关系到大范围美国消费者的利益,也能够有效缓解目前美国物价飞涨的局面。

除了日用品之外,美国社会从房屋租金、交通出行运输、医疗领域等各个领域的费用都持续上涨,而为了能够缓解相关问题,拜登团队还计划从原油价格上有所突破,降低国际上的原油价格,进而让美国的交通运输费用可以随之降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相关报道表示,拜登计划在近期出访沙特的时候,或将会在原油价格上对沙特进行施压,从而达到降价的结果。

但外界对于拜登的计划并不太看好,因为沙特虽然在许多方面需要依赖于美国,尤其是在军售上的依赖;但要知道的是,沙特不过是OPCE十三个成员国中的一个,一旦沙特擅自下降原油价格,这损坏的整个OPCE组织的共同利益。

再者,美国在疫情爆发初期,为了能够缓解该国内经济困境而加印美钞,后续为了政绩需要,又三番两次无底线地加印美钞向美国社会注水,而这种行为不仅是引起美国市场通货膨胀的元凶,也是国际社会通货膨胀的推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利用“美金是国际通用货币”而将自身的经济问题分散到其他国家之上,以至于国际上很多大宗商品不得不提高价格与美元贬值进行对冲,如此一来让原本困于疫情的世界进一步陷入通货膨胀之中。

如今美国社会已经徘徊在通货膨胀的崩溃边缘,却继续有美国官员还不肯放手“中美贸易战”,甚至还继续企图将提高中国商品的税费作为重要的谈判筹码,这到底该说是美国官员为了政治利益而弃民生于不顾呢,还是该说戴琪在经济方面的知识有限呢?

实际上,美国官员的做派向来如此,往往容易为了政治私欲而忽略广大群众的利益,就比如整个美国社会陷入疫情而民不聊生之际,美国两党却不仅为了抒困答案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还因为两党意见不合而三番五次搁浅社会抒困答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如目前的局势来看,降低中国商品的关税是关乎大多数美国消费者的利益,却依然很可能需要为美国政治让步。